「反水貨客運動」星期日(二月十五日)「捍衛沙田」,幾百名示威群眾對途經商場的「疑似水貨客」指罵,口號包括「愛祖國,用國貨」、「賣國賊」、「躝返中國,返中國消費」,當然也不忘高叫「取消一簽多行」這個行動的主要口號。警方以涉嫌襲警、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阻差辦公等罪,拘捕了六人。身兼港區人大代表的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當日馬上在鏡頭前表示會在下個月人大開會時,提出對「一簽多行」設限,「如果只可以嚟三、四十次,對水貨客應該都有一定嘅殺傷力」,大概又是「早收三日風,扮爭取成功」的技倆。

建制派不是不知道中國的走私犯嚴重干擾香港各區的民生,那麼他們為什麼遲遲不主動把問題舒緩甚至解決?林鄭月娥可以抵賴香港沒有「真普選」是因為人大8.31的「決定」,但是打擊走私犯的問題,和人大的任何決定沒有關係了吧?梁振英政府兩年半以來,只在上任之初陣腳未穩之時推出過「限奶令」,其他所有因為中國「遊客」大舉南下而引發的社會問題,港共政權基本上以一貫「睬你都有味」的策略去應對。連長達79日的佔領運動,政府都可以「耍無賴」蒙混過關,還有什麼好怕?既然「睇死你班香港人惡唔出樣」,港共政權實在可以安心繼續執行中央對港殖民的大方向政策,到民怨沸騰時,再如田北辰提出一些小修小補的改變,也不怕太遲。

為什麼香港人「惡唔出樣」?這些年來,「領導」群眾反對政府的一班泛民主派政治人物,不是教書先生、就是社會上流的專業人仕。他們的訴求是「民主」,並且非常在意爭取手法的「正確性」。支持他們的群眾,就算自己不也是教書先生和專業人仕,也大多數認同「有所不得,反求諸己」的儒學思想,覺得「掟蕉」講粗口會教壞小朋友。「佔領中環」期間,學生到金鐘佔領區的自修室溫習,這些支持者會大為感動;他們見到示威者「主動衝擊」,都會非常痛心,覺得失去了「和平非暴力」這個「道德光環」。而泛民主派的一眾政治明星,最後也為一眾支持者「交足戲」,在金鐘佔領區清場當日,巴巴的跑回去佔領,然後「很感人」的逐個被警察帶走。

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卻為香港抗爭運動的「範式轉移」締造了契機。「金銅旺」三個佔領地點,以旺角佔領區「敢教日月換新天」。旺角的群眾不聽「金鐘大台」指揮,逐步偏離「和理非非」的抗爭模式,敢與黑警對抗,「以武制暴」。可是,群眾是學懂了不再在黑警面前舉高雙手「示好」,但仍然非常的「勿忘初衷」,口號堅持是「我要真普選」;也十分的「對準焦點」,因為佔領是「一早說好的」,所以其他統統都不做。在佔領期間,彌敦道兩旁多如雨後春筍的金銀珠寶店鋪,只在門外有零聲衝突時需要關門暫避,其餘大部份時間居然可以如常營業,讓拉着拖喼的中國遊客,嘖嘖稱奇的進入佔領範圍,一邊參觀佔領區的風光一邊買金。這就難怪反對佔領的香港人,「唔知你班友為乜喺度鳩坐做路霸」,既影響不了厚顏無恥的港共政權,也影響不到大財閥大商家,只影響到本來「要用呢條路嚟搵食嘅我」。

由「對準政權攻擊」演化到「有殺錯無放過」,是「旺角鳩嗚團」機緣巧合地演練出來的成果。「鳩嗚團」幾個星期在旺角四處流竄「購物」,迫使珠寶金行落閘、賣牛仔褲店鋪的店長「潛逃」、曾經為反佔領申請禁制令的小巴公司的旺角小巴站受到包圍滋擾。群眾將這種「旺角經驗」帶到這兩個星期的「光復屯門」和「捍衛沙田」行動,不再顧忌可能騷擾到「無辜商戶」的生意,也不考慮受指罵「賣國賊」的人究竟是不是水貨客。這種真正的「行動升級」,把港共政權不會宣傳的,由示威群眾向中國旅客親自傳達:香港已經處於暴動邊緣,中國遊客極有可能成為發洩目標。這是香港人對中國遊客發出的「黑色旅遊警告」,請向你們的「同胞」奔走相告。

閣下如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還歡天喜地的對蘋果日報記者說「不怕,我挺喜歡香港,還會來香港鳩嗚」。明知十號風球還要出街玩,和明知是戰區的地方還故意闖進,那還有什麼其他好說的?祝閣下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