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1140_634905739969959_6510581481448502951_n

平行時空是指在同一個時間之下有不同的空間存在,本來是應用在宇宙空間的理論,其實亦可以應用於「日常生活」,昨日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驅蝗行動就是一個好例子。鑑於水貨客(其實他們是走私犯)嚴重影響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不少市民自發到沙田「驅蝗」,一來可以增加水貨客的成本,二來是想透過行動令香港人了解水貨客對香港的禍害。無奈,昨日除了驅蝗行動的範圍,廣場其他地方都是照常運作,水貨客依舊開心購物,商舖依舊極積招待水貨客,明明身處在同一個商場,卻好像有不同的平行空間,互不影響。

「反水貨客」行動期間,有不少商舖曾一度落閘,當市民到另一個地方驅蝗,這些落閘的商舖就會重新開閘,繼續營業,彷彿從未有人示威一樣。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警察使用胡椒噴霧時,有部分示威者中了胡椒噴霧,氣氛其實算是緊張,但筆者卻看到另一層的商舖毫無影響,繼續有人如常購物,如常拍拖,如常與朋友食飯,只是一層之隔,就好似隔了千百里的距離。連商場內的人都不受其影響,更莫講其他地方的人,但這並不是反水貨客的示威者問題,而是普遍香港人的問題,香港人生病了,生了心病,只要這個問題一日未影響到他們,他們就不會理會,更會指責其他人「搞亂社會」。

其實在佔領行動期間,筆者已經有一個疑問,旺角佔領區內有不少佔領者高呼香港政府的不公義,政改問題等等,而佔領區旁的西洋菜南街,一樣照常運作,街頭表演的照舊表演,影黑白相賺錢的照舊賺錢,為何只是一街之隔就有如此大的分別?說穿了,就是大家身處在不同的「香港」,示威者身處在一個問題處處的香港,這個不少社會民生的問題,因為政府不是民主選舉所組成,不少政策都傾向中國及商家,所以他們透過示威行動改善社會。反對示威者的人身處在一個社會和諧穩定的「香港」,現時「香港」十分好,只是示威者搞亂社會的穩定,示威者都是「廢青」,「不務正業」,「阻住地球轉」。大家都身處在不同的「空間」,又怎能影響他們呢?因為他們都不相信示威者所講的社會問題,唯有水貨客走到他們的住所搶購,他們的仔女沒有奶粉,尿片,學位被中國學生搶走,他們才會明白香港問題的嚴重程度,但他們發覺這個問題時,就已經太遲了,「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正是香港人的心病所在。

昨日反水貨客的市民大多都不是在沙田居住,為何他們也願意放棄自己的假期,到沙田反對水貨客?正是他們不願意看到香港的問題一日比一日嚴重,水貨客以前只會在香港的北區「掃貨」,現時已經會在沙田,九龍塘等地方「掃貨」,如果現時不再用行動阻止水貨客,可以預測到日後香港十八區都會經常有水貨客出沒,這些示威者是為了香港人的整體利益而放棄自己的假期,為何還要被指是搞亂社會呀?指責示威者的人有沒有想過現時如果沒有這些示威者,香港的問題一定會比今日嚴重,反水貨客的示威者不應該,亦不值得受到這一種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