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退聯公投竟然成功,香港第一學府與學聯正式分家,讓很多人大跌眼鏡,包括那位自稱褔爾摩蕭的知名網民。

不管反對退聯者有多失望,都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他們的當務之急應是大方地祝福港大退聯的決定,尊重港大學生公投的結果,與及就這次退聯風波中對學聯的批評作深切反省,改革制度,以免再有大專院校成功退聯的事情發生。

可惜我們看到學聯老鬼和所謂資深時評人,都只懂一味重覆重覆又重覆,機械式地叫喊「退聯共產黨最開心」,公投前拿來恫嚇港大學生,公投後則大作酸溜溜之語,借用某知名左膠之語:「輸了素質,值得嗎?」。

前學聯秘書長陳倩瑩在公投前大發雷霆,於臉書上直指「退聯班人垃撚圾」,先不論身為前輩,對異見者破口大罵是否恰當,這單純只反映了陳的人格卑劣。但是在投票前夕作出如斯不堪入目的人身攻擊,卻是拖累了學聯的聲譽,直讓旁人認為學聯中人都是橫蠻霸道,逆我者死的暴君,完全是倒米之舉,也反過來印證了對學聯存在「老鬼干政」之指控屬實,陳倩瑩在此一役確是示範了如何做一個「豬隊友」。

圖片來源: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圖片來源: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除了老鬼,那些資深時評人的嘴臉也難看至極。黎則奮稱退聯公投結果只代表中共策反成功,而非本土派的勝利,更預言港大學生會染紅是「指日可待」。

退聯成功是否中共相助之果,當然可以再議,但退聯成功等於港大將會染紅,就未免思維過份跳躍。

港大學生會早就染紅過,近可數到陳一諤,遠的可數到文革時期,這些染紅學生會當時卻仍在學聯中,那時學聯又能夠做什麼來阻止港大赤化?沒有。那麼,退不退聯與是否染紅之間,似乎並未有必然關係。

而在港大退聯成功的同時,疑似紅底的叶璐珊Smarties內閣卻落選,為何中共的策反票只能幫助退聯者,卻不能助Smarties當選?黎則奮解釋說叶璐珊擺明是共靑團,卻仍有1169票,高於其他閣員,就證明中共有在背後發功。這種推論看似曾經用個腦袋進行邏輯,實際上卻近乎「鳩噏」。

而既然港大將會不幸染紅,假若退聯失敗,將來染紅的港大學生會大可堂而皇之進入學聯領導層,不是比起搞一場「退聯大龍鳳」更能簡單直接搞垮學聯?那麼這次退聯豈非間接保護了偉大又純潔的學聯?這麼說來學聯老鬼不用愁眉苦臉啊,大可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港大將會染紅是極有可能的,而且不止港大,我預測八大學生會遲早都會染紅,但絕非因為退聯所致,而是源源不絕湧港的中國留學生兵團。黎則奮將港大染紅責任歸咎於退聯,完全是本末倒置,不過是失敗後急於為退聯撥污水而已。

好,你們經常把「共產黨最開心」掛在口邊,叫得這麼高興,我也不妨借來一用—假如你們真的認為學聯那麼重要,主宰著香港未來的民主命脈,那麼就更應該痛定思痛,反思為何退聯者會成功,自省革新,將學聯的弊病改革,讓批評者再也無話可說,吸引港大學生會在未來重投學聯懷抱。

如果你們只懂埋怨,將一切反對聲音視作陰謀,抗拒改革,那麼學聯的缺點就永遠存在,離開了的港大也不會再回來,共產黨見到,才會最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