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則奮Facebook截圖

黎則奮Facebook截圖

最近退聯風波引起很多膠人講膠話,今次談談Q爺黎則奮一面書貼文:

 

港大公投退出學聯公布結果,投票人數有六千多人,佔學生總人數近四成,贊成退聯2522,反對2278,棄權1293,六成人漠不關心,沒有投票。議案獲得通過,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
很多人都忽略了港大學生已有近兩成是大陸學生,不少都是共青團成員,他們在港活動受中聯辦指揮操控,只要下令投票贊成退聯,已經穩操勝券,因為學生主體大部分都是政治冷感居多。因此,投票結果其實是說明共産黨策反成功,而非所謂本土派的勝利。
自以為「獨立自主」的所謂本土派白忙一場,最終也是為他人作嫁,真箇是為誰辛苦為誰忙,話你戇鳩怕你嬲。
學聯是什麼?其實不過是個無兵司令的空殼。雨傘運動爆發前夕,由雙學發動的全港大専和中學罷課打頭陣,但嚴格而言,佔領行動一開始,罷課已經失敗,因為大専教職員既沒有響應罷教罷學,教協更臨陣退縮,害怕中小學罷課,所以三罷(罷課、罷工、罷市)由始至終都是沒有能力實現的空口號。當然,要三罷成功,社會和政治條件都不足夠。歷史上,香港唯一有可能成功三罷就是八九六四時期,因為當時連土共也不會阻止甚至慫恿屬下民眾參與,要不是司徒華操控下的支聯會在港英(不是中共,因為六四屠城後幾天,鄧小平露面之前,北京也是無政府狀態,無人有能力發施號令)恫嚇下全無政治智慧、政治道德和政治勇氣,臨陣退縮,取消三罷,香港早已實現民主自治,沒有回歸問題,也不會出現今天的亂局和敗局了。
其實,全港九大専上院校學生會的處境,都與學聯沒有兩樣,只是一小撮政治化學生以學生代表的名義壟斷了學生會,彰顯一些政治取態,左膠、大中華膠如是,右膠、本土膠亦莫不如是。沒有人比靠搞學運、工運起家的中共更了解事實的真相和箇中道理,所以自六七暴動以後,土共已經改變「自成一國」的策略,積極滲透各大專院校,尤其是歷史悠久的最高學府港大。曾鈺成便是第一代「共特」的代表人物,而九七以後,港大學生會也曾多次被染紅學生奪取江山,如今大専院校大陸學生愈來愈多,正是時機成熟,港共策動全面奪權之時,相信全港大學「河山一片紅」的日子,不會遠矣。
港大學生會退聯,學聯領導脫離群眾,是敗因之一,難辭其咎。但任何學生組織都有時間和結構上的限制,任期只有一年,同路人未能接班,路線便會出現轉變。因此,退聯其實是消極主義的做法,積極進取者應該是參選奪取領導權。這方面,中共和土共都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所以港大學生會再度落入染紅以至擺明是共青團的職業學生手中,指日可待,其他大專院校走上同一不歸路,恐怕也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文首,Q爺就為主張退聯及在退聯公投投贊成票的學生就扣上「本土派」和「大陸生」帽子。

提出指控,我想起碼要通過「點樣定義?」「係唔係真?」「係真又點?」三個思考練習的考驗。可是,關於「本土派要怎樣定義」,以及「嘗試列舉證據(例如發起退聯學生的言論)去檢視退聯派是否符合本土派定義」兩個步驟,Q爺都在有意無意間忽略掉。綜觀全文,Q爺並沒有提及半句退聯派的論點,純粹將退聯派貼上「本土派」「大陸生」標籤,這在邏輯學上,是稱為人身攻擊的詭辯技倆。

之後,我們要再問就算支持退聯真的多是本土派和大陸生又怎樣?是否持本土派理念或持大陸生身份的學生所投的票就不被認可?他們投的票又有否影響公投結果代表的民意力量?

我不知道要怎麼去理解,Q爺「投票結果其實是說明共産黨策反成功,而非所謂本土派的勝利。」兩句話當中,他究竟說明了些甚麼?有趣的是,他在留言中承認,公投不記名,所以根本無法證實投贊成票的陸生有幾多,又說中聯辦不會不乘機動員倒聯云云,關於這點,網上另多有留言指,如果中聯辨真有動員,學生會選舉中勝出的就會是聰明豆那支莊。

既然以上三個思想考驗俱不通過,Q爺的立論自然蒼白無力。

他在留言中又說,公投投票率只有四成,即使退聯通過,贊成退聯的港大生只佔總體兩成。當年五區公投,上年電子公投,中共港共就曾以「仲有大部份市民拒絕表態等於不支持公投」為主調,否定兩次大型民間自決的合法性,Q爺此論與中共港共如出一徹。政治常識告訴我們,放棄投票,就是拒絕承擔就議題表態的責任。要是意向不確定,可以投棄權票,原則上放棄投票者是沒條件不滿意見被代表的。你不可能拒絕投票,然後說投票結果不代表我,局中人如此,局外評論者就更加無立場拿棄權者的數目來解讀成其他意思,不投就只是不投,Q爺此論是輸打嬴要,想想看,要是退聯失敗,他會否去關注甚麼六成學生政治冷感?想不到當年中共港共的無賴手段今天被民主派都用上了。

面對公平而量化的公投結果,像Q爺的反對退聯派,他們所做的不是大方有胸襟地接受結果,然後痛徹反思;反而是企圖以污名化的手段(貼上「本土派」「大陸生」標籤)吹淡退聯的衝擊。退聯之爭,顯示他們根本欠缺Q爺自己經常開口埋口強調的政治智慧,加上他們唯我獨尊的態度,是「反證」了退聯派的立論(參照陳雅明【成功退聯 學界變天】等文章)。其實別的根本可以不提,單看他們看待公投結果的反應和態度,就證明他們死性不改的本質,足以成為支持退聯的理由。

Q爺洋洋灑灑幾百字,底裡不外乎建基於「打倒學聯共產黨最開心」的二元思維,按此思維,學聯似乎就是與魔頭共產黨對立的正義旗艦組織了。可是,我只記得學聯有建設民主中國的偉大綱領,卻從不知道學聯原來是以反共為志的組織,這種學聯和共產黨的空想對立關係,必然為假。學聯的存在,於爭取民主大業是可有可無,學聯是完是缺,於政治局勢更是無關宏旨,既然如此,退聯又何以可以得出「共產黨最開心」的結論?恐怕Q爺自己都不能自圓其說。有趣的是,Q爺又在文中自相矛盾地承認「學聯其實不過是個無兵司令的空殼」、「學聯領導脫離群眾」。

要是退聯失敗,我又可以以Q爺的邏輯建立同一套偉論:學聯其實係共產黨外圍組織,專門負責大學的維穩工作,於是在退聯之際,中聯辦就動員大陸生投反對票,阻止港大學生會分裂獨立,學聯對港大失去控制,恐怕日後也難以控制港大影響香港的民主運動。不要問我如何推論,也別問我何來證據作出指控,按資深時評人Q爺教路,這些立論步驟都是不必要的,只要你有Q爺的名聲,鳩嗡都變秘笈。

雨傘革命之時,每當遇到有人對學聯提出質疑,總有人打出包容學生的免死金牌來護航,記得Q爺也在此列;今天退聯派也是學生,卻被他冠以「本土派」「大陸生」標籤,世人不禁要問,是否非我族類,就不配被包容?不配被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