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說,中共不停宣揚港獨,為的就是令港獨運動實行,加上中共不斷清洗港人之下自然產生的壓逼力,令港獨變成實質的武鬥、暴動,然後下令利用防暴隊,甚至解放軍鎮壓。鎮壓後以防止香港出現動亂和導致中國政權不穩為名,使23條立法。

有一個點我想提出的是。難道沒有港獨出現,就不會有立法23條的事情發生?

很簡單,現在大陸有反間諜法,以前有國安法,但因為這些法例,人民就不會思變,不需要民主?

反轉一說,大陸人對民主只想不做(做的人都被抓了),示威遊行就是為了利益相關之事。叫一聲民主也懶了,亦沒法了,反間諜法應該不用吧,單單國安法已經很足夠,但為什麼還要重新搞起一個更嚴苛更易「中獎」的反間諜法?

因為中共根本不需要藉口。中共是帝制。

昨天說我只要賺錢,只要貪,那就所有黨員創立所有的法則就是為了貪。今天說我要找反黨者,所有的功夫就是捉反黨。

所有的東西,不用經過議會授權,不用經過人民授權,我說了算。

江想貪,就用盡方法去貪。胡想睡,那就什麼都不做。習想立功,就用盡方法想立功。

有理過人民感受嗎?沒有。

……不是,有的。

他們都希望所有人有他們的同一份執著。

而所謂的中國夢。就是這個意思。

希望人人都用盡手段去貪。希望人人都用盡手段去立功。

因為大家都有同一個信念,就沒有人反了。

有人會覺得,現在支持本土,支持港獨,基本上就是被中共利用的一群。被歸邊了、被利用作搞23條的棋子,所以做什麼激進一點的行為就要被大罵「你們做的事正合中共心意,簡直就是被統戰。」

老實講我不排除勇武有被中共統戰的成份在。但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就不應該為自己所相信和支持的方式去爭取我們想要的結果?

(當然如果聽到這裡,你們問心覺得我根本沒有考慮過勇武後的問題,覺得勇武後才算吧的話,我會有點失望,因為這些人只是戰爭機器,為鬥而鬥。)

我覺得生之為人,應該要有一個人應有既情緒和行為,人應該有憤怒,應該要爆發,應該要清算,不是每一天只在說天滅中共。

天滅?等天滅?

勇武只是方法的一種,與和平的手段一樣,能用就用,無分彼此。遊行示威現在只是一種宣傳,但對政府沒有任何影響力,勇武到現時為止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新方法,可以有發展空間的方法之一,為什麼不能用?至少比等天收好。

中共有負面反應就不能做,那就連遊行示威都不要去做。因為你看看大陸人講句民主都會被抓。這一套亦在香港慢慢上架,難道你亦甘於噤聲住手?

中共會因為人民的爭取民主自由,而用什麼方法去鎮壓和壓逼。這是一種瘋狂。

人民去計算政府因為人民怎樣的行動,而去用什麼方法去壓逼,這很正常。

但因為怕了被壓逼,被算計,而不去做某些應做的事,包括和平或勇武手段,去爭取應有的自由和民主。我認為作為一個人不應該如此。

這不是聰明和愚蠢,而是像個人。

我其實很多時很討厭魯莽的勇武。但我永遠不會罵他們的用心。因為他們像個人。

而利用他們的心的那個卑鄙的中共,才是世界和地球的敵人。

弱者,縱使是一條毛蟲,只要受壓逼,而去反抗,用刺螫人,就是一種本能,無論對手是誰,是大是小的。

不要跟我說中共是弱者。他們不好惹。但因為如此就不去作反擊?

作為一個當權者,有的就是資源和權力,拿著資源和權力,卻不去思考和解決為什麼有這些事發生,反而去壓逼到沒有人出聲,這是正常人所為嗎?

去猜一個不正常的人會怎樣做根本不切實際。

所有的問題,最後會不約而同走向一個點。就是,大家沒有武力。不是,自己的身體就是武器。但大家怕死。

嗯。最後只是怕死。

這的確是沒解的。

不過,最後我想問一個問題。

為什麼當初你們要反國教?

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我不想我的小朋友將來受苦。」

這也是一個本能。就是你要保護你的家人,你的下一代的時候就會竭盡全力,捨身為家。

而這亦証明了一點,就是認為政權根本還沒有令大家失去下一代。什麼民主自由,不是你的「下一代」。因為你的家人仍能夠存活。

這倒是最現實的一點。

但這亦是那班「(除了被中共混入和統戰了的)年輕人」所捨身的理由。

他們是不是意識到被統戰已經不是最重要,因為知道自己是「現代」,亦是「下一代」。

一切只是時勢所逼。什麼計算,什麼怕死,已經管不到了,已經沒有時間了,已經步入腳鐐奴隸之路了,快沒有自主的未來了。

P.S 回到上面問題,我認為勇武之後,如果社會同政權變得更差,壓逼到所有人喘息不到,那到時,大家能走的走,不能走的,就是去蕪存菁,全民賭上國際金融中心之實、中國國家洗黑錢機器存亡、個人的財富、生命、尊嚴、榮辱的捨身之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