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二月十四日,對筆者來說只是全年三百六十五日的其中一日。在這個平凡的星期六,筆者如常在家看看書,寫寫文章,忽然,想起有個題目很久以前就已經想寫了,正值情人節,就不如把這篇文章送給筆者心愛的周庭作情人節禮物,望能笑納(雖然心知周庭追求者眾,情人節或許收下不少禮物,甚至佳人有約,對此,筆者只能在此說聲:「嗯 , 哈 哈 謝 謝 。」)。

記得上個月從黃之鋒臉書得知,有一名十三歲的學生跟學民思潮一起擺街站,可見已經越來越多學生走上街頭參與政治,連黃之鋒亦笑言,遲些可能連小學生都要出來擺街站了。的確,近年來,特別在反國教事件發生之後,民間學生組織如雨後春筍,亦越來越多學生走上街頭(以共產黨的二元政治論,難怪某人及其妻子成立了香港版的「共青團」作抗衡之勢),有的甚至成為學運明星,計有因國教而彈起的黃之鋒、黎汶洛、劉貳龍、黃莉莉,近期則有黃子悅、錢詩文,當然不少得女神周庭,別忘了還有其他短時間內曾受傳媒關注的學運青年。

參與學運和做學運明星是不同的。學生乃社會的一份子,參與或者投入政治,是了解周遭發生的事。在求學時期,多些思考多發問,早點認識這個社會,總比下課後只懂補習溝女為好。古語有云:「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在是非不分的香港社會,學生關心社會,盡公民本分乃正常不過的事,故參與學運並無不當。 但學運明星卻是領袖,站在台上指揮群眾,為市民打氣、發聲,少點勇氣也不行。雖然背後或有智囊相助,但面對群眾時還是需要獨自承受壓力的。

而與娛樂圈明星不一樣,學運明星乃政治明星的一種,其賣點不是樣子、歌聲、演技,而是他們的理念、思維、甚至是品格,換句話說,娛圈偶像賣樣,學運明星卻是「賣腦」的。樣子甜美,或許會帶來不少裙下之臣,甚至親衛隊,偶有花邊新聞,或許會帶來一點關注,但人們看重的,還是他們的言論。不同於娛樂圈的明星,成為政治明星若失言,例如認為抗爭是快樂,坐牢是「巧威威」的事情,不單會淪為笑柄或者遭人唾罵,賠上的是前途和誠信,因為他們不是娛樂別人的小丑,而是為廣大市民的領袖。

有人說,學生參與政治,或許會有光環,但一旦進入政治的核心圈子裡,沒有人會因他們是年輕人而留任何情面,初生犢對老狐狸,學生不單會慘敗而回,而且容易會失去年輕人應有的希望和活力,好聽點是成熟,但從另一角度看是「老積」。 年青人想成為政治明星不是不能,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你是眾人的領袖,而你所做的不是娛樂大眾,而是為市民謀福祉,若意志不夠堅定,很容易會跌倒。所以,若任何年輕人意圖透過政治運動去上位成為明星,請你三思,要知道你要無比的勇氣,和時刻保持清醒,正常生活和明星光環,兩者不可兼得。若你已是明星並身在高位的話,強迫自己繼續下去絕對不會是一件健康的事,尤其是當你沒有才能和沒有高的心理質素,長期站在傳媒的鎂光燈下或者眾人膜拜的高位,簡直是痛苦的事。退出核心的社運圈子,減少曝光,從來不代表你不再參與學運,或者代表軟弱,而是明智之舉,畢竟領袖的特質需要年月去浸淫出來,過早進入那個黑暗的圈子,只會埋沒自己的才能。所以呢,好好地當一個平凡的社運學生吧。

最後,在此僅祝周庭能有一個寧靜又愉快的情人節(亦拜託傳媒今天別騷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