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天和M先生晚飯時,順口問道他早前一個派往澳洲的工作機會,屆時他會再升一級,距離整間銀行最頂端也不過是一步之遙而已。

‘ Huh… it’s gone.’ 他含糊地答。

‘ What do you mean of GONE?’ 我嚇了一跳,立刻追問,那個位置,他按理應該能勝任的說。

‘ Huh… I stepped back …’ 他說…

‘ Why?!!! It’s a golden opportunity!!! It’s impossible to give up!’ 我忍不住叫了出來,這樣高層的位置不是隨便也有的,人家拋了橄欖枝但是他卻不肯接,他不是嫌錢腥是什麼了?

‘ Because of… huh… ‘ 他吞吞吐吐…

‘ Because of what?!!!’我當然不會放過他。

‘ Because it will be very difficult for you to move to Australia with me… Australia is difficult to HIV Positive people.’ M先生一口氣解釋了整件事。

‘ Ar…. Ar… so…? Ar!!! Ar!!! You silly, go for your fortune and just to leave me, how can you give that up?!’ 男人應當以事業為重,他突然來個不愛江山愛美人,是什麼意思了?沒錯,我是好,但我也沒有好到那個程度啊… 怎能為了我而放棄這樣的一個大好機會?!

‘ I am not going anywhere without you. And, I know you will be pushing me to step up, so, I have rejected anyway, it’s too late now..’ 他一臉雲淡風輕,像是無關痛癢似的。

‘ You silly!!!’ 他只需要向上踏一步,整個澳洲和東南亞都要聽他指揮,但是,他竟然放棄了,我真的不知道這樣是癡心還是癡線。

澳洲是一個很尷尬的地方,雖然澳洲政府最近宣佈寬鬆了HIV帶原者的移民政策,但是,它的嚴厲對比其他先進國家還不是一般的令人頭痛,起碼,你必須要證明到就算你是POZ,但是,你也不會為當地的醫療系統造成負擔,而怎樣證明,對方又得相信你呢?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所以,M先生選擇不去搏這一關,不然他到了澳洲而我去不了,那就麻煩了。(雖然,其實我真心的建議他應該奪下那份工作,然後我們再想辦法…)

不過,既然已成定局,那也沒辦法了。他這個人,有時傻起上來,還真是世界級的。

提提各位病友,如果你打算到某些國家定居/工作/讀書/入境的話,請先到下面的這個網站,看看它們會否對感染者有任何限制,及早計劃吧:

http://www.hivtravel.org/Default.aspx?pageId=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