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站設在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發表了新一年世界180個國家和地區的「新聞自由度」排名,香港由去年第61位跌至今年的第70位,是十四年來的「低位」。中國排第176位,「低處未算低」,比地球上其他四個國家:中東的敍利亞、中亞的土庫曼、中國的鄰國北韓、和另一個位於東非的不知名小國,在西方記者眼中,稍為好一點點。

筆者上個月的一篇文章【「廉潔指數」下跌,香港人在乎嗎?】說過,香港人對那些西方社會用一己標準衡量世界各國定下的什麼什麼指數,覺得太「虚無飄渺」,「唔知有咩謂」。要關心「指數」,一定比較關心「恒生指數」,和反映香港大型屋苑二手樓價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今次香港在這個「新聞自由度」排名下跌,不要說普通的香港市民愛理不理,就算是新聞從業員,好像也「見怪不怪」。香港記者協會在自己的官方網站,連對排名下跌的聲明都懶得發一篇。各大報章對排名下跌,大多數都是寥寥幾行的報導了事。文字媒體在字裏行間看不出記者的心情,但是電視媒體,觀眾卻可以看到主播的舉止神情。譬如無線互動新聞台的年輕主播陳嘉倩,9.28當日氣定神閒的一邊形容防暴警察如何對金鐘的示威群眾投擲催淚彈,一邊不斷重覆中聯辦指「佔中」屬於違法行為的聲明;這位笑容甜美的「新聞小花」,報導香港「新聞自由度」下跌時也「十分專業」,和報導佔領行動的種種暴力事件時分別不大,「好似唔關佢事」,非常的第三者。

15年前因為江澤民一句「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而一炮而紅的張寶華,當年任職南華早報記者,還會「老老實實」指出,干預香港新聞自由的是香港新聞機構的老闆。然而,被網民謔稱CCTVB的無線新聞台,在新聞總監袁志偉的「領導」下,這些年來「栽培」了一眾「新聞小花」。「新聞小花」在互動新聞台二十四小時輪流出鏡,曝光率可能比一眾做劇集的演員還高。主播方健儀三年前離職後到廉政公署任職,主播盤翠瑩年半前轉戰馬會,到最近傳聞快將離開無線新聞部的主播周嘉儀,更會轉行到金融證券機構工作。這些例子不能不令人相信,這些「新聞小花」只是利用電視鏡頭的出鏡率,增加個人知名度。做記者可以廣結人脈,看看那些已經離開新聞界的一眾例子,在這塊踏腳石一跳,就可以像香港政府的高級官員,離開政府後「過一過冷河」,便可以大模斯樣的跑到大地產商做個「全職顧問」,真正的「搵大錢」。大家為了鋪好後路,做官的不會得罪大地產商,做記者的不會得罪達官貴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現在的職業,只是為了下一份高薪厚職打好基礎,做好準備。

然而,新聞從業員不是一般的職業。新聞是行政、立法和司法以外的「第四權」,有一份「社會責任」,作為非官方的聲音讓公眾了解社會事件的真相,成為政府公權力的一種制衡力量。不過,對於「廉潔指數」下跌也滿不在乎的香港人,怎麼會有閒情逸緻去緊張香港「新聞自由度」的排名?記者主播轉行跳槽,大家當然不會怪責他們不守專業本份,因為香港人對於「大家都係搵食啫」這句說話,實在擁有最衷心的體諒。更何況人望高處的是一眾貌美如花、楚楚可憐的「新聞小花」?

當「新聞小花」張文采的短裙長度可以成為一篇花邊新聞,你會明白,為什麼香港的新聞自由度年年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