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將至,在夜闌人靜之時,單身的Kelvin不禁回想起前度女友Sharon。

初戀總是令人懷念的,Sharon既是他的初戀情人,也是他至今唯一的女朋友。多年來,Kelvin仍心繫Sharon,一直沒有忘記她。令他一直耿耿於懷的最大原因,是他們分開的理由:當日的Kelvin沒有能力置業。是的,分手的原因或許太過現實,但現實總是殘酷的。對不少女人來說,沒有安穩,就沒有幸福;男方不能提供固定的居所,女人的心也無法一直停留在這個男人身上。

分手後,Kelvin並沒有因此自暴自棄。相反,他化悲憤為力量,專心一意工作,多年後的終於事業有成,足夠置業有餘,然而他並沒有這樣做,因為他仍心有不忿。他忿恨的並不是Sharon,而是這個社會、這個政府。他想,到底這個不合理的樓市及樓價拆散了多少愛侶、又有多少人因為無力改變而孤獨終老?他雖然因學歷及決心扭轉了命運,卻不希望助長歪風、令更多人受害,所以即使他已有能力,卻沒有置業,決心繼續跟父母同住,同時可以照顧他們以盡孝道。

到底是因為Kelvin的思念強烈得傳達到Sharon心中,還是Sharon也想起了他,Kelvin這時竟收到Sharon的信息。青綠色的通知出現在Kelvin的手機上,在漆黑的房間中反射到Kelvin的臉上,令他看來泛起了微微的鐵青。因著這個訊息,Kelvin頓時心如鹿撞。他深知Sharon不是不檢點的女人,她已有新男友,理應不會無端找他這個舊情人,卻在這夜深時分發訊息給他。從訊息內容看來,Sharon不是遇到麻煩事,就是因為心情低落很想找個人傾訴。作為一個男人,Kelvin覺得他不能好好回應。

好朋友只是朋友、好朋友只是朋友、好朋友只是朋友⋯⋯Kelvin這樣告訴自己,沒事的,雖然是情人節前夕,但一定是自己多心,Sharon只是以朋友身分來找他傾訴,不要想歪。或許問題涉及他的專業,Sharon才不得不求助於他。

思前想後良久,Kelvin終於鼓氣勇氣打開訊息來看。

Sharon問:「你現在有空嗎?」

「有呀!你有什麼煩惱嗎?:)」Kelvin回覆,他還故意加入smiley,掩飾自己的忐忑不安。

不一會,Kelvin再次收到Sharon的信息,然而這次他看罷訊息,臉上的鐵青卻瞬間轉變成灼熱的微紅。

「你可以替我去便利店買幾張支付寶卡嗎?」

Kelvin不禁慨嘆,這麼多年來,Sharon在使用電腦方面還是如此大意,戶口看來被盜用作詐騙用途。

而他,也因而空歡喜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