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tille Post

Bastille Post

年近歲晚,原來也是大專院校舉行學生會選舉之時,雨傘革命對香港社會造成深遠影響,作為革命主力的學生更不用說,其中三間大學的選舉泛起的漣漪,特別惹人關注。

最惹人矚目的自然是港大學生會傳出共青團員參選的風波。候選內閣「聰明豆」成員之一叶璐珊不僅被質疑「紅底」,連陳年艷照都被起出,更與某網媒總編糾纏起來,所謂「性別歧視」、「物化女性」等「左翼style」的指控又起。但另一邊的候選內閣同樣有成員被揭外公為共黨幹部,「原來兩邊都係紅底」之聲又起。

鄰校馬料水大學的選舉火藥味相對較淡,但同樣有聲音指唯一候選內閣「野草」左膠當道,會長是多個左翼團體的成員,外務副會長郭翠瑩未有申報社民連義工之身份,對同校的「中大本土學社」就本土議題的質詢事隔十二日方有答覆,而「野草」之回覆也未能令「本土學社」滿意,故後者宣佈會對候選內閣投下不信任票。

連相對沉靜的浸大學生會也悄悄起革命,候選學生會內閣弘毅突然更改政綱,刪去「毋忘六四」,表示「保住香港」更重要,所以不會出席今年的六四集會。「六四政綱」近乎是各大專學生會的必備部份,「弘毅」對這條「鐵例」提出質疑,引起不少議論。

加上本來就在各大學鬧得沸沸揚揚的「退聯」聲音,可以看到新一代學生的思潮,正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老鬼」們建立起來的傳統學運系統。

從三所大學的選舉風波可以看到「雨傘後時代」思潮上的改變,其一是由「疑共」加深為「拒共」,對「染紅」候選內閣是窮追猛打,深究到底,甚至發展到要查候選者三代,證明「家境清白」,方能放下心頭大石。有些人或會認為這過了火位甚至有如麥卡錫式的白色恐怖,但也反映了中共對雨傘革命的處理方式已經深深傷透香港學子的心,乃至見到跟共產黨稍有關係的人和事,都會「恨屋及烏」,趕盡殺絕。

其二是「防左」。雨傘後對「左膠」、「永續社運」甚至雙學的批判都愈演愈烈,新一代基本上都會質疑以往的抗爭方式徒勞無功,在揚棄舊有方法,尋求新式抗爭的過程當中,對舊有社運體制開炮是自然之事。故此,過往壟斷了社運市場的「左膠」、社運組織及政黨都是攻擊目標,所以中大學生會候選內閣會長身兼左翼組織成員,以前是履歷,現在卻是負資產。

其三是「本土」,這個詞語愈來愈響,幾乎人人都掛在嘴邊,但真的將本土意念實踐出來,則既困難也多爭議。例如中大候選內閣就與中大本土學社就在「一簽多行」問題上爭論不休。而浸大候選內閣更直接挑戰動不得的「六四」神主牌。學界對大中華主義的美好幻想愈來愈淡薄,取而代之的是對實際立足的家園產生日益濃烈的責任感和歸屬感。

拙文刊出之時,浸大候選內閣「弘毅」宣佈單選,這或意味著學運新力軍的本土化已經開始,而這股浪潮勢必漫延到其他大專院校,昔日「老鬼」已成明日黃花,且看新一輩能否為學生運動,乃至香港民主,闖出另一片新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