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青年新政

圖片來源:青年新政

區議員最大的職能,是聽取坊眾的意見,在區議會內反映,改善民生,無論遇到甚麼類型的坊眾,都一定要細心聆聽,可是觀塘區議會主席,同時身兼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的陳振彬,在早前的政改青年諮詢論壇中洋相盡出,凸顯了他與民情脫節,亦缺乏了成年人的氣度,以及拙劣的公關技倆。

低級的說話技巧

早前的青年政制地區諮詢論壇,林鄭月娥與陳振彬於柴灣青年廣場與一批青年作政改次輪諮詢,本來已沒有甚麼期望的做騷式論壇,陳振彬一句叫台下發言人收聲,掀起了火頭,令論壇不滿之聲四起,被在場的青年人指罵不停。事緣一位少女引述早前電台一名聽眾的說話,說689咁X街的形象如何改善,這位年過半百的白頭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像家長喝令小孩一樣,叫發言人收聲,旋即全場起哄。的確,在公眾場合發言說粗言並不是一項適當的行為,但要攪清楚,發言人是引述他人的觀點,並不是辱罵主持,陳振彬根本不用動氣。再者,以陳先生頭上的白頭髮數目,沒有理由未見過人在公眾場合講粗口,他若攪過居民會,街坊在發言時爆粗是家常便飯,為何年青人說一句粗口就這樣動氣,惟恐不及地先發制人喝令收聲,結果令氣氛即時僵化,他這樣的思維與公關技巧,才能想出攪舞會可解決青年問題的「絕世」好橋。

連譚耀宗也不如

在星期六,譚耀宗在立法會主持政制諮詢公眾會議,也遇上錢詩文爆粗與高唱《話你戇X驚你嬲》,譚耀宗也只是說她講粗口,沒有阻止錢詩文發言。其實立法會內發言爆粗並不是甚麼大新聞,我們的樹根博士有多次紀錄,而譚主席也試過疑似爆粗嘥X晒啲時間,當主席的曾鈺成也沒有阻止。其中去年最經前的例子,是余春梅婆婆在會議上,大罵自由黨的李梓敬X街,以及後來說他是一出世在X門拉出來就咁大,於網上有接近80萬點擊。當時福利事務委員會主席張國柱發揮了社工的本色,沒有嚴正指罵余婆婆講粗口,相反他耐心地向婆婆指出可以發言,但要修飾一下字眼,讓余婆婆繼續發言。到婆婆第二次爆粗,張國柱也只是指出婆婆說話重覆,沒有嚴厲指責。同樣是處理粗口發言,張國柱與陳振彬可以說是天淵之別。

青年人只想向政府講粗口

政府在政改議題上與青年關係,已達到冰封點,不能打破彼此的隔膜。或許他們習慣了參與一些青年服務機構所主辦的與XXX真情對話,XXX青年領袖系列或施政ONLINE等預設式提問,又或在舉行前已作出篩選,每個坐下的青年只是機械人一樣,提問「符合國情」,最後來一張大合照,既可向政府交貨,又可向機構交待,這樣的諮詢與林鄭落區見街坊最大分別,只是頭髮黑色與白色而已。正如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接受商台時表示:「其實我們與政府已沒有甚麼好講,在我們圈中流行一種說法,青年喺政改問題最想講的是粗口,除此以外,別無其他。」

其實,想向政府和陳振彬講粗口,又豈只青年人,這樣的區議會主席沒有打開心眼聆聽青年人,今年的區議會如何投票,大家懂的。

作者:水日禾巷 (青年新政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