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二月八日的屯門行動,商場戰況之激烈令行動者有點措手不及,但也並非意料之外,因為慈母施襲瘋狂成性已是社會常態。拘捕人數比早前的上水光復行動,和上星期的大埔追擊失婚婦人的行動多。於現場親身所見,被捕人數增加,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放膽還擊的行動者比之前數次行動都多,所以引來慈母的反噬亦更大。但我並非要像某些匿名者般指責組織者有勇無謀地連累同路人,畢竟,與鄰近地區如台灣、韓國等地的抗爭歷史相比,香港還是一個步履蹣跚的嬰兒,因此,對於敢站出來的行動者,我還是比較體諒。成長,是必須經過挫折,和失敗。批評雖是苦口良藥,但未必易於服用。

所以,在此分享當日經歷的兩件小事,希望前線的行動者和後方的支援者都能借鏡。

當本土民主前線剛到達屯門時代廣場對出一片空地,零星的口角已隨之而起,有一對路過的夫婦向群眾咒罵:「咁得閒就去做啲有意義嘅嘢啦!」。話音未落,已有一位女生高聲反駁:「關你撚事呀?」(此等駁斥必惹來老屎忽們站在道德高地如譚耀宗般嚴厲苛責,但在此不贅,利申我絕對認同如何運用時間係唔撚關啲老屎忽事)。正當夫婦二人回頭想向女生還擊之際,我冷不防的也在他們身邊發出震撼性的聲音重覆一次:「關你撚事呀?」,立時令夫婦二人呆了一下,即解女生被反擊的危機,亦使一群戰友聞聲而至。之所以類似於echo般的重覆,一來以示和應同路人,讓對方感受到我們這群人是互相backup的,是敵不過人多勢眾的我們,二來製造一呼百應的效果,喚來更多同路人的聲援,三來亦令首先站出來的女生不至於落單一人。

其實這種做法亦有向慈母借鑒之意,因從遮打革命以來,每次走上前線都發現行動者相對於慈母其中一個弱點,就是不夠團結。團結不單指所有人聚在一起,而是當有先驅者踏出第一步時,身邊的戰友有否及時支援。反觀慈母一方,無論是拉人或是施襲,因情況瞬息萬變,很多時候都不是由白衣軍官從後指揮,而是站在最前線的散仔中,其中一人衝前,其餘的慈母就會緊隨著簇擁而上。這就是牠們訓練的其中一項,遇上衝突時,要適時補位及backup攻擊的箭頭。所以,如何支援先驅者是非常重要。

及後的另一件事,發生於慈母以胡椒噴霧襲擊群眾後僵持的一段時間裡,本人站在慈母前方,雖不怕被捕,但也不覺這是需要被捕的時候。此時,其中一位慈母因受驚過度而再次拔出胡椒噴霧,後方戰友見狀立即很有默契地抓緊我的褲頭、衣服、背包和肩膀,生怕前方慈母突然發難像食人花般把我吞噬到暗角去。這點對我來說是很鼓舞的,因為我知道背後的戰友正全力保護著站在最前方的自己。

回想革命期間,每次與慈母對陣,特別是龍和道的幾場戰役,都必須自己一眼關七,留意四方環境,每走一步都要在腦海中運算著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及對應方法,盡量令自己全身而回。那時候,縱使人多勢眾,但仍有單打獨鬥之慨嘆。雖像李怡所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動負責,但並不是叫大家對身邊的戰友置之不理。有些人負擔較少,可以走前一點,卻也非了無牽掛。有些人負擔較大,站後一點沒有人會責備,但如果可以為踏上火線的行動者提供支援,令他們少一點顧忌,這點無論對前方或後方的人都有好處,因為只有前線行動者守住防線,後方的群眾才不會輕易受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