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a

日前有人在臉書將屯門愈來愈多水貨客一事歸咎於「邪惡本土派」,指他們因為在上水示威而令水貨客被逼轉移陣地,甚至認為將來全港十八區都充斥走私水貨的活動也會是「邪惡本土派」的過錯。

忽然之間,世事都被他看透了(好似係)。但平心而論,走私水貨的活動衍生各種社會民生問題,究竟誰需要為香港的跨境水貨客問題負上最大的責任呢?在一次朋友飯局中,眾人都在談論這個話題。

有人說是泛民主派,「他們明明最應該代表市民發聲,偏偏在立法會內外無一作為,頭上只有民主的光環,卻總是紙上談兵。」

「我認為不能怪責他們。只因建制派壟斷立法會,特別是那個甚麼功能組別的存在,即使泛民動議任何方案也徒勞無功。所以我說,都是建制派的錯,他們只懂成功爭取更多水貨客來港消費。」

「你們兩個傻的嗎?當然是最具執法權力的政府吧,他們徹頭徹尾都在包庇水貨客,覺得水貨客可以帶動社會經濟,懶理「一簽多行」帶來的問題,所謂的執法也不過是門面功夫,應酬我們敷衍了事!」

「要不是內地黑心食品工廠為了謀利偷工減料,地區政府因為官商勾結而無視審查便把毒奶粉、假雞蛋等流出市面,哪會令內地人失去信心。總而言之……」

「總而言之,我們先吃完這頓飯再繼續討論吧。」

本土派、泛民主派、建制派、香港政府、內地人……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在七嘴八舌、各執一詞下,飯局完結還未有定論。

小膏則認為,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歸根究柢,都是水貨的錯。沒有水貨,自自然然就沒有水貨客,不是嗎?所以杜絕水貨客的唯一辦法,就是杜絕水貨。但是,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水貨是指沒有經由正式代理商的貨品,對我們而言卻是行貨,怎麼辦?

有個「絕世好橋」是,只要中港一體化,香港以後賣的隨時都是劣質假貨,就再也沒有內地人會跨境過來消費,手推車輾腳的交通意外數字必然是零。香港人不再投訴行人路水洩不通、日用品物價被推高,共產黨亦達到想要的成果,雙贏局面,何樂而不為?

可惜,你我都明瞭這純粹讓人一笑置之。實際上,遭殃的也不只是屯門和上水,港鐵東鐵綫列車車廂載運的都是普通話、行李箱和手推車,沿綫車站地區亦有零散的水貨客出沒。

此時此刻,已經不是深究誰對誰錯的時候了,而是要用我們自身的力量光復香港。別再蠢得總是指控示威的人,絕對無補於事。水貨客照樣消費,香港人「鬼打鬼」,中共最開心。

///

小膏是個不折不扣、土生土長的北區人(<香港人<亞洲人<地球人),十年前從粉嶺搬到上水居住,參與過2012年光復上水行動,近月更要每天來回乘搭東鐵綫列車一個半小時,表示水貨客問題仍未得到確切的紓緩。煩請港豬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