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排好多左膠都鐘意用呢種句子做論據,去說明唔應該做咩。次次都令我諗到頭都爆,到底呢句嘢有咩邏輯?人地偷笑又點呢?偷笑就唔可以做?同埋點解總係借人地嘅身份講嘢?

佢地好似總覺得:大家都係同一邊,唔好益到敵人!

你都癡撚線邊個同你企埋同一邊,好心你幾廿歲人就唔好咁多幻想,一邊拎刀隊鳩我,一邊同我講唔好分化,係咪食撚懵咗呀你?

情況就似間諜畀人識穿之後,仲矇盛盛,以為自己仲係受人信賴嘅團隊成員,不斷去質疑:「喂你做咩攻擊我,敵人響個面喎!」咁蠢嘅間諜真係第一次見。

某日掀開太宰治散文集,又見到同樣邏輯,事緣某大學教授撰文批評太宰治的小說,其中寫道:「作者躲在這部作品的後面嘻嘻奸笑」。太宰回:「看到這,簡直荒謬可笑到令我拿筆我手都發抖。這是多麼貧瘠的空想力」

左膠們,聽住,看到「梁振英在奸笑」,這句話簡直荒謬可笑到令我拿筆我手都發抖,甚至渾身顫抖 ,這是多麼貧瘠的空想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