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不認為共青團是Issue,卻不敢苟同將不認同共青團成員成為HKUSU的人一概貼上「排外」標籤。對共青團--或者,如同叶璐珊同學所言--的同義詞中國學生成為大學學生會幹事抱有合理懷疑,可以理解。

Campus TV,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叶指港大99%內地同學皆為共青團成員,此乃「好普遍現象」

1. 機會成本較高:中國學生須定期與中聯辦聯絡,若想回国找好工作也得靠中聯辦。港大學生會一向反共,中國學生加入的機會成本較本地生高,若無法說明自己為何願意做出重大犧牲,被懷疑動機是合理的。

2. 承上,由於向中聯辦輸誠有不少好處,變節機率較高。(回應叶問校園電視台的問題,為何只調查她而不調查其他候選人的政治背景?雖然我不確定校園電視台有沒有查過其他人結果冇料到所以不報,但叶的背景的確令人抱有合理懷疑:並不是只有中國學生才會親共,不過中國學生親共的機率較高。將這種針對中國學生的懷疑解讀成針對個體的不問情由的懷疑,籠統地稱為中國學生的原罪,未必恰當。)

3. 體制處理的不是個人,而是群體。即使叶本人無意滲透,假若她當選,中共會否發現一條大舉滲透的捷徑?細胞受器一旦對某種蛋白質開啟,所有相同的蛋白質就都可以湧進細胞,就算第一個蛋白質是清白無辜的,誰能保證以後的都是?如同特洛依木馬屠城,木馬無罪,懷兵其罪也。

認不認可中國學生當學生會成員,只是偏好問題(例如大學學生會該擔當何種角色,對風險的接受程度)或感受問題(多少幹事才會影響整個學生會的決策,當事人對中國學生的印像),並非原則問題。當然,既然這種合理懷疑是針對群體而非個體的,人身攻擊就免了吧。

公園遊人走近麻雀,鳥兒受驚飛走。遊人只想賞鳥,無傷鳥之意,鳥兒只想避開潛在危險。雙方都沒有錯,兩個個體都是無辜的,是各自所屬的物種將他們擺在緊張的對立關係上。我無法指責想求生的麻雀,只希望人能明白,麻雀怕的不是做為個體的你,而是Homo sapi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