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最近開了一個translation campaign,邀請香港人把英文字詞轉成廣東話 。不少朋友見此趨之若鶩,走到Google 翻譯,大展身手。不過,自100毛 Facebook Post 報導有人把rubbish bin 譯成劉江華,又把 police 譯成慈母後,引起不少網友爭論。港語學代表明言提醒香港人不要膠化整個campaign。到了夜晚,Facebook 朋友告訴我,原來有一群土共網軍替Google翻譯錯誤文句,更以殘體字侮辱粵語。小弟希望勉勵大家一定要正經做實事,好好利用 Google Translate 去保護我們的廣東話。

保護我們的廣東話,就是保護我們文化的根。香港人講的廣東話,又作粵語,源於秦朝的南越國,位居廣信,即是現今的嶺南。自漢武帝「初開粵地宜廣布恩信」開始,漢人稱此地此人為南粵。廣東話繼承華夏文明的中古漢語傳統,聲調系統多變,可以更能表達文人的思想和藝術。就以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為例,你總會覺得用廣東話朗詩一次,比用普通話更易上口和更有情感。現今港共官員殖民多次迫害港人,雨傘革命失敗告終後更大打推行普教中和香港青少年軍訓練再啟蒙香港人。TVB的兒童節目更不時播出小學生用普通語朗誦相聲,加速推行虛假矯情,兒化讀音的說話論調。 如果不挺身而出捍衛自己語言,只會任人身心強姦,你的子女會忘記以前的文化根源。一個沒有文化根源的人,就是行如走獸,更容易被人洗腦,成為第二群紅衛兵,發動第二次文革。

翻譯廣東話,一定要重視語境(Context)。語境就是根據時間、地點、場合、對象、和說者身份的說話語調和弦外之音。以前,我們使用拼音或諧音文字,是方便小二、記者、譯者速記。小二記下客人飲檸茶就OT,但到了作文時就不能用作OT 書寫,因為語境不同。聽者聽完OT都會打個凸,問你是否在茶餐廳加時工作或其他意思。使用語言的目的就是準確表達你所思所想,無需討論OT與幾千年華夏文明割裂,更不用說什麼 D7689,劉江華。劉江華是垃圾桶,但垃圾桶又是否是劉江華呢?西方人或日本人見此基本邏輯謬誤,只會貽笑大方。我已經可以想像到港共或五毛會說什麼去抨擊或抹黑了。

香港人總有個壞習慣,就是見一個方法可行,就不斷使用它,直至海枯石爛也不變通。操弄諧音,俗語稱為食字。食字原為幽默詼諧之用,令人會心微笑,或開懷大笑。只是,香港人成功搏得一笑,則不斷使用,粗製濫造。多美好的東西總到一小撮反智玩膠的香港人手上,就會被濫用,就會成為笑柄,甚至為港恥。過度使用食字,只會扼殺其他創作可能性,更會令人混淆正字。風氣一長,其他人也會一齊重覆其他行為和藝術。西方的包容,是基於聖經原罪論,叫人應當悔改,重投耶穌庇蔭。香港人只學其表,被欺凌上心口總會第一時間逃避或態度犬儒。明報編輯劉進圖被斬,出院後說不要讓仇恨滋長。曾健超被七警打到頭破血流,都不會盡力追究。香港人不敢十一衝擊升旗,只敢穿著 D7689的 Puma 衣去叫囂。拼音、諧音本為易於記錄,但去到一小撮反智玩膠的香港人手上,則炒作十數次。如有香港人把以上柒事譯成英文法文,難不成為眾人笑柄嗎?

西方列強自雨傘革命開始,已多次表態支持港人爭取民主自由,唯受ISIS亂局和經濟疲弱,不能直接用兵攻打中共,或有更進一步的行動。為什麼?他們也有自己的世界計劃,不能貿然出兵,見一個民族,一個社會組織是否值得拯救,就視乎當地人為了保護自己土地和文化,可以去到幾盡。烏克蘭如是,緬甸如是,台灣也如是,所以便假借財團之手,試煉港人。Google translation 粵語行動就是一個試煉點。所有語言和文化發展,都是先由維護舊有文化,加固基礎,才可以成就文化復興,為獨立建國締造有利環境。以前歐洲諸國和日本的歷史已經證實以上觀點。香港人不論他日建國和歸英,最終都有責任保護和創造香港人的獨有文化。所以,香港人一定要認真翻譯,不可膠化。

當然,有人會話:玩下啫,唔使咁認真,又或者話:Google 淨係比一兩句嘢你,點樣譯呢?我想講,大家上網,用Google 的人,不是黐線,更不是白痴,絕不會求其看一兩句英文就直譯,總會上去找英文字詞的意思,再用少少想像力去用自己的廣東話去譯得更傳神,更直接。劉蓉散文《習慣說》中,父親笑劉蓉曰: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習慣對人影響深遠,需要更多心力去戒除惡習。如果你仍然選擇鳩譯濫填,不會心思謹慎。其他人見你連一個翻譯都搞到亂七八糟,人家都如何幫香港人勇武抗爭,推翻暴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