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i_Z

「我們在緬甸長大看過好多社會運動,要對抗就一定死人流血,這樣歷史才會留下紀錄,當下才會有影響。這種就是我們給教育出來的野蠻。」

因此當他看着香港人幹嘛上街抗議遭警方追打,卻毫不還手的時候,他就覺得困惑

「如果我去參加這些運動,一定藏一根棍子,警察一動我,我立刻就回打他。我們在緬甸上街,棍子、頭盔是必備,你怎能不帶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