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0471P1T1D31477914F21DT20150204001814

香港大學二年級商學院學生叶璐珊,以非本地生身份參加大學學生會幹事競選,競逐康樂秘書一職,這幾天成為了「網絡紅人」。

如果在街頭碰到這位「前共青團團員」叶璐珊,她的外表打扮,她說廣東話的口音用詞,假設她不是故意拉着一個喼週圍問路,大家應該不會注意到她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外來的人看來很像本地人,本來一點問題也沒有。然而,當這些「前共青團團員」南來香港之後,不會因為他們衣著看起來和香港人沒有分別、說起廣東話來和香港人一樣,在順口的地方夾雜香港人會用的英文單字,他們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就會變得和香港人相近。

正如【妓女猶可信,共產黨絶不可信】指出,叶璐珊說共產黨作為中國執政黨,看到共產黨的「成就」。這可以看出兩年半前香港人反對「國民教育」的一個重要理由:香港人拒絕我們的下一代被中共洗腦。「國民教育國情專題教學手册」形容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就是要從小對香港的小朋友,灌輸中國共產黨的「成就」。在中國接受共產黨教育的芸芸學子,就算他們十七、八歲或更早的歲數離開中國,到自由的國度繼續讀書,他們當中,有多少真真正正能夠深切反省,那一堆堆由孩童時期開始灌輸接受的道德價值觀?「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台灣、西藏是祖國神聖不可侵犯的一部份,任何分裂行為十三億人民決不允許」、「沒有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能夠養活中國十三億人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他們去了西方社會,黨不再需要直接指揮他們,因為黨已經在他們腦袋裡寫好「自動波」的程式,一有風吹草動,他們會真情流露,心急如焚地為共產黨當打手。

先說一個不久前發生的例子。昨天台灣《自由時報》報導,哈佛大學的一個模擬聯合國的領䄂會議,會議手册把台灣列為獨立國家,中國代表「又激動又憤怒」,最後被「請離會場」。是最近才發生這種事情嗎?七年前,中國共產黨自命「國力最強」的那一年,北京奥運會舉行前的三月份,西藏發生騷亂,中共血腥鎮壓。事件經法國總統表示不排除抵制北京奥運會的開幕式而轉折升溫後,中國海外學生在Facebook 的帳戶,把自己的頭像相片換成心型的中共五星紅旗,數目之多,不能不以見之而想作嘔來形容。當中也有不少留言罵戰,對「西方帝國主義圖謀分裂祖國之心不死」,很多人情緒激動得不能和他們繼續理性討論。他們是何許人?他們就是在89年天安門血腥鎮壓學生前後出生,在全中國「走資」貪腐最厲害、社會好比一個弱肉強食的原始森林裡成長的一整代人。他們的家長是這個時期的既得利益階層,有能力送他們出國留學,所以他們可以把自己在外國名校讀書,和心型五星紅旗的相片,一併在Facebook 炫耀出來。他們是懂得寫英文辯論的「優秀學生」,可能當中也有的打扮口音,和當地土生土長的亞裔人沒有兩樣。但是,他們卻是中國共產黨在全盤走向官僚資本主義時代,反映這個時代的意識形態的代表,是「黨教育出來的好孩子」,在黨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便會撲出來為黨護航的「年輕專業人仕」。

近幾年來,中共對港的殖民策略,不再只是「細眉細眼」的局限在每天150個的單程證家庭團聚名額,而是把戰線拉開,對香港的大專院校、以及各個專業領域,全方位每年數以萬計的「輸入人才」,打開對香港殖民的「專業戰線」。這些「内地專才」,很多可能和叶璐珊一樣,做同事做朋友,「同香港人冇乜分別」。直到某時某地,你和他們談論起某個話題,他們突然說了一句令你心裡「打個突」的話。到時候,你會慶幸自己從來沒有接受過共產黨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