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很喜歡看日本仔所畫的動畫-高達。我總覺得這個20米巨人能拯救世界,上完太空殖民地打,又落返地球故鄉再打。而十居其九的高達駕駛員都是未成年的小朋友,他們被逼參軍,奉軍隊之命開著高達飛來飛去打來打去,使不少青春期發育的男生們深深迷上,也即所謂「男人愛高達,女人唔明白」。

上到中學時,看了Tobey Maguire飾演的第一代Spiderman,一下子我就放棄迷戀20米高的巨人。變種蜘蛛咬了主角而成為民族英雄,同樣飛來飛去打來打去,救了城巿又抱得美人歸。萬人尊崇的超級英雄,漸漸成為新一代男神。也因為3D電影的盛行,Marvel出的英雄乜乜乜我都一一看過。最型仔又最打得,莫過於Robert Downey Jr.飾演的Ironman。嘩!打到飛出外太空再飛返地球,有錢有車有樓有型,有知識有地位,最緊要有一套飛天遁地裝甲。一套裝甲未夠霸氣,一於來一幕裝甲煙花救美人。與Robert Downey Jr.都有幾分相似的音樂人Eric Kwok都抵擋不住鐵甲人的吸引力,寫了一首Ironman。

自古英雄難出少年,但英雄難過美人關。Marvel的英雄,大多數都要救女主角(女人質)出生天,否則你(或國家)就GG。在一個恐怖主義下衍生的英雄主義,沒有超能力是不可能成為英雄。為了美女,做英雄可以做到幾盡?但平凡普通不過的你和我,只能眼白白買票入場睇英雄電影。有不少影評人說這些電影是宣傳大美國主義,坐擁雄厚財團、超強兵力、高端科技,難怪英雄可以打不死而不停有第二輯第三輯,甚至換了主角再拍過全新一輯(Spider-Man及The Amazing Spider-Man)。

作為一個追開Marvel系列電影的粉絲,我一直相信要對付惡人一定要用武力甚至超能力解決。放蜘蛛彈,放雷射彈,你出我一劍,我回你一槍。曾經夢見自己就是Hulk,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三兩下手便K.O.對手,但醒來才發覺自己周身又腫又瘀。

有一次印象很深刻的飯局中,相約平日玩開的朋友們到一間經常光顧的Cafe食飯吹水。閒談間,一位熱愛香港本土電影的宇賢突然發起罷睇美國主義的電影,我這個英雄迷隨即為之辯護,捍衛英雄們的尊嚴。就因為我一出聲撐英雄,整個飯局變了兩班不同己見的勢力。有人說美式英雄是狗雄,有人說香港連英雄都沒有,就在眾說紛紜之際,一位熱愛王家衛電影的肥仔黎打算以一代宗師的姿態打完場,結果被兩班人插到落地底再剷到上天花板。

正正因為肥仔黎做和事佬不成,電影話題越吵越鬧,Cafe的老闆娘忍不住聲氣便走過來調停我們。「為咗套爛鬼鐵甲人嘈生晒,夠薑你班騎呢怪自己整返套囉。」老闆娘毫不客氣地訓示我們。肥仔黎剛剛由天花板坐回原位,「老闆娘,唔係著住盔甲先係型嘅,你幾時見過宇宙最強甄子丹要著盔甲打架?咪又係空手入白刃!」肥仔黎喝了一口凍檸茶逐說。「空你個頭,白你個刃。人哋攞住把刀行住你條頸,空手道黑帶都冇用啦肥仔。」老闆娘瞬間將呈手刀型的右手放在肥仔黎的頸旁。肥仔黎被嚇破了,「女大俠,請饒過肥仔黎條小命。」「同你玩吓啫,總之你哋傾偈還傾偈,唔好再咁大聲嚇走晒其他客。」

話說回來,印象中好少見過Marvel英雄洗頸就戮,這種情節可能不太適合荷里活的英雄人物。不過,最近有一個英雄-全世界都關注-後藤健二。他之所以被叫做英雄,因為他無懼,為救同伴不惜隻身犯險。有人認為他是傻,記者有很多種,何來要做戰地記者?有人認為他的基督教信仰改變他的人生觀,以致他不怕死也不怕恐怖組織的威脅。

有人認為他是日本政府面對反恐的試驗品,測試安培是否聽命於美國等西方國家。但我看了很多關於他的新聞,一幅又一幅與戰地居民留影的親切照片,走遍很多懦弱軍隊都不敢闖進的曠野戰地。沒有盔甲,沒有武器,一份笑容,一支鏡頭,用雙腳踏足傷痕國土,用雙手擁抱戰亂小孩。他一直替戰區內的孩童發聲,他一直用自由記者的身份去記錄戰爭帶來的禍害,他一直用言行教育下一代,和平並非由武力而來,而是需要放下自己,互相了解明白才可達成。

他曾說過:「我想要擁抱人群。那是我表示親近的最好方式。藉由擁抱,我可以與人們談話。我可以傾聽他們的想法、痛苦和希望。」

在這個時代巨輪下,有人揸頸就命,有人怨天尤人,有人盲從權貴,有人助紂為虐。不過,有一天你驀然回首,或者你沒有豐功偉績,或者你沒有高薪厚職,但你能自豪地跟你的孫仔孫女講述「阿爺我曾經喺大是大非嘅時候企出嚟,不為五斗米折腰,不為權勢而妥協。我要捍衛屬於我哋嘅將來,即係你哋。」我相信,你的孫兒們會為有這樣的爺爺而引以為傲。

在此,謹向後藤健二致萬二分敬意。也願後藤先生一家能為你們的爸爸而驕傲,他不單是一個戰地記者和作家,也是很多戰地居民的家人和朋友。後藤健二,是真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