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campustv 截圖

hkucampustv 截圖

大陸女生叶璐珊有份參選香港大學學生會,但被指刻意隱瞞身份,將姓氏由簡體字「叶」改為「葉」。及後叶璐珊又在接受質詢時承認是共青團成員,事件又一次引起大學「染紅」爭論。

港大被「染紅」不是新鮮事,「國粹派」當道時筆者尚未出世;陳一諤被罷免之事猶如昨日之事,共產黨派員滲透學界,早是公開秘密。

不是要為叶璐珊說好話,但共青團在大陸跟「女童軍」等制服團隊沒太大差異,幾乎是學生就要加入。誠然共黨會從中提拔精英入黨培育,但共青團跟正式入黨,確實是兩回事。

叶璐珊有意滲透染紅港大學生會的可能性不高,若真有目的,大可耍無賴否認到底,更加不會再說出「港大99%嘅內地生都係共青團員」這種沒政治智慧的話來授人以柄,而且她不過競選康樂幹事一職,「染紅」指控未免過重,說白了她就是個真心膠。

但對不起,我還是不想叶小姐那支莊當選。

第一個原因,妓女猶可信,共產黨絕不可信。共青團員跟正式黨員確實不同,但共青團怎樣說都跟共產黨有關連。有些人明明懂得溫水煮蛙的理論,卻又說共青團員在大陸是常態,沒什麼大不了。這種矛盾令人詫異,那些人的學識似乎永遠只停留在腦內,卻不能活用。

第二個原因,叶小姐被問到對共產黨看法時,她答:「共產黨為中國執政黨,可以看到其成就,當中有不足可作出批評,共產黨亦有作出改正。」,共青團可能是被迫入的,但上面那番嘔心的話,是叶小姐在自由的地方自願吐出來的,是她心底最真誠的想法,這樣的人還可以選嗎?

第三個原因,一個小小學生會的候選康樂幹事,竟得黨媒《文匯報》眷顧採訪,標題竟是《我戴過紅領巾,所以不能競選學生會?》單單是這個題目就令人生厭。我戴過黃絲帶,所以不能選特首?我戴過黃絲帶,所以不能入閘?我戴過黃絲帶,所以不能過關去大陸?《文匯報》不是最愛國愛黨的嗎?怎麼起了一個反對篩選的標題?編輯這樣做對得起黨嗎?叶小姐不是說共產黨很有成就嗎?這種篩選制度就是共產黨的成就之一,怎麼實施到你們頭上就不高興了?

當然我不認同逼叶璐珊退選的行為,既然學生會選舉制度是公平開放的,我們就應尊重及相信選民的抉擇。比起叶小姐退選,我更加希望見到她那支莊低票慘敗,讓牠們知道什麼是民意不可欺,還有牠們到底有多麽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