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68L9T8jke4j4jZqr8ftw

當年看命運自選台的時候,只當喜劇笑片來看,直至十年後重看,方看出箇中深意,笑中有淚。

----------------------------------

他在彩虹道上一直在追逐一桶金子,終於他在盡頭追到桶子,結果發現裡面原來只是些麥片……

主角米高是一名建築師,整天埋頭苦幹想成為公司的合伙人,為家人爭取兒時夢寐以求的舒適生活,可是他每下一個決定,都使一些人失望,他要在週末趕起工程設計圖,就得取消原來與家人約定好的露營活動,努力工作換來的只有一身勞累,結果他連究竟哪個是開電視機的搖控器都弄不好,好像連想要看看電視休息片刻都不得要領,一怒之下,他就駕車出門去兜風,好一個人獨處冷靜一下。

米高來到家居用品店,遇到古怪的銷售員莫蒂,莫蒂送給米高一個能輕鬆解決諸多煩惱的萬能搖控器,說好人有時應該得到好報,並警告說這項服務是不能退還的。萬能搖控器有着神奇的功能,只要米高按快進鍵,他的意識就能跳過上班堵車、做愛、跟老婆吵架、生病等生活片段,他的身體則會進入自動模式,捱過那些令人疲累又沉悶的時間,生活變得稱心如意。

米高又想跳過為晉升而營營役役的生活,一按快進,鏡頭一轉,就成為公司合伙人了,可是這一次快進竟然跳過了一整年時光!米高不知道究竟他錯過了幾多事情,一年中米高的身體都以自動模式運作,像行屍走肉一樣,甚至和老婆鬧出婚姻危機,當米高忍不住又跟老婆鬥咀,搖控器竟然自動快進了。

原來搖控器具人工智能,會自行學習使用者的行為模式,每當遇到使用者設定過要快進的情境,就會自動快進。米高慌了,他很喜歡做愛,並不想每次都把做愛過程跳過,他意識到使用搖控器需要付出的嚴重代價,他想把搖控器退還給莫蒂,可是無論他把搖控器踩爛、還是扔出窗外,搖控器都會立即回到他手上,他終於想起莫蒂說過,搖控器是不能退還的。

米高不想再把生活點滴浪費掉,他決心改變過去的生活模式,避免觸發搖控器自動快進,他甚至放棄用私家車,改為踏單車上班,不料老閣竟然提議考慮把米高升為CEO,搖控器又嗶嗶響起…

畫面一轉,竟然來到十年後米高升做CEO那一天,米高嗜零食如命的壤習慣把他養成三百磅的大胖子,更糟糕的是,深愛的老婆已經與他離婚,米高傷心不已,曾經那一生一世的承諾在無意間已成泡影。

米高健康狀況太糟糕,自動快進變得不可收拾,他應該所珍惜的場面全都給跳過,那個行屍走肉般自動模式身體,雖然已經成為誇國集團的大老闆,把他以前的夢想都達成了,可是他甚至沒出席老爸的葬禮,米高按搖控器的重溫鍵,找到的只有跟老爸最後見面紀錄-那個當面臭罵老爸阻礙他工作的場面。

一次心臟病發後的快進,把米高帶到深切治療部,瀕危狀態下的米高,只能依靠電子儀器存活,兒子來探病,告訴米高他把蜜月旅行取消了,並要趕飛機去跟客人開會。這不是正在步我的後塵嗎?米高心焦如燌,卻苦於無法聲張,眼白白目送兒子遠去,他毅然拔開身上的喉管,盡最後一口氣往外追,醫院外是個大雨傍佗的晚上,他看到遠處正在等車的兒子身影,便奮力去追,沒走兩步就趺倒了,他俯在地上絕望地呼叫兒子的名字,仿佛還在呼喊他那個已經一去不回的空白人生,兒子發現了他,在生死交錯的一刻,米高不停重複說:Honey moon… honey moon… family come first… family come first…

~~~~~~~~~~~~~~~~~~~~~~~~~~~~~~~~~~

米高發現自己躺在用品店的樣板床上,方才的悲劇人生原來只是南柯一夢,照照鏡子,自己竟然回復到三十歲的年輕模樣,他欣喜若狂,他又發現自己學懂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他的中產小汽車,他認為嘮叨不堪的父母,又回家籌劃家庭露營活動。

回家後,他驚見搖控器竟然放在枱子上,旁邊還有一封莫蒂留給他的信:這一次,我相信你懂得選擇了。米高福至心靈,便把搖控器扔進垃圾筒,這次,搖控器再沒有回到他手中了。

----------------------------------

不是說,好人應有好報嗎?為什麼,米高得到的只有懲罰?

米高曾經悲憤地問莫蒂,為何要奪去他的一切,為何要讓他浪費一生,莫蒂說,讓米高落得悲劇收場的,正是米高自己。

早在米高認識莫蒂,得到搖控器之前,每當遇到要他在工作和家人之間取捨的情況,每次他都會選擇工作,說服是別人強迫自己,自己只不過為夢想而奮鬥而已,錯不在我。搖控器的自動功能,不過是模仿他的思維模式,事情發展到妻離子散的地步,其實是必然而非偶然,這是米高自己所選擇而導向的結果。

在電影以外的現實世界,我們都是米高,很多時候,我們都對近在天邊的美好事物視而不見,而盲目地追逐虛榮和名利,幸福在手指間俏俏流走而不自知,直至察覺愛得太遲,珍惜太遲,已經無力挽救。

好報,是留給作出正確選擇的人,自己的命運由自己譜寫,如果米高在第二次機會下仍然選擇搖控器,只會又是一次悲劇輪迴。

第二次看命運自選台,到米高在雨夜絕望奔跑的一幕,我耳邊仿佛嚮起陳奕迅的陀飛輪: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 一堆堆 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