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konglangstudies

「普教中」宜家係香港中小學進行得如火如荼,有一班香港人認為要正視「普教中」嘅問題,捍衛香港本土嘅文化同語言,所以成立「港語學」呢個組織。「港語學」一直致力於研究同推廣廣東話嘅工作,係學術方面有粵語嘅研究同考據、粵語嘅歷史及來源、同編纂粵語字典嘅工作等等,而行動上就有統計實施「普教中」嘅學校,與及關注同廣東話有關嘅議題,「港語學」對廣東話有一定嘅認識。

普教中政策問題

「普教中」政策係香港嘅問題開始慢慢浮現,亦出現咗唔同嘅組織去關注「普教中」呢個議題,當中包括「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同「香港中文監察」。當被問到「港語學」同其他相關嘅組織有咩唔同,港語學成員就認為:「普教中學生關注組比較著重宣傳,好似學校嘅宣傳同擺街站,而香港中文監察就專注係簡體字嘅問題上,港語學響調查同研究粵語嘅工作就會比較多。」當中嘅分工比較明顯,「港語學」就會注重於粵語嘅論述,而其他組織就注重於行動方面。

好多人都知「普教中」問題多多,而「港語學」就認為「普教中」最大問題在於以普通話取代粵語作為校園語言,好似廣州嘅校園語言就係慢慢由廣東話變成普通話,港語學成員認為長遠問題在於:「會影響老師嘅就業,近日出現幼稚園聘請以普通話為母語嘅老師,咁就一定唔係請本地嘅老師,而且普教中會影響幼兒嘅母語學習。」教育局話「普教中」可以提升學生嘅寫作能力,但實際係講書嘅講得唔清晰,聽嘅學生又聽唔明,好容易令小朋友怯於討論同溝通,語言能力係會不升反跌。

既然「普教中」唔可以提升學生語言能力,咁點解政府要推行「普教中」呢?其實背後係一種政治目的。以廣州為例,廣州本身係廣東話為主,所以外省人係比較難係廣州工作,當廣州語言開始變成普通話,就有好多外省人可以係廣州工作,同香港情況好相似。港語學成員認為:「政府推行中港融合,而香港與中國最唔同嘅地方就係語言同文化,廣東話係一個天然嘅屏障,兩地文化就有差異,當香港變成普通話為主,大陸嘅專才嚟香港工作就會變得容易。」
繼國民教育之後,香港人一直擔心政府會透過教育嘅政策而達到政治效果,「普教中」就係想做到「維穩」效果。港語學成員覺得:「廣東話係本土意識嘅根基,聽一個人口音,語言就可以分辨出一個人係唔係本土,而教育局唔單止想取代語言,甚至係想降低本土文化,侮辱本土文化嘅情況。」香港有個教育電視節目想妖魔化廣東話,同時香港政府又提倡北方文學,用北方話嘅文學先係高尚,果個意識就係想指出本土文化係唔掂,從而達到一個統戰嘅效果。

有意見認為香港人對廣東話有一種優越感,港語學成員指出:「每個人對自己擁有嘅野有優越感係一件好正常嘅事。」同時,現時反對「普教中」嘅目的並唔係反對學普通話,只不過係要母語學中文,學好咗廣東話先學其他語言,避免出現混淆嘅情況,小朋友學太多語言亦都會容易有混淆。另外,有意見認為廣東話係一種「方言」,港語學成員認為呢種講法係無的放矢,因為好難定義咩先算係「方言」,每一種語言都有佢地嘅地域局限,其實推廣或保衛一種語言,同個種語言係唔係「方言」根本無一個直接嘅關係。

「普教中」相關人士嘅反應

雨傘革命之後,有好多新嘅組織成立,好似「學生前線」,當被問到「港語學」會唔會同呢啲學生組織係普教中議題上合作,港語學成員坦言:「學生組織好多時係有優勢,港語學主要係學術方面,學生組織可以比壓力佢地嘅學校,又可以聯絡到家長同老師,反映到教育最大嘅持份者嘅意見。」而且係大學亦都有一個反「普教中」嘅現象,唔少學生會政綱都有加入反「普教中」,新興嘅學生組織都係反「普教中」,就算「學民思潮」都有聲明反對強制「普教中」,可見反對「普教中」係一個社會趨勢。

「普教中」唔單止關學生同老師事,仲有家長,現時好多家長都認為「普教中」可以幫到佢地嘅子女將來嘅工作,學業。港語學成員指出,相比起投訴推行普教中,宜家家長更多係投訴學校點解唔推行普教中。面對家長嘅偏見,港語學成員認為現時就算熱心於政治嘅家長都唔太反對「普教中」,港語學現時透過媒體指出「普教中」嘅禍災,希望令家長知道「普教中」嘅問題。的確要改變家長嘅立場係十分困難,如果可以由老師指出「普教中」嘅問題,的確會比較容易改變家長嘅立場。

教育界另一個持份者:老師,同樣深受「普教中」嘅影響,「港語學」成員表示,大部分嘅老師都係反對普教中,除咗本身以普通話為母語同有大陸背景嘅老師,「本來以廣東話教書嘅老師,突然要轉用普通話教,係好麻煩同教唔到學生。」教協雖然自稱唔係「普教中」嘅主要支持者,不過教協過往都有推行普通話嘅教育,「港語學」成員話「可能教協同民主黨嘅愛國理念有關,學生識得普通話可以返大陸爭取全國嘅民主。」由於教協有呢一種背景,所以要說服教協反對「普教中」係比較困難。不過亦都有其他前衛嘅教師組織係反對「普教中」,好似「進步教師同盟」,現時「進步教師同盟」打算加入「教協」,希望可以改變「教協」嘅作風。

「普教中」已經唔單止係一個教育議題,更加係一個政治議題,但除咗「新民主同盟」曾經向教育局遞信反對「普教中」之外,現時無咩政黨係「普教中」議題有明確表態。對於宜家香港有唔少「本土派」嘅政黨,「港語學」成員難掩失望:「曾經接觸過一啲自稱本土派議員,不過反應都係比較冷漠,因為普教中只係其中一個議題,加上係議會可以做到嘅野都比較少。」現時「普教中」只係一個試行階段,政府會以資助學校嘅方法支持「普教中」嘅學校,而立法會嘅撥款被建制派所控制。如果政府強制將普通話變成香港學校嘅語言,到時就可以令每個政黨都表態抽水。
「普教中」現時以一個化整為零嘅方式進行,令整個議題都變得難以聚焦,「港語學」成員認為教育局唔會甘於停留係宜家呢個階段,教育局現時有進一步嘅行動,就係「中普融合」政策。「中普融合」係指將小學嘅中文科同普通話科合成一科,本身小學普通話科就係學普通話,中文科就係學中文,將兩科合成一科就等於將中文堂變成普通話堂。當時教育局又以「校本自決」為由,以「資助」,「學生分配」去吸引學校推行「中普融合」,成個責任都推比學校,反對「普教中」係一段長時間嘅抗爭,一方面監察教育局嘅問題,一方面推廣廣東話。

廣東話入文

廣東話宜家處於一個好尷尬嘅地位,甚至教育局會指廣東話唔係法定語言,「港語學」成員認為:「目前啲人唔敢將廣東話寫係紙上面,但係廣東話係有自己嘅文字,語言,廣東話其實係可以書寫。」的確宜家嘅廣東話作品越黎越多,好似潮文,影片創作,為咗推廣廣東話書寫,「港語學」曾經舉辦廣東話徵文比賽,「港語學」成員覺得廣東話嘅創作一直以粗口,GAG為主,所以希望嘗試廣東話可以係文學呢啲方面發展。

廣東話入文係有唔少難處,好似有啲廣東話係識講唔識寫,「港語學」推介一本粵語字典「粵典」,呢本字典係「港語學」嘅成員有份製作,收藏嘅字量都算最大,而且「港語學」成員亦都認為廣東話入文嘅難處其實唔係咁大:「唔好因為唔識寫而怯於唔去寫。」因為唔駛怕錯字,最緊要係寫咗大約個字型或者拼音,然後慢慢多人寫就會變成「約定俗成」,其實語言最緊要係人地睇得明,咁就已經係成功,最緊要比人接觸咗先。

對於廣東話呢個語言,「港語學」成員坦言佢地係反對陳雲對廣東話嘅睇法:「陳雲認為粵話係一樣優越嘅語言,本身係繼承華夏嘅優良傳統,正宗。但係粵話都有一定嘅蠻族嘅聲音,香港人捍衛廣東話唔需要表明自己係優越嘅語言。」而且陳雲亦都認為廣東話係唔可以入文,要以書面語,甚至係近似古文嘅方式書寫,不過「港語學」成員認為口語入文係世界潮流,亦係一個思想革命,同時亦係一個本土文化。既然係提倡本土思想,點解唔鼓勵以母語書寫呢?好似歐洲當時以拉丁文為主要書寫文字,但係英國作家沙士比亞當時都係用母語書寫,呢個情況同香港都幾相似。

英國後期有唔同嘅思想,文化創新,其實係同敢唔敢用自己語言書寫好有關係,如果自己所用嘅語言都唔敢書寫,要借用其他人嘅語言,又點可能有自己嘅創見呢?當我們敢於用廣東話入文,本土意識亦都可以透過呢種方法興起,而網絡嘅文化正正可以加快呢一個意識嘅興起。「港語學」成員表示將來會繼續跟進「普教中」嘅學校情況,同埋會留意「普教中」嘅教材會唔會有洗腦嘅成分,希望可以盡一分力減少「普教中」對下一化嘅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