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很矛盾,只要是與己不同政見的人,就愛加上標籤,甚至批鬥,然而每逢大時大節,例如元旦及七一,這些對普選的訴求分別那麼大的人卻會聚集在一起,名為團結就是力量,實為各取所需。香港人一向以自己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遊行自豪,他們敢於聆聽和「包容」不同的意見,聲稱從不堅持己見。昨日民陣的遊行,其隊伍對普選不同的訴求確實有趣,由隊頭的民主黨,到隊尾的歸英派,他們對普選了解不盡相同。有感而發,筆者想總結一下這些年來香港出現了多少個「真」普選(筆者按:小弟不在此列舉人名,請讀者自行對號入座):

—親中派—
(以下派別視中共為至高無上的權威,與北京關係密切,有部分人認為是「賣港賊」)

1. 「恩典」派:這類人(應說是盲目親中派)視國家為他的全部,凡是國家所做的都是好的,都是對的。古語有云,「沒有共產黨哪有新中國」,亦有「沒有國,哪有港」,香港能在中共統治下生存,已經是得來不易的事,現在中共「容許」香港有民主,簡直是皇恩浩蕩。對這些人來說,凡是中共所推出的選舉方案,甚至是中共直接委派特首的方案,都是「真」普選。

2. 「聖旨」派:所謂「聖旨」,即八三一人大建議(談不上是方案),這類人覺得八三一的決定是不能更改,沒有討論的空間,甚至說成這建議甚有法律效力。與「恩典」派不同,他們對「真」普選的了解只限於八三一決定,其他討論或者方案都是違憲,違反基本法,危害國家安全,傷害國家和人民對「真」普選的訴求。在他們眼中並不存在所謂的「優化」方案,香港人只能接受「進步」的八三一普選框架,或者原地踏步,間接變成民主倒退。

3. 「袋住先」派:這半年來,香港人大概都聽過多次這個名稱,學術點說,「袋住先」應被稱為「八三一決定雖然我們不是理想的方案但作為建制派就算國家拋給我們一個爛方案我們也都被逼接受之後再從長計議」。不同於「恩典」派和「聖旨」派,他們不會明刀明槍地說八三一決定會是一個好方案,他們通常會避重就輕地重復八三一的建議能讓香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乃香港人「真正」想要的普選,然而,這派大部份人認為八三一決定應該在未來有明顯的改變。

4. 「靜待時機」派:相信有部分建制派議員與「袋住先」派差不多,對八三一的決定不敢苟同,但不同的是,「靜待時機」派的人認為如其避重就輕,不如在多方面下注,所以他們對「真」普選的態度仍然相對曖昧。但正所謂「阿爺吹雞,建制跪低」,只要當大局已定,或者中共發出一個明確的指示,他們便會變回中共的橡皮圖章。所以簡單來說,中共的最後指令才是他們心中的「真」普選。

—泛民主派—
(以下派別多為中央不信任的反對派,雖然部份已不斷向中共獻媚,但仍然不獲中共接受)

5. 「中間求和」派:與其說他們毛遂自薦,倒不如他們說他們主動出賣泛民。這派自視為泛民跟政府的橋樑,希望政改能經過小補小改後就能增加所謂的「民主成分」然後讓泛民所接受,其中包括白票守尾門和2020年承諾,目標是希望八三一方案能成為泛民所能接受的「真」普選。但很可惜,從現在的情況看來,他們的主動並不為政府所接受,導致他們「豬八戒照鏡,兩面不是人」。

6. 「無限轉軚」派:反對、考慮、反對、再考慮,是這派人的標誌,他們非常愛在傳媒面前發表偉論,但不像「中間求和」派,他們很少提出一些新的觀點,只會在當政改討論的議題上有問題需要討論時,不論是建制及泛民的意見,他們往往會走出來發表意見,說這個觀點值得討論,那個方案泛民應作考慮,當輿論已過的時候,他們又會出來批評那些政改建議的不是。表面上,他們像「牆頭草」,但實際上這類人只是想這個競爭力驚人的政界裡為市民大眾和政府所接納,可惜他們同時卻不捨原本「泛民」的光環,結果跟「中間求和」派一樣,兩面不是人。

7. 「袋住個靚橙先」派:這句話原是出自於某議員的口中,這類人承認八三一決定是一個十分爛的決定,但當「中間求和」派提出若中共能在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作出廢除功能組別的承諾時,他們卻覺得有利可圖,便轉移決定支持八三一決定。表面上,這類人看似十分天真,但就個人而言他們骨子裏其實是十分支持八三一決定,只是礙於泛民的身份而無法公開支持,這個所謂「承諾」給了他們一個下台階,他們固然會鼎力支持,但可惜,從最近的新聞顯示,中共似乎並不賣他們的賬,不想作出任何承諾。

8. 「談判,再袋住個靚橙先」派:與「再袋住個靚橙先」派一樣,這些人骨子裡支持先接受八三一這個決定,然後希望再從長計議。但不同的是,他們並不會等待其他人拋出下台方案,反而會主動的找「中間人」(不是「中間求和」派)去跟中共談判,至於談判了什麼,結果會是怎樣,他們並不是十分在乎,對他們來說,任何東西都能夠是「階段性勝利」,也就是他們眼中的「真」普選。

9. 「先談判,再袋住個靚橙先」派(白票守尾門型):這類的「談判,再袋住個靚橙先」派,以「白票守尾門」為主要方案,認為有助增加特首選舉的「民主成分」,若這個方案能爭取成功,他們多半會使政改通過。但問題是,他們彷彿忘了「白票守尾門」並非政改的討論範圍,某程度上是泛民自我製造的政治議題。然而,中共對此方案好像不感興趣,他們以此作為下台階的如意算盤看來打不響了。

10. 「先談判,再袋住個靚橙先」派(訴諸民眾型):這類人支持談判,心底裡亦支持八三一決定,但他們害怕失去光環,亦希望得到市民支持,所以凡事都過問群眾,一來不用為自己的決定負上責任,二來避免遭批鬥成「賣港賊」。他們希望議員能夠辭職然後發動變相公投,讓市民透過選票表達意見,但他們卻忘了發表意見的時候早就過去了。

11. 「談判」派:對,又是談判,彷彿在泛民眼中只有與政府對話才能解決政改問題。正所謂「君子動口,小人動手」,他們以君子自居,反對暴力,希望透過對話解決與政府在政改上的分歧,但他們從來沒有一個談判的目標或者底線。然而,政府亦懶得跟這班人溝通,並設定多個對話前設,務求這派人屈服,結果他們變成了一班乞求對話的可憐蟲。

12. 「撤回方案」派:這類人的典型口號是「撤回方案,重啟政改」,他們以撤回方案為他們與政府對話的前設,某程度對「真」普選的訴求亦在泛民中人之中較為清晰:堅決反對八三一。但部分人同時亦認為,即使撤回方案,若遊戲規則仍然由中共掌控,重啓政改後的方案分別不會太大。筆者認為,長遠而言這派人或會與「拒絕談判」派合作。

—「激進分子」—
(以下派別不為大部份香港人所接受,甚至被批評、篤灰、譴責,被視為不懂聆聽的藝術,只懂勇武抗爭的一群)

13. 「拒絕談判」派(梁振英下台型):這類人深知香港政府無能,亦深明與政府談判等同浪費時間,故此他們要求梁振英先下台才再開始談論政改,某程度上即是對梁班子說:「我知道你沒有實權,找你的上司跟我理論。」這個要求, 除了觸動了擁有方丈般的胸襟的梁振英外,也影響了支持梁特首的中共的威信,故此,中共接受不了他們的要求,也不想與這類人示好。

14. 「拒絕談判」派(堅持公民提名型):比起「撤回方案」派,這類人的底線訂得更高,再加上他們不信任香港政府,不願談判,基本上是與中共與香港政府為敵,要知道,因為管治問題,中共絕不能接受任何有公民提名方案。至於泛民,他們對這類人的態度比較曖昧,一方面覺得他們的要求乃「真」普選,但另一方面卻覺得向中共堅持公民提名的方案叫價太高。

15. 「本土」派:又一個被中共視為眼中釘的派別。這類人不單不信任香港政府,也不信任中共,故此拒絕談判。他們認為,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香港其實擁有很大的自治權,並可以自行立法並制度自己的普選框架,中共只是象徵性的點頭就行了,並不需要什麼八三一決定。不同於「歸英」派及「港獨」派,他們並沒有跳出基本法框架的意思,只是希望中共能尊重一國兩制下中共給香港的權力。換言之,一個沒有八三一,由香港人自己討論出來的方案,才是他們心目中的「真普選」。

16. 「歸英」派:他們不相信基本法,覺得若果香港需要一個「真」普選,香港人應該跳出中共制定的框架,亦即基本法。而他們認為,英國乃擁有完善的民主制度的國家,若香港能回歸英國,由英國為香港制度一個民主普選制度,這才是「真」普選。香港大部份人,包括泛民,拒絕與這類人合作,因為這類思想實在太「前衛」,有違基本法。再者,他們的訴求較長遠,英方亦沒有明確表態,對解決當前的政改問題幫助不大。

17. 「港獨」派:這類人應該暫時是香港政治光譜最右的一群,基本上他們並不相信現在任何「真」普選的方案,跟「歸英」派一樣,他們對中共完全失望,不相信基本法,不認為在一個沒有民主的國家統治下能夠擁有一個真正民主的選舉。「港獨」派認為,英國或許不會重新接受香港為其殖民地,所以香港應獨立成國,通過立憲,才能選出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選舉。然而,他們的訴求或許比較長遠,再加上不為大部份香港人所接受,對解決當前的政改問題幫助不大。

—其他—
(以下派別可歸入泛民派別,但由於並沒有明確表示「真」普選的立場,固稱之為「其他」意見)

18. 「雨傘人」派:雨傘是他們的記號,黃色是他們的標誌,九二八後,他們找到一班同路人,在香港民主路上「一起舉傘,一起的撐」。眼看泛民在政改的議題上分歧越來越大,他們越感失望。因此,他們視所有不同的意見為妨礙泛民團結的「鬼」,說分裂泛民「共產黨最開心」,但其實在他們心目中沒有一個清晰的「真」普選立場,只要是曾經參與過雨傘革命的他們都會視其為泛民,並視那些人的意見為泛民對「真」普選的立場並支持之,無視當中的矛盾。

19. 「沉默的大多數」派:據統計,曾經參與雨傘革命的香港人大概有十萬人左右,而參與去年七一大遊行支持「真」普選則有五十至一百萬人不等,換句話說,有四十至九十萬人在雨傘革命期間沒有明確表態,有人分析指這一群「沈默的大多數」因為懼怕共產黨的統治而支持香港發展民主,但同時亦因為害怕中共算帳,再加上工作、家庭、信仰等關係,在革命期間保持沉默。他們對「真」普選的態度是:支持香港民主發展,但沒有明確支持某一個「真」普選方案;支持香港人為民主表態,但不應影響別人的生計和製造社會混亂。

20. 「追星」派:雨傘革命期間出現了不少新一代的學運明星,除了有「hehe」的周永康和岑敖暉、「娘娘」梁麗幗、「眼睛男聰聰」羅冠聰、「學民女神」周庭等人,還有一些公開自己政治立場的藝人。筆者並不反對明星,畢竟他們有號召力,但可惜有一類人盲目視學運明星的立場為金科玉律,沒有經過獨立思考,只要任何人質疑他們的偶像,他們即會失去理性。換句話說,學運明星支持什麼「真」普選,他們就視那個方案為「真」普選。

20個派別,20個不同的意見筆者認為其實還可以分得更仔細,奈何筆者肚裏墨水不多,恕難一一談及,而還有一些訴求,如警察執法尺度、關注弱勢社群、光顧小店等,雖然經常在雨傘革命期間提出,但由於它們與「真」普選這個議題關聯不大,故此不作討論。在政改議題上,雖說有些派別對「真」普選的見解來自建制派,但大部份都是從「泛民」出來的,有些派別甚至加了其他政治訴求,某程度偏離了原本普選的議題,好聽點說乃百花齊放,難聽則為議而不決,不斷不負責任地拋出個人意見卻不想想實際的行動,正如湯議員所言,泛民甚無政治智慧。反之,建制的「恩典」派、「聖旨」派、「袋住先」派及「靜待時機」派,先不說派別較少,他們較泛民團結,而對「真」普選的訴求亦較泛民「清晰」,總而言之就是政治智慧和策略較泛民優勝。所以,若今次泛民輸了這仗(註:筆者甚不想見到此情況發生,但對此感悲觀),他們不是輸給他們口中的政治霸權,不是輸給共產黨,不是輸給梁振英政府,而是輸給自己那為期二年無止境的討論和那些對中共不痛不癢的遊行。其實,讀者們自己是什麼派別,相信哪個才是「真」普選,已經不再是重要的事,畢竟這個討論在現在沒有什麼好爭論,因為已經到了決定「真」普選的時刻。就筆者而言,政治沒有真假之分,只有贏輸之分,紙上談兵從來不會成「真」,哪個方案通過了立法,哪個最後實行了出來的,哪個才是「真」普選。

後記:筆者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旨在諷刺香港人在政改問題上「口水多過茶」的現象。若讀者硬要把筆者「歸邊」,小弟只能說自己從不相信共產黨是談判的對象,香港的政改應由香港人自己解決,請讀者自行對號入座。然而,現在已經不是分組討論、表達自己訴求或者推銷自己的政改方案的時候,而是到了與中共跟建制派角力的關鍵時刻,需要的不是討論什麼什麼戰術,而是要像摔角手般在擂台上強行打倒對手。對泛民來說,去年的佔領行動也許是一個虎頭蛇尾的回合,但情況若仍然繼續如此,泛民只會在往後的角力裏不堪一擊。當然,這個角力的前設是泛民仍然為香港人謀福祉,不然的話,只會是一場黑金操作的拳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