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Ingram一家合照

Paul Ingram一家合照

筆者相信大家都清楚知道歐洲中世紀時的「宗教法庭」和「獵巫」事跡,深明當時人類的殘忍和無知。同一時間,筆者也相信普遍人認為那些恐怖的事跡已經過去,在現代文明社會已經沒有可能再次發生。但事實上,直到上世紀80年代,美國社會就有一股「緝拿撒旦教徒」的恐怖風潮,以下故事就描述了當時的可怕情況…

「序言:那個該死的夏令營」

時間是1988年夏天,地點是美國華盛頓州黑湖郊區的一個聖經夏令營,一群10多歲的孩子聚集在營區的禮堂內,靜靜聆聽著每天規定的「聖經講課」。

就在這一個貌似普通的聖經講課裡,就發生了一件顛覆人們對撒旦教認知的驚天事件。

黑湖聖經夏令營,就好像它的名字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基督教夏令營。它的宣傳單張已經開宗明意地說夏令營是為了讓孩子感受「基督之愛以及和上帝恢復關係」。所以營區的位置也設置在一個與身隔絕的深山內,而且規定孩子一定要穿「符合聖經」的衣服,每人隨身也要有本小型聖經,還要參加每天早晚一次的聖經講課。

事件發生的時候,站在禮堂台上的是國際知名福音傳教士Karla J.Franko,Karla J.Franko是一名獨角喜境的中年女演員(這點可以透露的事情多的是)。當時她站在台上,手舞足動地向台下60多名女生宣揚基督的愛和貞潔的重要(「如果你和男孩拖手,之後就會擁抱、接著就會接吻,最後…」)。

突然,Franko對聽眾說她感到「上帝之手」正在撫摸她身體,並傳遞她一個神聖的啟示。她說她看見一個女孩正躲在陰暗的衣櫃內,哭泣不已,躲著她那個衣冠禽獸的父親的魔爪。就在此時,她清楚聽到衣櫃外傳來逐漸逼近的腳步聲…

其實起初沒有人對Karla J.Franko這個如此煽情的「啟示」有太大反應,但在佈道結束後,有輔導員發現另一名輔導員,22歲的Ericka Ingram,躲藏在會議室的角落痛哭,就像受到什麼傷害似的。

當大伙兒趕來查看時,Franko又再次感到「上帝之手」撫摸她。她猛然和Ericka跪在地上,用充滿驚慌的目光望住她的說︰「妳小時候曾經被虐待,是她的父親」之後她又轉向其他成員,用一種近乎滑稽的海豚音向周圍的人宣佈︰「而且已經很多很多年了。」言下之意,Ericka就是那個「啟示」中的受虐女孩。

如果大家有看過類似的電視劇或小說,就可以猜到這種神婆式女人可以害死多少人。

Ericka回到家後,並沒有立即四周和人哭訴自然「被人強暴的經歷」。但在之後兩個,Ericka明顯變得比較鬱抑和陰沈,這種情緒甚至感染了她18歲的妹妹Julia。她們倆開始由不同溝道向外人,當中包括老師、社工、警察,哭訴被生父強暴的經歷。她說在她們三四歲的時候,她父親每星期都會帶朋友回家。當他們喝醉時,便會走進她們的房間,輪姦Julia,還要脅她們不能說出去,可則「燒死她們」。Ericka更透露自己在1987年因父親染上性病,而Julia也曾經因姦懷孕,被逼墜胎。

究竟Ericka和Julia口中提到的「獸父」(不是你在大學Ocamp遇到那些)是什麼人?Ericka和Julia的養父叫Paul Ingram,是當地郡警察局部長,同時也是一名忠誠的原教主義者(即是相信聖經每一句的說話為真),在街坊的名聲一向極佳,,所以當他的同袍收到他女兒暗中的求助時都驚訝不已。

他們趁著Paul、妻子Sandy、小兒子Mark去渡假時搜集證據,多次要求Ericka和Julia提供事件描述。他們一至認為女孩不可能用這些如此嚴重的話題說謊,而且Ericka和Julia也能清楚提供強姦日期和地點、甚至能描述一些正常女孩不可能知道的淫穢過程。所以縱使知道消息後很驚訝,但警察也真的懷疑Paul起來。數日後,當Paul渡假回來警局上班時,警局局長和副局長馬上將Paul即場逮捕。

吓?發生什麼事?我什麼也沒有做過!

這是Paul第一個反應。

哼!這就是狎童犯常有的狡辯了!

而這是警察第一個反應。

Paul昔日的同事幾乎完全沒有理會他的抗辯,抱著「申訴即是狡辯」這種中世紀教會思想,把他押了進去審訊室。在審訊室,Paul起初一臉困惑不解和多次否認自己曾經強暴親女兒。但經過數小時警員的「紅臉白臉」、「旁敲側擊」等招數下,Paul開始質疑自己信念來,而且他也表示很了解Ericka和Julia,不相信她們會編故事陷害他。

其後,Paul開始在審訊室低頭祈禱,不斷失控大叫「主啊!主啊!請賜我影像!請賜我影像!請賜我影像!」。在Paul多次「出神的祈禱」後,他的證詞也漸漸軟化下來,開始承認自己曾經強暴過親女兒,並突然「記起」一些施暴過程的細節,描述他怎樣每晚脫去女兒的衣服,再瘋狂插入她們的身體,強逼她們口交。

幾小時後,Paul甚至承認Julia曾經因姦成孕並把胎兒打掉。

好戲還在後頭。

雖然Paul已經承認控罪,但由於他的證詞很混亂而且不完整,而且態度仍然一臉茫然,所以警方便找來一名當時頗有名氣的心理學家Richard Peterson幫助Paul恢復記憶。Richard Peterson是一名堅定的「記憶壓抑理論派」心理學家,認為只要一個人承受太大痛苦,就會把記憶壓抑起來。他認為Paul一家人壓抑了每晚淫亂的行為,而Ericka在Karla J.Franko的「指引」下,喚醒那些可怕的「受虐記憶」。

忘記了和大家說,Richard Peterson也是一名堅貞的「消滅撒旦」擁護者。

在和Paul進行催眠時,Peterson便已經問了一堆有違專業的問題。「你有沒有參與過黑魔法儀式?」、「你有沒有加入撒旦組織」、「你有沒有用動物進行獻祭?」。受到Peterson的影響,警方也可以從撒旦教的角度審問Paul一家人。

所以當Peterson為Paul一家人進行「催眠治療時」,他們的證詞也起了「微妙的變化」,開始說出「撒旦教拜祭儀式」起來。

根據Paul在催眠時下的口供,他在數十年前已經加入了一個地下撒旦教。他回憶入會時的情境︰Paul和數十個人跪在熊熊烈火面前,每個人穿著深黑色的長袍,長袍上印有反十字架的符號,在吟唱一些未知的古老經文。其中一個男人拿給Paul一把利刀,Paul用利刀挖出一隻灰貓的心臟出來,再把跳動的心臟高舉給眾人觀看。最後他更可以和主教兩名老婆做愛。他之後繼續說下去,Paul定期會和另一名警察同事Rabbi在外頭殘殺妓女,用她們的肢體獻給撒旦,甚至叫數個撒旦教徒輪姦他的妻子和幼兒。

他兩個女兒當然也不甘示弱,在催眠過程說出更可怕的「內幕」︰Paul和Sindy曾經在莊員馬麚舉行撒旦儀式。在那裡有數十名穿黑袍的撒旦教和一名紅袍女祭師。在儀式中,所有教徒,包括Paul和Sindy,圍著桌子不斷轉圈,並每人手持利刀,把桌上25個新手嬰兒活活刺死,再把他們的血液獻給撒旦。Julia甚至畫出一張地圖,標出嬰兒的埋葬位置。
跟接著那些可怕的活人祭內容,是Paul一家人供出一連串撒旦教徒名單,當中包括十多名警察和當地城鎮的居民,什麼職業也有,醫生、律師、待應等也有。名單一釋出立即在警局和,整個城鎮內引起莫大的恐慌,他們沒有想過會釣出一個如此大規模的撒旦教集團出來。警長命令立即拘捕了名單上的人,就像女巫大審判般把他們一一逼供,並要求為Paul繼續進行催眠,以吐出更多「撒旦教的內幕」。

究竟Paul是否真的撒旦教徒?在一個中型城鎮內,是否隱藏一個如此可怕的撒旦教集團?究竟竟Ericka和Julia的證詞是否屬實?但如果是假的話?如果解釋催眠出來的結果?難度我們一直深信的記憶會欺騙我們?

「你其實不曾準確記得任何事情」

在上世紀80至90年代,撒旦教活人祭和儀式虐待在美國兒童福利界風行一時。受到媒體渲染影響,幾乎所有社工和心理學家都相信撒旦教已經深深植入在美國,用各種可怕的方法殘害兒童。每年社工報稱發現父母利用兒童作撒旦教崇拜儀式的案件多達數以千計,害得很多父母和子女被逼分離。

與此同時,在民間正流行一種叫「撒旦教受害人見証」的書籍,例子有「Satan Underground」和「Michelle Remembers」,內容講述一些聲稱「被撒旦教殘害」的人們逃出撒旦教的經歷,那些經歷無不聞者心寒,包括11歲的少女被撒旦教抓去當「母牛」,以生產更多的小孩作祭品。8歲的男孩被撒旦教的父母捉去進行手術,在頭頂接駁了一隻牛角,在屁股連了一條尾巴。這些可怕的經歷描繪得繪聲繪影,讓人不得不相信那些「撒旦教的惡行」,在公眾引發了起「Satanic Panic(撒旦恐慌)」。

在幕後推動這場「Satanic Panic(撒旦恐慌)」是「壓抑記憶理論」。相信不少網民即使沒有讀過心理學,也曾聽說過「潛抑作用(Repression)」。「潛抑作用」意指當我們心理機制會把一些極度痛苦的想法或記憶,壓制到潛意識深處,並透過無意識動作顯露出來,例如行為表現出莫名其妙的鬱抑、不信任他人、疏遠人群等症狀,而「壓抑記憶理論」特別指人們會壓抑受虐的記憶。

有一段時間,「壓抑記憶理論」於美國兒童福利界大行其道,很多兒童異於常人的行為都馬上被社工註解成壓抑受虐記憶的表徵,當中比較經典的名句包括「如果你認為你曾遭受虐待,那麼你的確受虐」和「有深刻的懷疑代表記憶是真實」。而根據「壓抑記憶理論」,要找出這些被隱藏的「受虐記憶」,可行的方法只有使用吐真劑(不要以為哈利波特才有!)、催眠、引導性觀想。

所以就GG了。

究竟記憶是怎麼一回事?它是如何運作?它是否真的可靠?對於沒有正式接受過心理學(甚至曾經上過心理學課)的人來說,記憶的運作是一個謎。在2009年,美國大學曾經作過一項調查,發現大部份人普遍認為「記憶就像攝錄機,能真確記下所見所聞,供日後回顧和檢視」換句話說,記憶一旦儲存在腦海就只能被提取或遺忘,但絕對不會改變。
這種想法當然大錯特錯啦。

其實我們的大腦從來也不完美,反而它好像一個享受高薪而且態度惡劣的冗員,經常躲懶、情緒化、自我感覺良好、愚蠢和虛偽。如果在記憶層面來說,你真心認為大腦會花那麼多精力和你記下每天數之不盡的訊息!錯了!它不單止不會準確記下所有事情,還喜歡隨自己心情加插很多「虛假記憶(False Memory)」,好讓自己成為一個「完人」。再加上它愚蠢的個性,所以現今的心理學家已經可以瘋狂在你們身上植入各種虛假的記憶。

不相信小編的話?美國心理學家Loftus,Braun和Ellis在2002年發表一篇叫「Make my memory: How advertising can change our memories of the past」的科學論文,內容提到一個本世紀最重要的「虛假記憶實驗」。他們首先借市場學研究之名,遨請120名受試者看一段關於迪士尼樂園的廣告影片,影片中有一幕是「賓尼兔 (Bugs Bunny)」在迪士尼夢公主城堡面前和小朋友握手。

看過影片後,當科學家要求受試者描述孩提時代在迪士尼最深刻的經歷時,不少人都表示小時候在迪士尼遊玩時都有「和賓尼兔握手」,甚至鉅細無遺地描述自己怎麼和賓尼兔合照,之後看到賓尼兔和米老鼠一起表演…但其實這些記憶通通都是虛構…

因為賓尼兔是華納兄弟公司的人物而非迪士尼。

根據報告的描述,那些受試者知道真相後,都陷入莫名其妙的憤怒和不安。大多數都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記憶為虛構,甚至反指那班心理學家說謊,有的甚至憤怒得砸爛房間的物品。但其實所有受試者感到憤怒的背後原因︰不敢相信自己的記憶可以如此輕易被人玩弄。

你試回想一段孩提時代最深刻的回憶,之後有人對你說是虛構,你會有什麼感受?

類似的心理實驗還有數以千計,而且每次的實驗方法也不一樣,有植入虛假旅行記憶、不存在朋友記憶、虛假國際大事記憶…當中有個比較貼切今天的主題就是有數個心理學家讓一班小孩子和大人玩「扭扭樂(TWISTER)」,一種很多身體接觸的家庭遊戲。在遊戲過後,心理學家利用誘導性問題(就是警察和Richard對Paul做的事)引導孩子說出一套足以讓任何人相信他們被多人同時雞姦的證詞。所有記憶虛假實驗都明確得出一個結論︰就要經過適當的誘導,任何人都可以產生不曾發生的虛構記憶。

換句話說,在催眠狀態下,被催眠者說出來有50%都是虛構。

我們現在返回Paul可憐的一家人。

「失控的一家人」

當理查奧夫希(Richard Ofshe)來到警局時,情況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Ofshe是加州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專門研究美國撒旦教和宗教洗腦法。警方邀請他的原因不外乎想由他口中引證「那個撒旦教」的存在,好快點結案。但Ofshe卻不買帳,很快成為整宗荒謬的案件中最清醒的人物。他首先指出Paul的「恢復記憶」方法很有問題。Paul所謂的「撒旦教」回憶,都是由「塗鴉般簡單線條」的事物,經過長時間思索,慢慢具體化起來。「這不是正常的記憶模式。」Ofshe說道,這倒反而像某些被人洗壞腦的犯人,根本被一眾失職的警察誤導和Paul本身的「自我催眠」所虛構出來的記憶。

但那時候,「虛假記憶(False Memory)」並不屬於心理學的主流,專家仍然堅信記憶只可被壓抑,而不能被創造,所以Ofshe的主張不被警察和Peterson接受。當Ofshe用多種方法企圖喚醒Paul一家人時,反遭受無禮的對待,被Ericka和Julia辱罵撒旦派來的卧底,想把她們導向惡魔之路,而Paul則懇求Ofshe證明他的「記憶」是真的,因為他不能接受自己連日來「祈禱得來的記憶」全都是虛構。

甚至Ofshe親自運用他高強的心理技巧,在警察面前植入一段虛假的記憶入Paul的腦海,警察仍然對Ofshe冷言冷語,認為他壓根兒不懂審問技巧,又想破壞他們先前的「成果」。很快,Ofshe便心灰意冷,起程回家,任由Paul一家人和警察瘋狂沉淪下去。

我們由Paul一家人的證詞看看當時失控的狀況︰Julia說狂她十一歲時候,母親曾經用鉗子撕開她的陰道,再讓三個載著山羊面具的大男人強姦她。Ericka則說在八歲時,Paul曾經把一堆小蜘蛛塞進她的陰戶,任由它們在裡頭生蛋。Paul則說他曾經在一次撒旦儀式,帶了數頭警犬強姦他的女兒和兒子。

甚至Paul的性格也起了變化,變得怪異和畸形起來。他曾經寫信給他的女兒,信中內容充滿威嚇和暴力:「撒旦大人對你很失望!你是個蕩婦、妓女!你在地獄一定會被你親身父親日夜強姦!」

到最後,終於有一名(未被打成撒旦教徒)的律師提出一項具建設性的提議︰你為什麼不捉那兩個女的驗身以驗證她們的說詞?驗身報告一釋出,發生那兩名女孩根本沒有任何受侵或受虐的傷痕,也沒有墮胎或性病的記錄,甚至稱得上「健康良好」和「非常貞潔」,處女膜完整地安置在陰道內。除此之外,警方發現Ericka和Julia在事發前有多次誤報性侵經歷,曾經有男孩把手放在Ericka膝蓋上,但Ericka卻報警說他強暴她。最後在1990年3月9日,Julia承認所有事情都是她們捏造出來。

但可惜一切已經太遲了,數名警員和Paul已經被逼瘋了,不斷說自己在撒旦教殺了多少人,指控了很多名警官也是撒旦教徒,而美國警方也因為面子問題拒絕撤銷對Paul的控罪。最後在1990年4月,法院判處Paul因強姦女兒而需監禁20年。除此之外,很多名無辜的市民和警察也因為這事件蒙受巨大的損失,當中包括名聲、金錢、家庭和心靈。
最終,Paul一家人的案件也是以悲劇收場。

「尾語:真的有撒旦教嗎?」

某程度上,這宗「偽撒旦教」案件對後世影響深遠。因為在事件發生不久,很多心理學家便根據Paul一家人的悲劇,慢慢研究「虛假記憶」起來,並推翻舊有心理學「催眠說出來=真實記憶」或「記憶不可被創造」等謬誤。當「虛假記憶理論」發展成熟時,心理學家開始翻查在70,80年代的「撒旦教案件」,並推翻了部份原有的判決,釋放了那些被冤枉的「獸父獸母」。(有部份心理學家則反過來,利用Paul的案件研究出洗腦技巧。)

但縱使如此,由於「清醒誠實的證人的說詞也可以是虛構」這一理論對現今司法制度沖擊太大,所以縱使心理學上已經發展完善,但仍然不被司法界重視。再者,即使那些「獸父獸母」已經獲得自由,但有誰可以幫助他們修補早已破碎的家庭呢?

大家可能會問那麼撒旦教一直以來的案件是否都是虛構?答案當然是否定。如果要小編形容,撒旦教是真的存在,但「在水面」的個案都是假或不專業,真的撒旦教一直都很活躍,而且血腥的程度不下於Ericka和Julia那些荒謬的證詞,但卻一直隱藏在世界的深處,不信?小編下篇和你們到DeepWeb看看。

筆者註:

本文參考了多本當代出色的科普文學,如果對人類認知錯覺和洗禮技巧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到圖書館借來看看,筆者極力推薦這幾本書籍︰

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Brain Wash: The Secret Hostory of Mind Control)
為什麼你沒有看見大猩猩(The Invisible Gorilla)
為什麼你信我不信(Why We Belive What Believe)
怪誕心理學(Quirkology: The Curious Science of EveryDay L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