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青年們,向中國首富好好學習,如何才能在新中國取得成功。

香港的青年們,向中國首富好好學習,如何才能在新中國取得成功。

由善於用腦的老懵董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請來馬雲演講,與香港青年交流。

馬雲在演講中能夠教香港青年些什麼?網上充斥著《馬雲一句話,震驚十三億人》、《馬雲語錄》和《馬雲教你怎樣做》之類的文章,不過我認為馬雲的成功之道千言萬語,歸根究底就是三大要點,這也是香港青年最缺乏的:

1.巧取豪奪

從1999 年創立之後,軟銀和雅虎的先後注資阿里巴巴。前者於2000年就投資2000萬美元,2004年向淘寶網注資6000萬美元。2007年雅虎以10億美元和雅虎中國換取阿里巴巴集團近40%的股份。同年,阿里巴巴旗下的B2B業務注入阿里網絡,並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外來的資金讓阿里巴巴和馬雲挺過了金融危機,保持高速增長。但是這也帶來了大權旁落的風險,雅虎在阿里巴巴董事會中擁有的39%投票權也開始成為馬雲的心病。

2007年阿里巴巴在港上市前後,是馬雲最凶險的時刻。當時雅虎和軟銀兩大股東的股權之和已經達到68.3%。在此之後,馬雲先後下了兩步棋,第一步是先斬後奏剝離支付寶所有權;第二步是私募資金轉過來要求收購雅虎。

2010年開始,馬雲多次要求回購雅虎股份,屢遭拒絕。結果,馬雲在未經董事會批准的情況下,將原來屬於集團旗下的支付寶公司轉給馬雲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同時支付寶申請獲得了中國境內的第三方支付牌照(阿里集團在開曼群島註冊)。支付寶轉移事件後,被動的雅虎和軟銀開始坐下來和阿里巴巴談判,一輪交涉下馬雲重奪大權。

2013年阿里巴巴欲再次在香港上市,但馬雲卻又不想上市令他失去對公司的控制權,正常情況下,他應該透過增持公司股份來穩住控制權,但他卻發明了「合夥人制度」。阿里集團開始實踐合夥人制度始於2009年,當時阿里巴巴宣布18名集團的創辦人辭去「「創辦人」身份,返聘進入公司從零開始。

阿里巴巴方面提出,希望以創新的治理結構來實現公司治理——「合夥人制度」,即公司業務的核心管理者,擁有較大的戰略決策權。這個方案被認為是「雙重股權制度」——即少數股東通過投票權設置來控制公司。但是實際上,合夥人制度比雙重股權制度更進一步。後者至少在理論上還有讓激進投資者鑽漏洞的可能,前者則是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創辦人股份被稀釋的問題。

然而「合夥人制度」並不為堅持同股同權的香港金融制度所接納。阿里巴巴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自己的「合夥人制度」,期待港交所為阿里巴巴破例。在經過了幾番拉鋸式的談判後,馬雲一度親自前往香港和港交所高層斡旋,最終李小加還是拒絕了為阿里巴巴破例。期間,阿里巴巴和香港交易所之間三番五次隔空拋出公開信,時而義正言辭,時而口甜舌滑,在軟硬兼施失敗後馬雲悻悻然拋下一句:「香港必須為自己、為年輕人、為自己的未來改變,因為這世界是在改變之中」。所謂「香港必須為自己改變」,其實是「香港必須為我馬雲改變」。

2.媚上威下

2013年7月13日起,《南華早報》發布馬雲訪問。錄音中馬雲在回顧阿里巴巴公司遭遇的「欺詐門」、「支付寶拆分」等危機時說:「一家公司的CEO,無論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無論是支付寶的拆分也好,你在這個當口上,好像鄧小平在『六四』當中,他作為國家最高的決策者,他要穩定,他必須要做這些殘酷的決定。這不是一個完美的決定,但這是一個最正確的決定,在當時是最正確的決定。任何時候,一個領導者是必須要做這樣的決定。」馬雲還據此誇讚中國網際網路管制很有水平。

馬雲在昨晚與香港青年的交談中,進一步表示自己的中國式思維,他說,成功的人士是改變自己,才能改變世界。又奉勸各位「改變別人的事物,少做!」至於改變世界的事情,留待總理、總統去做。

席間有學生問他,就算香港青年得到十億支持創業,但沒有回鄉證,回不了大陸,又有何用?他回答回鄉證問題時說,父親也常打他屁股,「年輕人應改變自己的態度,年輕人應相信自己、相信祖國和相信父親;若能改變自己,世界就會改變」。是年輕人要改變態度,遷就祖國和父親,而不是問誰是誰非。

如佔領青年成功申請基金,會否幫助他申請回鄉證?他沒正面回應,「誰沒衝動過?年輕人要走出自己的情景,不要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對於政改看法,滔滔不絕的他忽然迴避,「我天天麻煩自己的事情,還沒來得及關注香港政改」。

馬雲早前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表示,「擔心中國未來的整個思想健康問題」,關鍵在今天的孩子被「餵」怎樣的「精神文化糧食」,「你去看今天的香港,十幾年以前像《蘋果》報紙每天講大陸怎麼愚蠢,中共怎麼倒楣,十多年以後孩子長出來就是這樣的,他有這種perception(觀感)在裏面。」

3.恬不知恥

眾所周知,淘寶假貨多,但阿里巴巴卻迴避責任,藉口多多。

馬雲曾說過「淘寶沒假貨」,「如果有假貨,每天淘寶的銷售額能有6、70億元人民幣嗎?」但中國工商總局卻摑了他一大巴掌,發表報告稱淘寶所賣貨品有六成都是假貨。淘寶反駁,認為這份報告不僅抽樣太少、邏輯混亂,還存在程序違規問題。但奇怪了,馬先生既然說淘寶沒假貨,無論怎樣抽樣,都不會抽到假貨才對,但現在卻又怪別人抽樣有問題了,到底誰才在使用「神邏輯」?

最新鮮熱辣的話題,就是馬雲在香港演講的同一日,他的淘寶網站售賣「香港蘇文大學」的假學歷,馬雲再一次秀他的神邏輯,他說,旗下有賣家從淘寶平台出售假文憑並不奇怪,又說淘寶沒有假貨,只有網貨。因淘寶上有很多類似的東西,但各有不同。

從「沒有假貨」到「有假貨但你們抽樣方法有問題」,再到「有假貨不奇怪」,最後是「我們賣的不是假貨,是網貨」。從前孔乙己最多辯稱「不是偷書,是竊書」而已,新中國人的翹楚馬雲卻超越孔乙己不知多少了,無恥者無敵,大家自然明白馬雲為什麼成了中國首富,甚至曾經比誠哥還要有錢。

但是,耍無賴,強詞奪理只能對中國人有效,在美國上市的阿里巴巴爆出假貨醜聞後,已有美國律師準備提出訴訟索償,隨時要賠償數以億萬計美元給股民。馬雲曾說當首富很痛苦,相信這種痛苦很快就會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