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015900869

不寫不寫還需寫,本來沒打算浪費時間批評民陣的大遊行,遊行人數已反映香港人對民陣的不信任,不需要筆者重覆這個事實。但機緣下看到曾被稱為「激進派」的梁國雄議員,與其他泛民議員於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大台與在場市民高唱「撐起雨傘」,及參與分享環節,看到本來很「勇武」的長毛淪為和理非非之流,不禁使人覺得失望無奈,因為長毛正在做他當年反對的事。

相信不少讀者與筆者一樣,曾經十分敬重長毛的為人與行動,他為了香港的民主而入獄,他為了香港的民主而抗爭,他為了香港的民主而鬧司徒華「癌上腦」,他為香港民主的付出是毋庸置疑。以前的長毛,是香港民主抗爭的象徵,2008年在禮賓府門外燒車胎,2011年衝擊遞補機制論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長毛一人被超過五十個警察包圍,一幕一幕的畫面刻畫出長毛的形象。在五年前,大家能否想像長毛會與其他泛民議員一起在台上唱歌?如今的長毛,就像另一個時空的人,完全失去以前的氣魄同理想。

可能一個人年紀大了,處世態度同為人都會有所改變,長毛現時十分保守,當年筆者以學生身份訪問長毛,雖然已經不記得部分的訪問內容,但他給筆者一種積極於民主抗爭的印象,可惜在雨傘革命,筆者已經再看不到當初的長毛。雨傘革命期間,有一批人由於不滿大台而打算「拆大台」,長毛卻指大會(大台)是必要的,因為他認為需要有人領導群眾運動,當年馬上引起不少人反對及批評。其實長毛以前曾經是反對大台,他指出「想自立大會做領導呀?你仲唔走我拎蕉掟你!」,他當時反對的,正是他現時做的,一個很完美的自我推翻,他推翻的不只是多年來的形象,更是推翻他的信念,推翻市民對他的支持及信任。

可能筆者的學識不足,未能了解長毛的態度轉變對香港民主有利之處,亦不會隨意推測長毛是否因為利益而改變,只是想透過此文章懷緬過去的長毛。當年筆者對民主的了解不深,只是對香港的社會運動感興趣,每次有遊行示威,議會抗爭,都會在電視旁邊留心傾聽長毛的發言,從而慢慢了解民主的概念,意義。如今聽到長毛的發言,只會感到可惜及無奈,真想再次訪問當時的長毛,與他詳談「大會」與「民主」的看法,可是時光飛逝,美好的境像只好留在心中。

長毛變成「短毛」,被剪去的不只是他的頭髮,更剪去了過去的信念及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