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我每夜仍聚聚,到夢裏追。依句是來自麥浚龍首新句念念不忘。大家都知香港人是善忘,七名黑警暗角打擭已經無人理,東北發展可能完全無咗一回事,社會回復返平靜。除咗依啲事之外,我自已卻有一件事念念不忘,七年前暗戀的女仔,到家陣我都無忘記妳,每晩仍在夢裏相遇。明明身為香港人,應該會隨著時間忘記,但我卻經常夢到妳,當年明明決定放棄,在蝗國國慶生日的妳,説好送妳禮物,但我卻選擇放飛機,從此無再見面。

若懷內,放滿了妳的愛,害怕一直也,再沒法戀愛。我一直都對依件事耿耿於懷,因而對其他女仔無興趣,對妳一直放不開。對妳而言,我只是妳過去的一位朋友,一個對妳忽冷忽熱的朋友。當初我喜歡妳,我根本唔知點做,本身我就是一個內向被動,唔識同人相處嘅男仔,我於是學電影啲橋段,做啲野吸引妳的注意,雖然我同妳做到朋友,但是卻不敢再進一步,始終毒性不改,細膽。到差唔多畢業個陣,我決定放棄,對妳做過份嘅事,令妳唔再搵我。可借,在妳生日卻搵我出街,我應承送妳禮物,但我無送到,重放妳飛機。之後以為會順利,但是忘記唔到妳嘅是我。

耿耿於懷咗幾年,最後我為咗可以解決依個問題,我對佢表明返過去的一切,還得到了預想的結果,直接了當地說出她唔喜歡我。我以為自己可以放低,重新上路。但直到依家,夢中的妳卻經常出現,我重記得上個禮拜,妳是夢裏同我講,點解妳唔一早同我講你喜歡我?我夢醒後,背脊濕哂,心跳加速。我知道我對妳仍念念不忘。

單戀一個人,是世界上最笨嘅事,只是心中喜歡佢,現實卻沒有膽量同佢講,最後咩都得唔到,只留下我同佢相處的片段,亦因為依樣野,令我一直對佢念念不忘。那故事倉猝結束不到氣絕便已安葬才成就心裡那道不解的咒沒法釋放,往事卻似斷箭,還剩下在體內若懷內,放滿了妳的愛,害怕一直也,再沒法戀愛。雖然依兩首歌內容都唔是講單戀,但當我聽過麥浚龍依兩首歌,歌詞卻令我有所感觸。假如妳有幸睇到依篇文,我希望妳可以聯絡返我,你有我家裏電話,我已經唔見咗妳電話,我只是想解決對妳念念不忘的問題,讓我可以對妳散去,區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