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e Flu

黑夜黎明 夜半涼風
肝腸寸斷 口吐龍泉
一襟苦澀 愁味眉皺
只教寒意 直對晨露
燈映相望 看霧茫茫

最近,流感已經奪去了七十條人命,但留意的人不多。但有一種假的「流感」就頗為肆虐–流行感性。情情愛愛令人心醉,種種感受讓人銘刻。人就是害怕寂寥,一病就會憋到想死,整個人變成了一舊燜薑。無病呻吟,有病抑鬱。正正是「得閒死唔得閒病」。

當你同邊個邊個講你病左,你要交代某人幫你做某件事,或者去道歉因為今日不能出席聚會。整個人已經不能對焦,但仍要發出一個個訊息。然後,突然你見一個人係群組度問你:「係咪轉載訊息,叫人小心流感」,煞是無奈,的確要小心流感,但我是真的病倒了。真係「腸痛」,又痾又嘔,未脫水但已變人乾。小時候病了是家中的大事,人愈大你病了是一個麻煩。

就喺人脆弱的時候,記憶思緒泛濫,無法專注。想起了有一次痛到差些暈喺客廳,家人全部外出,我癱軟喺冰涼的地板,緩緩地簌簌流淚缺堤哽咽,那時候我還有可以找的那個他。一通電話就都在哭泣,他著緊的問我發生甚麼事,但我聽到他的聲音哭得更厲害,最後好像一邊聽著他的聲音才一邊爬去藥箱。

最近一次,我打了一通電話給一個像分身般親愛的好友。她叫我等到她放飯之後就過來陪我看醫生,我話只要我好一點就去看病,已經預約好了。再後來,我看完病才會跟身邊的人說,然後請假。家人回來發現我病倒,反而會向一個病人發炮,數算我平日經常外出晚飯、煞夜、唔著多件衫、一定係玩到病……病就沒有胃口既食不到飯菜,也食不了白米飯。我只求一碗白粥或白麵,但原來這是一種奢求,「想食就自己動手煮吧!唔食就罷就。」為了飯後才能哽下的藥,我選擇投降。

一樣米養百樣人,人是會跪倒的。可是有些東西我是寧死不屈的,走出舒適區(comfort zone)同社會規範(social norms),絕對不要為一層樓而打一世工、絕對不能困在同一環境太久而令自己腐化(burnout)……但當看到一個調查有18.2%現時最想實現的人生目標是買樓,22.9%沒有人生目標或者沒有諗過。原來,有四成人的生活係行屍走肉,那麼自己都不能算是太差吧,起碼有想要實現的事情,有想要學習的事情,有短、長期目標,有憧憬的事,最重要有要珍惜的人。

曾經有一段時間,眼光好淺窄,覺得自己未能令父母驕傲,又對不起自己,然後在那一段好長的假期裡面,雖然亦同朋友去了旅行,亦有做其他有意義的事,但總是覺得不滿足。陷入僵局,後來我終於看化了。若果覺得自己的生命不重要,就成為他人生命的祝福吧。

自己的詩起首,用瘂弦的《深淵》作結:

「去看,去假裝發愁,去聞時間的腐味
我們也懶於知道,我們是誰。
工作,散步,向壞人致敬,微笑和不朽。
他們是握緊格言的人!
這是日子的顏面;所有的瘡口呻吟,裙子下藏滿病菌。
都會,天秤,紙的月亮,電桿木的言語,
冷血的太陽不時發著顫
在兩個夜夾着控的
蒼白的深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