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廉潔指數」下跌,廉政公署回應指最近一名前高官及多名上市公司高層被起訴定罪屬「個別事件」,儘管事件影響「廉潔指數」受訪者對香港廉潔程度的觀感,但這並不反映香港實際的貪腐情況轉差。政府發言人亦以同樣理由作出「官式答覆」,並強調香港的貪污情況「仍處於極低水平」。「商界的朋友」林健鋒接受電視訪問時說:「幾宗大的案件……都是個別案件,不是牽涉到集團式,或在政策上出現了問題……廉署處理案件,都以公平、公正、公開方式」。這位行政會議兼立法會成員之後口鋒一轉,指香港人要「居安思危」,減少政治爭拗,譬如議員在立法會拉布,會影響本港經濟發展。

明明在討論香港的貪污問題,為什麼可以「有理無理」說政治爭拗影響本港經濟發展?再看看三個回應的共通點,就是嘗試安撫香港人,香港的貪污問題,並不嚴重。他們只是沒有直接明言,香港的貪污問題,與強國相比簡直只是九牛一毛,根本不用擔心。到中國做過生意的一眾「五六十後」,對這個問題「經驗老到」,他們基本上是中國「改革開放」、全國貪腐帶動「中國經濟奇蹟」的二、三十年裏,其中的最大既得利益者。他們會笑咪咪的對年輕人說:「傻仔,你以為以前港英年代真的很清廉嗎?」以老賣老,欺負年輕人沒有親身經歷過香港的「黃金年代」。然而,香港人的其中一個「身份認同」,就是香港是一個「廉潔」的社會。東亞地區的眾多國家,聲名已經不好、貪腐問題嚴重的國家如馬來西亞、印尼或越南等等,我們可以略過不說;就算是那些感覺上和香港比較接近的已發展地區,例如台灣、韓國、澳門甚至新加坡,大家不妨問問來自這些地方的朋友:「你相信你們政府的反貪污機構嗎?」他們如果不直接反問閣下是否「傻的嗎」,已經十分客氣。相信反貪機構不是當權者政治工具的,恐怕只有港英治下七八十年代成長的那一代香港人。如今香港準備「打回原形」,只不過是和東亞地區「重新接軌」而已。

事實上,不用政商名人宣傳,一般香港人對香港的現況仍然放心。你緊張的對他們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主要有賴公平的法治制度和社會重視廉潔的精神所致;他們也會着緊的反駁,人家開始發展「自貿區」了,香港只懂得内鬥,很快會眼白白被人家取代「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你說香港被南下殖民帶來的貪污文化拖累,「廉潔指數」下跌是敲響警號,香港之後幾年的情況只有越來越差,全面被中國「溝淡」只是遲早問題的事;他們會對你說「中港融合」是大勢所趨,香港人又怎麼可能逆轉這個大趨勢?而且「水清則無魚」,香港人不要奢望改變「遊戲規則」,應該在現行的「遊戲規則」發揮所長,「跑贏大市」。最後他們還會說出本來隱隱不發的一句話:你們想把香港弄成怎麼樣?香港人相互對香港前景認知的落差,就是仍然有一大群人相信林健鋒那「居安思危論」,覺得香港情況「還不算太差」,可以「居安」而思危,最重要是「搞好經濟」,不要「内鬥」。

香港究竟會弄成怎麼樣呢? 要令一眾「唔見棺材唔流眼淚」的香港人明白香港已經進入了「危急存亡之秋」,用心解釋不會有效。最直接的方法便是給他們看到自己的棺材。假如他日高鐵通車後因為工程貪污問題造成重大傷亡,或者假奶粉坑渠油令香港嬰兒香港食家「中招」等等,那一個個量化制度好壞的數字,落實成為影響香港人生活的魔咒。

到時候,會有更多香港人「認命」還是會起來反抗?這個日子應該離現在不遠,大家很快便會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