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殖民多時,繼續打壓港人生存空間。最近的施政報告打開種族清洗的大門,更開名批評《香港民族論》鼓吹港獨。人們拿出《城邦論》與《民族論》比較討論兩者異同,卻爭議不斷。只見互相抨擊,忘記基本信條和邏輯思維,吾撰拙文,是要重新討論香港人的基本身份,認清獨創文化的責任。

《城邦》重繼承華夏,《民族》重身份創建。《香港城邦論》,由陳雲著編,及後再推出《香港城邦論II》,城邦論以華夏文化為體,英國文化為用,追溯香港歷史、文化、經濟,先城邦自治,後訂立契約,聯立華夏邦聯。在《香港城邦論II》中明確指出以下理念:「香港不能自外於中國,香港必須要同時與華夏四邦──中國、台灣、香港、澳門,同時建國,彼此締結盟約,建立華夏邦聯,化解中國的一統獨裁制度,恢復周朝的仁政天下。華夏邦聯之設,也令到香港的建國衝動得以得到安頓。」《香港民族論》則是由學苑著編,集2013、2014 年的民族自決、本土國粹爭論的文章大成,砌成散文集。民族,英譯為 Nation,解作一群抱有其同理念、族群、歷史、文化的人,可以由共同祖先的血緣和地理聚合一起。《民族》又可以因文化、價值觀和共同經歷而成為一體。文化、價值觀隨時勢而改變,是跟「阿媽係女人」一樣的常識。《城邦》借上古漢語和漢人南遷的歷史指出香港人是華夏文明的長子嫡孫,建國後想帶頭成立邦聯,垂範亞洲。《民族》強調香港文化的獨特性,當中包括了華夏文化,華夏邊緣的海上文化和英國文化之融合。常言毀滅一個文化,先毀滅一個語言,足以反證語言承載文化的重中之重。香港人跟廣東人同說廣東話,唯香港人有「的士、西多士、咕喱」等詞匯可讓外人分辦香港人或廣東人。小編到星期六的常識講台,講者也是重視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無須帶有建設中國、或繼承華夏的包袱去抵抗中共殖權。根據以上民族的廣義,只要你住在香港,食在香港,自然不想任由外人侵蝕自己利益,不知不覺已形成族群的意識形態,現身街頭抗爭,合眾起義。

不過,文化的創新是基於固有基礎才可建成。縱觀中西歷史,希臘羅馬培養哲學思潮,民主公平意識,即使受外族入侵滅頂,也因文藝復興而起,跟日耳曼文化、哥德文化糅合,形成德意志、不列巔、法國皇室、基輔大公的王朝盛世。村民是基於生存,延續傳統而獨步創出更優等的文化制度。法文、意大利文,都是源於拉丁文變化出來,英文、德文、丹麥語,都是由日耳曼民族的話言變化出來,但由於法國、普魯士地理位置相近,所以德文跟英文詞根相似,但跟法文同樣帶有陰性、陽性詞匯或稱呼,複雜非常。 因為語言決定文化和生活習俗,複雜多變的生活習性成為眾人的 trademark,可以給別人辦識你是什麼國家或民族的人。即使日本韓國人繼承華夏唐朝文化或明朝文化,但由於他們在現有基礎下建立嶄新文化,最後也成功創立自己的一套。香港人即使深受優良的英殖傳統和華夏語言,但日後創出屬於香港人的文化,還需借鑑中英歷史和文化習俗,才可成功。更何況,如果港人完全否定華夏文化,砍掉重鍊,根本只會重複犯上五四運動的邯鄲學步,追不上世界文明的多變發展。

港人創立獨有文化,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香港人自古以來是漁農,習慣望天打掛,受英殖民後,港督強政勵治。大量華人自二戰後南下,口說逃避戰火政鬥,心想逃避國民責任,大部份也是貪心怕死之搵食村民。以致社會氣氛不重視本土文化產業,確立港人身份。即使許冠傑、黃霑等音樂神才帶起粵語金曲文化,香港電影創意無限,但題材大多是愛情小品、兵捉盜匪,思維境界跟不上英美國民的戰爭電影、太空探究、人性採討。雖然責任感薄弱,但見金鐘的文藝創作、HKTV的劇集等,足以證明香港人絕對有獨創文化的能力,只是大家遺忘了。只要積極進取,繼續創新,其實也可以大力幫助港人確立身份和民族認同。

港人確立身份和民族認同的問題,本身就沒有一個既定答案,香港人的民族概念,可以今日支持反共歸英,明日可以是反英歸美。即使,香港是複合族群,以國體確立國民身分,誰可以在此落地生根,身土不二保護香港,便是香港人,但,複合族群亦表示你要靠後天生活環境慢慢塑造成個文化,並不代表香港早有國體,毋須民族獨立。最少,你要有邊界和屬於港人獨創的文化。文化也可以吸收、交流、和整合,但最後離不開獨創。只有做到一個文化,是你有,人家沒有,才可以豐富自己的內涵,認清香港人的嘜頭。繼承華夏文明,唯沒有創新,你頂多是廣東人。

港人確立身份和民族的前提,是要有一個充滿公義和公平的發展地方。《香港城邦論》主張建國,再跟中共講數做生意,其後輸出正宗的華夏文化。《香港民族論》建基於主權移交、法治失衡、普選茫茫。兩者的共同點是提倡以香港歷史、共同語言、文化、居住領域和生活方式,重新思考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概念,推翻港共政權,鼓勵港人自決,重新建國。《香港城邦論》提供了一個過渡方案(Transient Solution) ,《香港民族論》則植根香港人的民族信條 (Creed),推翻暴權後,仿效蘇格蘭的國民公投,歸某國或獨立建國。不過,兩者皆忘記Realpolitik 的核心規則 – 錢幣。現行資本主義為上的國度,失去金主支持的政權,即使受人民愛戴,早晚都會被顛覆下來,其他只是手段的問題。畢竟,香港位居東西交匯之點,網絡基建紮實,資金自由出入,誰人不想要呢?相比中共倒台,我更擔心各國豪強藉機侵略香港,使香港人永遠不能自主管治,任人魚肉,因為,各國豪強利益為上,未必重視香港人本土的福祉。羅斯柴爾德 (Rothschild) 富豪借貸起家,可以一夜間買下所有英國國債,或大量「科水」支持以色列建國。多次掃購歐洲公司的李嘉誠為何不可以照辦煮碗呢?

與其大家還在爭辯香港人的文化和民族定位,倒不如嚮應網民呼召,光復港大、上水、屯門。反正所有討論以動機、立場、朋友親疏為先的話,只會浪費時間。而且,光復成功就可以出師正名,捍衛本土,更有資格成為香港的主人。《美國狙擊手》、《Interstellar》、美國獨立史、什至二戰時揚言 Total War 保衛英國的 Winston Churchill,已經證明做人實事求是,決斷如流,才是做人應有的氣勢。這,也是獨立建國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