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東漢末年的「反董卓大聯盟」盟主。雖然聯盟曾經聲勢浩大,但最後各路諸侯只等坐享其成、不願出兵而散。袁氏可以成為盟主,在於他的「四世三公」之出身,正正是「左翼」們愛提著的,「為運動作出的貢獻」、「被捕次數」等等,學聯歷年來出產過多位政治人物,有比較推崇道家「無為而治」的陶君行、也有深造於京劇變臉的馮煒光,當然也少不了幾位曾為香港人大力發聲,最後和香港人一同觀賞大白象的「左翼21」成員。

因此,他們行出來,你就覺得很「架勢」,很自然就會聽從他們的指示,袁紹如果說:「斬華雄不是我們今次反董運動的目的,我們不要落入敵人的圈圈,要保持冷靜克制!」各路諸侯也只得乖乖坐下來,改用標語歌聲擊退華雄,至於像孫堅這樣「好勇鬥狠」的人,就會受人質疑,「不是同路人」、「是董卓派來搞事的」。最後當然少不了田豐出來說一聲:「各位,我們已經得到階段性勝利,我們退下來可以深耕細作,將反董的訊息傳開去!」

不過,香港人就是愛袁紹這樣的人物,首先袁氏外表雄偉、有威嚴,就似今日學生們會將學聯人物偶像化,試想像「袁紹袁術巫山hehe團」……而且袁紹不會輕舉妄動,多次將欲戰的人馬都按下去,這種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力量,深深吸引著香港人,個個都想像有一個感動世人的電影式結局,比如聯合國出手、英方強力介入、銀河守衛隊出動等等。只要你對學聯稍有不滿的意思,大伙兒就覺得你在破壞他們正在爭取的所謂成果。在龍和道的一個晚上,時值政府透過大氣電波提出要與學生進行公開對話,然而當天包圍政總是為了逼政府撤回方案,這樣的結果自己是打了個二三折。有「佔民」不滿就自發地走出龍和道馬路,是為「『鏈』政府春袋」之說。不過總有村民不是這樣想,龍和道晚上各人爭論不已,有類似糾察的物體對龍和志士們說了句:「而家班學生辛辛苦苦爭取左個對話,就係比你地搞政壞!」,我被點醒了,原來辛苦的只有學生。

這種保護學聯的思想一直揮之不去,不認同學聯的原來就是搞分化,我們邊爭取民主,一邊就試圖建立另一種極權,有人想拆大台、因為想聽到不只於大台的一種聲音,最後也敵不過大台的聲浪,又被打成壞份子。今日有人主意要退出學聯,更加被人認為是「親共」之舉,學聯突然成為了最反共的機構了?他們可一直是關心著共產黨開不開心,會不會被惹怒的人啊。

天下形勢,分必合,合久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