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托夫木教堂(Fantoft Stave Church)是一棟位於挪威卑爾根郊區的古老教堂。番托夫木教堂除了因為900年悠久歷史而聞名外,另一個出名原因是它奇特的造型。有別於歐洲普遍的大理石教堂,這棟古老教堂由深棕色的木板搭建,呈三角錐形,屋頂上刻有飛檐和獸首,使得有點像中國的廟塔和魔戒的房子的奇怪混合體。由於其悠久的歷史和奇特的建築風格,使得番托夫木教堂在挪威擁有很高的文化價值,一直備挪威受政府和人民重視。

但可惜在1992年6月2日,整棟古老教堂在一場大火毀於一旦。

這場大火絕對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縱火。在之後幾年,挪威總共發生超過50宗同類型教堂縱火案件,數不清的古老教堂被人惡意縱火,在火海裡變成廢木。同一時間,全國發生超過數以百宗針對基督教教堂的襲擊案件,當中包括教堂窗戶被打破、大門被釘上死掉的狗隻、牆壁被塗鴉、教會墳地的墓碑被砸碎、教徒屍體被掘起…所有這些針對基督教會的襲擊還一個共通點,就是案件現場一定留下用血紅塗上惡魔般的字句,「撒旦歸來」、「666」、「撒旦才是唯一的神」

連串針對基督教會的襲擊在挪威社會引起莫大的恐慌。他們恐慌的原因除了因為數以十計的歷史文物在襲擊中毀於一旦外和無數墓碑被破壞,這些神秘襲擊也表示住一個更加可怕的事情…

撒旦教來了

「挪威-巫師的故居」

承接上一篇文章,撒旦教在北歐地區(挪威、英格蘭、芳蘭、俄羅斯)遠比美國活躍、猖狂和「正統」。要解釋這種現象,我們不得不由挪威的歷史講起。

根據2013年統計,挪威大約有76.1%人口信服挪威信義會(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of Norway),2.4%屬於羅馬天主教,可以說是一個基督教國家。但其實在基督教掌控前,北歐地區,特別是挪威,是現今歐洲巫術的發源地。挪威有兩太古老巫術信仰,包括你們熟悉的北歐神話以及自然崇拜(Semi Religion),其中全世界比較出名的魔法符咒「盧恩文(Runes)」和「順勢療法(homeopathy)」也是來自古挪威,挪威幾乎是前基督教時期的巫術大本營,其研發出來的巫術流行至大不列顛、芬蘭、冰島等地區,巫術文化也成為北歐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但可惜後來在公元1015年,當時的挪威國王奧拉夫二世(Olaf II)在之前一場抗基督教的戰爭突然轉軚,背叛原先的丹麥盟友,改信基督教並在法國受浸。回到國家後,奧拉夫二世為了消滅他口中的「異端」(亦即是原有的巫師),在挪威一帶進行大規模的文化清洗,企圖把巫術文化連根拔起,抹殺所有巫術書籍和殺掉成千上萬的巫師。正如「撒旦教上篇」提到,受到嚴重的逼害,那些巫術教派了地下教派,並和基督教的撒旦溶合,成為後來的撒旦教(有的成為了和撒旦無關的魔法結社)。

所以直到現在,縱使基督教已經成為挪威國教多年,但撒旦教對挪威人民仍然有其獨特的魅力,因為對於少部份傳統的挪威人民來說,基督教某程度上象徵外來的「入侵者」,侵害了他們傳統的宗教,逼害他們的神靈。除此之外,由於教會在挪威社會一向擔當「道德大使」的角色和掌握龐大的政治勢力,很自然被新一代年輕人貼上「保守」、「迂腐」、「操控」等負面標籤。相形之下,撒旦教會打住「反叛」、「神秘」、「前瞻」、「自由」等旗號,對年青人有一定的吸引力。而且在挪威的例子,撒旦教更加象徵「失傳了的本土文化」這極具吸引力的卓頭,使得撒旦教得以在挪威年青人裡大行其道。

但其實單憑這些「概念」不足以撒旦教可以在挪威擁有如此龐大的勢力,撒旦之所以在挪威橫行無忌,還憑藉一樣厲害的工具-「Black Mental(黑金屬)」

「黑金屬在挪威」

大家不要以為「黑金屬」是什麼類似「命運之矛」等傳說聖器,這裡指的「黑金屬」是「重金屬音樂(Heavy Metal Music)」的一個激端流派。「黑金屬」音樂通常採用「死腔(Death Vocal)」,一種低沉粗操和歌詞含糊的低吼,強烈失真的吉他、快速行進的節奏和旋律,給人一種邪惡、絕望、和厭世的感受。(筆者的音樂知識為0,希望好心人指點),而歌詞則抒發對主流社會的敵意、對血腥暴力的描述、宣揚反基督,部份(或大部份)更會主張崇拜撒旦或其他古老的異神,所以「Black Mental(黑金屬)」也有「撒旦金屬(Satanic Metal)」的稱號。事實上,不少「黑金屬」樂隊在表演時,會灑豬血和自殘身體等激進行為,有的更在現實生活中崇拜撒旦或其他可怕的行為。

挪威的「黑金屬」就是個好例子。

如果要說挪威的「黑金屬」,就不得不提Euronymous這個傳奇人物。Euronymous是個渾身散發邪氣的死亡金屬結他手,披著長髮、慘白色的臉孔,再畫上黑色眼影,簡直是Joker的現實版本。Euronymous來自一隊叫Mayhem的死亡金屬搖滾樂隊,Mayhem是當時挪威五大死亡金屬樂隊之一(其他4隊叫Darkthrone、Burzum、Immortal和Emperor),歌曲也以崇拜撒旦和古老神靈為主,以下就節錄Mayhem一首叫「Carnage(大屠殺)」的部份歌詞,

Witchcraft, blood and Satan
Meet the face of Death
Blood,Fire,Torture,Pain,KILL
Witchcraft, blood and Satan
Meet the face of Death
Blood,Fire,Torture,Pain
Winds of war, winds of hate
Armageddon, tales from Hell
The wage of mayhem, the wage of sin
Come and hear, Lucifer sings
Command for blood, command for war
Command for Satan, command for Hell
Command for blood, command for war
Command for Satan, command for Hell
Command for blood, command for Satan
Command for you

大家或可以在以下的Link聆聽

由以上的歌詞可見,Mayhem整隊人都很沉溺在撒旦和古神的世界那裡。Euronymous的真名叫Øystein Aarseth,他起初的藝名叫「Destructor(毀滅者)」,後來又叫Euronymous,取自希臘神話的一隻腐屍惡靈。Euronymous曾經在公開場合多次表示自己是名撒旦教徒,他曾經說過「我信奉長角的惡魔,一個人性化的撒旦(I believe in a horned devil, a personified Satan)」,而且Mayhem每次表現的舞台也真的是仿照撒旦召喚儀式,一個大的山羊頭、用豬血畫成的畫、掛滿各種魔咒圖案和其他反基督的象徵物。或者說根本整個Mayhem舞台就是撒旦教的祭台。

除了邪氣的外表和極端的信仰外,Euronymous一生還有另一樣經典事跡。在1991年4月8日,Mayhem的主音,一個自稱「Dead(死者)」的男子,在樂隊的錄音室用獵槍爆頭自殺(那樣終於可以配合他的樂名)。根據他的隊友後來說,「Dead」在自殺前一段時間已經陷入不尋常的抑鬱,喜歡把自己裝扮成屍體,不吃不喝,有時更會在表演時用刀自殘手臂,把血濺向觀眾。終於在4月8日的晚上,Death決定把獵槍塞進自己的口,砰一聲了解自己混亂的一生,並在屍體旁邊留下一張「不好意思,那些血弄髒了房間」的字條。

首先發現Death的屍首是Euronymous。當Euronymous看到自己隊友頭顱轟掉了半邊,黃紅色的腦漿濺滿狹小的錄音室時,大家猜不猜到他下意識的反應是什麼?

拿.相.機.幫.屍.體.影.相

8075

而這張照片也光榮地成為他們樂隊下一隻專輯的封面照,也就是你們看見的照片。更加荒謬的是,Euronymous決定在警方來到現場前,抽取了Dead部份腦漿和頭骨,留來日後製成頸飾和烤肉,送給他尊敬的樂隊和喜歡的紛絲。雖然之後也有Black Metal的樂手都以自殺收場,但Euronymous在隊友自殺後的瘋狂行為深深烙印在人們的心中…但奇怪的是,種種荒謬的行為並沒有打擊Euronymous的名聲,反而使他在那些崇拜死亡的紛絲心目中攀升到一個無人能及的地位。

Dead自殺一個月後,Euronymous憑藉自己的名聲,在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開了一間叫「Helvete(挪威文地獄的意思)」的獨立唱片店和以Black Metal為主的唱片公司Deathlike Slience Productions。唱片店很快成為所有挪威Black Metal年輕樂迷的聖地,在門口經常可以看到一大班打扮怪異的年輕人聚集。

Euronymous更成立了一個叫「Black Circle(暗黑圈子)」的小撒旦教會,召集數十個Black Metal的樂手和古怪的人成核心成員,其餘的樂迷則稱為奴隸。他們會在店舖的地牢,一個空蕩蕩、陰沈沈的地牢,在那裡舉行撒旦聚會並進行惡魔召喚儀式。縱使當時Dark Metal的邪教氣息很嚴重,但在以Euronymous為首的樂隊努力推廣和Euronymous自身的魅力下,撒旦崇拜,連同歌詞內宣揚的血腥暴力、強姦虐待慢慢開始在挪威流傳開來。

這就是問題所在。

Euronymous縱使好似很「邪惡」和「瘋狂」,而且歌曲的歌詞也真的有煽動人們崇拜撒旦和行使暴力的內容,但其實他短暫的人生內沒有犯下什麼大錯,唯一一次犯法是參與了一宗小型教堂縱火案(還要只是旁觀)。但可惜的是,他的年輕聽眾很崇拜他,而且很認真看待他的一舉一動,紛紛模仿Euronymous的打扮,穿上黑皮革,把自己裝扮成厲鬼惡靈般。他們甚至跟足Black Metal歌詞的內容,在自已的小鎮組成撒旦教小組並在城鎮的後山或廢墟聚集,根據「撒旦經」的內容,殺掉一些小動物(有時是人)來進行血祭,或利用撒旦的名義犯下縱火和姦殺等可怕的罪行。

要體會當時的撒旦教在挪威有多猖狂,筆者決定用當時報紙在1988至1992年的報導來告訴你們。1988年6月2日,挪威最高銷量報章VC的標題為「撒旦崇拜者威脅小鎮」,講述一對崇拜撒旦的兄弟突然在居住的小鎮焚燒教堂,並在大街用利刀胡亂傷人。

之後在同年11月2日,警方在挪威南部城鎮哈爾登搗破一個撒旦團體的巢穴,在廢墟內找到多幅惡魔巴弗滅(山羊神)、毒品、安全套、儀式用的刀、頭骨和兒童色情雜誌。警方即場拘捕在場的撒旦教徒,他們年齡由16至30歲,指控涉嫌殺人和吸毒。除此之外,在第二天,有市民發現大型書店竟然有「撒旦經」售賣,翌日大批基督徒在書店外抗議示威,在挪威社會引起一時轟動。

在1991年12月12至13日,挪威另外兩間大型報章Dagen和Dagbladet連續兩天都以撒旦教作為頭條,「14歲女孩在撒旦儀式中被多人強姦」「警察全力緝拿撒旦教成員」「由撒旦教逃出來的生環者」。之後在1991年至1993年,大約發生了20多宗撒旦教傷人案,當中有部份受害人被教徒用刀插至重傷,3宗藉崇拜儀式強姦未成年少女的案件,2宗撒旦教殺人事件,其中1宗因為死者為同性戀者而備受當時社會爭議。

除此之外,當大家看這些案件時,不要忘記那些數以十計的古老教堂燒毀案,在92年有9宗、93年1 宗、94年12宗、95年8宗,還有數不完的墓地破壞事件。撒旦教徒以恐怖份子的方式襲擊教會引起教徒恐慌,曾經有一宗案件,一名67的教堂牧師為了保護駐守多年的教堂,拿著紅色的斧頭迎擊那班企圖半夜焚燒教堂的撒旦教徒。

每當被問到自己的樂迷(其實幾乎所有案件的犯人都是Black Metal的樂迷)被捉到火燒教堂或其他可怕的罪行時,Euronymous總是對記者回答「100%支持他們的行為!」或「要把所有基督徒趕出挪威」等激進說法。加上那些關於他撒旦活祭人的傳言、平日台上瘋癲的行為、Black Metal的老大地位,Euronymous一直被認為是所有撒旦教罪案的幕後老大,甚至是挪威撒旦教教主。

但可笑的是,不少真正和Euronymous共事的人都說其實Euronymous是個「好得可憐」的人。另一隊Black Metal的結他手(他就是殺了那個同性戀者的撒旦兇手) Faust曾經批評Euronymous「太多煙但太少火(there was a lot of smoke but not so much fire)」,即是吹噓太多但太少實際行動。很多Black Metal的樂手也暗中批評Euronymous一切「激進」的行為都只是為了宣傳樂隊,和用Satanic Metal的綽號來賺錢,私底下不但完全不相信鬼神,甚至連犯法的膽量也沒有,他只不過是一名「偽名撒旦教徒」…

所以這名「偽撒旦教徒」最後被真正的撒旦教徒殺了。

「瘋狂樂章的終結」

在1993年8月10日深夜,Euronymous突然由自已的公寓跑出來,邊跑邊尖叫,身上佈滿刀痕。掛在那張慘白的臉龐再也不是平日那張邪氣古怪的嘴臉,而是無盡的恐慌和絕望。他摀住胸膛上流血不止的傷口,走過的地方留下長長的血線。公寓的門口站著數個也是Black Circle的樂手,但他們望著傷痕累累的Euronymous紋風不動,眼神冷峻,絲毫沒有伸出援手之意。

此時,一個手持利刀的男子由Euronymous的公寓走出來。那個男子也留著一把長髮,但樣子比Euronymous年輕,看似平和的眼神卻散發一種異常的冷酷。那名男子沒有怠慢,立即一個箭步衝上前,追趕住受傷的Euronymous。Euronymous早已失去平日的威嚴,像看到獵豹的小鹿般無命地逃跑,全身肌肉因恐懼不受控地抽搐,跑姿滑稽。

這種荒唐的追逐持續了數分鐘,站在一旁的「成員」冷眼旁觀,最終以Euronymous不慎跌在地上結終。那名男子立即一躍而上,撲倒在Euronymous的身上。被按在地上的Euronymous苦苦哀求,但那名男子卻沒有理會,把刀用屠夫般利落的手法插在Euronymous的眼窩內,連圓滾滾的眼珠一同抽出,再扯掉連接的神經線。Euronymous發出像豬隻般的慘叫聲,那名男子馬上再補一刀,深深插入他的天靈蓋裡,發出咔擦的骨裂聲。

Euronymous悶哼一聲,結束他荒謬的一生。

據悉,警方最後在Euronymous屍體上發現總共23道刀傷,2道頭部、5道頸部、6道背部。

殺掉Euronymous的男子叫Varg Vikerns(中文譯︰灣岬狼),是另一隊Black Metal樂隊 Burzum的首領。對比Euronymous,縱使Varg Vikerns一直澄清自己不是個撒旦教徒,但他的思想和行為是個不折不扣的撒旦教徒,甚至比得上美國撒旦教教主LaVey。在殺掉Euronymous前,Varg Vikerns已經親自犯下四宗焚燒教堂,其中一座便是「序」提到的Fantoft Stave Church,更有次計劃用炸彈炸掉整個教會。除此之外,他承認他有定期虐殺動物的習慣,有人說在撒旦教會也曾經看到他。再加上,他鮮明的反猶太人、納粹、反基督教思想,幾乎比只懂吹水的Euronymous更符合撒旦教徒的稱號。

對於Varg Vikerns殺掉Euronymous的原因和過程,直到現在也是一個謎。外界一直謠傳是因為權力鬥爭和唱片合約問題,但Varg Vikerns卻一口否認,反說Euronymous才是預先計劃殺掉他的人,他一直堅持自己是自衛。但對於Varg Vikerns的證詞,熟悉Euronymous的人均拒絕相信。有知情人事透露,Varg Vikerns殺掉Euronymou的真正原因是認為他「Not Evil Enough(不夠邪惡)」。最後,Varg Vikerns被法庭判21年監禁(這已經挪威的最高刑罰來的!)並在2009年減刑獲釋。

在Euronymous死掉和Varg Vikernes被捕後,挪威的Black Metal因為一連失去兩個核心人物已失去昔日光彩,撒旦教在挪威年青人的熱潮也慢慢淡化起來,可以說是一個搖滾樂的年代結束….

但絕對不是撒旦教。

「尾語: 撒旦教正式崛起」

來到最後一節,我們先不如由另外一個角度,看看在88至93年「撒旦恐慌」的時期,挪威社會那80%的基督徒如何看待國內撒旦教的猖狂行為。

筆者在初中時曾經看過一本教授惡魔惡的書,由文化角度解釋魔鬼的存在。縱使很多內容都忘記了,但有句卻深深影響筆者一直對撒旦教的看法︰「嚴格來說,撒旦教也算是基督教的分支,因為你無可能在否定上帝的存在下崇拜惡魔,反而無神論和享樂主義才是基督教真正的敵人。」

所以當時挪威信義會在某程度上也幾「歡迎」撒旦教流行的風氣。當時教會很快看上社會上撒旦教的風潮,Hemon Forlog立即出版了數十本以「邪惡的撒旦教」、「基督徒警惕!撒旦教來了」、「撒旦教的秘聞」為題等宗教書籍,內容誇大撒旦教的恐怖,描述撒旦如何由地獄恐怖(他們雖然恐怖,但還在現實範圍內),而且在市場上大賣,一度成為挪威暢銷書種。在教會內,牧師在禮拜向教徒渲染Death Metal如何催眠孩子的腦袋、撒旦如何悄悄來到挪威,為教會製造無形的敵人來增強凝聚力。所以其實那些佔全挪威不到1%的撒旦教徒,對基督教教會是百利而無一害。

反而美國的撒旦教會卻頭痛起來。

大家記得在「撒旦教上篇」LaVey創立的美國撒旦教會the Church of Satan嗎?有記者曾經訪問當時撒旦教會的發言人Reverend Bill M,對挪威Death Metal和不受控制的撒旦教的看法。

「其實我們教會已經沒有進行活人拜或動物獻祭。」Reverend Bill M斬釘截鐵地說︰「撒旦主義的主心思想是擁抱人的自然性,無理殺害生物是違犯撒旦精神。」他又補充現在他們的儀式只會唸符咒或倒十字等物品。

「焚燒教堂是愚蠢的行為,因為這只是單純的反基督教。我們撒旦精神是更深層次,不是純粹為了反基督而存在,撒旦只不過是個象徵物罷了。」對於挪威撒旦教連環燒教堂的看法,Reverend Bill M說明立場,努力和他們劃清界線。

「享樂、驕傲、幽默這些真正撒旦元素很容易在那些所謂的撒旦崇拜中失去。」Reverend Bill M最後留下對挪威信徒的看法。

雖然剛才說過在Euronymous死掉和Varg Vikernes被捕後,撒旦教徒縱火教堂或殺人的數目也和緩起來,可能一年只有零聲一兩宗。但根據筆者的觀察,近年的挪威其實比以前更加「異教」和「撒旦化」起來,只不過再不是用犯罪那種激進方式。

首先,Black Metal在年青人心目中的地位沒有減退,仍然有不少年青人裝扮成死靈法師的模樣,拿著撒旦崇拜大搞邪術,撒旦教徒在挪威的數目穩定地增加中。其次,更加嚴重,那些年輕時聽Black Metal/Satantic Metal的人已經長大,投身社會工作。縱使長大成人的他們不一定再聽Black Metal或大搞激進行為,但Black Metal那種反基督和崇拜異教的精神已經深入他們的腦海。

當中最經典的例子︰在2011年10月31,這個對於撒旦教意義深長的日子,挪威文化部部長Anniken Scharning Huitfeldt,一名生於Euronymous的中年女人,頒發一個最高榮譽獎給當地一個以祟拜撒旦、反基督教聞名的Satanic Metal樂隊,以表揚他們為「挪威本土音樂」的付出。

而Anniken Scharning Huitfeldt年輕時也是一個涉嫌崇拜撒旦的政治組織的領袖。

你們不會想像到Anniken Huitfeldt當時的舉動在嚇壞了多少名挪威基督徒。除此之外,那些崇拜奧丁和其他挪威巫術結社也開始在挪威抬頸,企圖重奪1000年前的輝煌地位。例如由07年開始,每年在挪威一個叫瓦爾德小鎮,在17世紀曾經有百多名女巫在這裡被教會燒死,舉行一個叫「國際午夜太陽巫術會議」的國際會議。來自世界各地(以挪威為主)的巫師在那裡聚守一堂,討論如何再次推廣巫術。

更加嚴重的,在同一年的8月16日,挪威皇室公主MarthaLouise宣佈成立學制3年的「天使學校」,教授學生如何利用白魔法和自然魔法召喚聖經的眾天使。對於堂堂皇室成員有如此異端的舉動,不少被惹怒的教會團體聯合要求MarthaLouise進入精神病院。對於教會的反對,這位公主只是淡淡地回應︰「我很慶倖自己沒有生活在200年前,否則我也會被綁在樹樁上燒死。」

無論如何,可見巫術勢力以一種不尋常的方式在挪威復興起來。

總括而言,撒旦教可以如此活躍在挪威的原因可以歸咎它多重象徵性。撒旦教於挪威部份人民來說,不只是單純「反基督」和「惡魔祟拜」,還象徵「反權威」、「本土文化」、「青少年文化」。直到現在,在挪威仍然可以見到青少年打模仿Euronymous的打扮或聽著Black Metal的搖滾樂。再加上撒旦和巫術勢力滲入政府系統,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看到挪威重新成為世界巫術大本營。

大家期待嗎?

筆者按: 寫這篇文章時,發現原來ScaryBird這個名都頗Black Met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