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星期美國顧問公司奠定香港人「樓奴五連霸」身份之後,今日(一月二十八日)「美帝」繼續對香港「指手畫腳」。美國傳統基金會公佈全球經濟自由度報告,香港「經濟自由度」仍然是全球排名第一,但是「廉潔指數」由去年的82.3分,大幅下跌至75分,跌幅差不多一成。下跌後香港的「廉潔程度」則較去年下跌兩位,全球排名第15。

所謂「廉潔程度」,又是另一個對香港人來說「好玄」的課題,和「我要真普選」一樣,只有「黃絲帶」才會真正關心。但是普通香港市民,真的對政治人物涉嫌貪污的醜聞不聞不問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要願意在熙來攘往的香港街頭,無論是「紅區」如土瓜灣、中產區域如太古城,還是水貨客「淪陷區」如上水、屯門,大聲討論前特首曾蔭權,定必有人「加入戰團」,大罵「貪曾」罪大惡極,有些更可能記得東方日報三年前「歎盡省港澳、貪盡海陸空」的口號,把曾蔭權說成「全國第一貪官」。香港人這個特性,叫「針唔拮到肉唔知痛」。當制度腐化時,大家仍然可以愛理不理,到出了事時才會大聲疾呼。無論閣下如何苦口婆心解釋,一個社會建基於良好制度的重要性,香港的成功,實在有賴港英政府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並且獨立運作……我們可以長篇大論,自我感覺良好地解釋。然而,這些對於會看聚言時報的讀者可謂是「常識」的基本邏輯推理,我們說得字字鏗鏘有聲,對香港人這個受眾群,甚至是對那個正在大罵「貪曾」的大叔,原來仍然是那麼遙不可及,沒有「同理感」。至於那些平日出入中環,覺得「經濟是硬道理」的財金一族,聚言同文昨日一篇【做咩要反對政府,最緊要經濟好咪得囉】,標題事實上說出了他們的心底話。文章反駁的論點,我們會拍手叫好,可是如果他們看過文章後,反應仍然是「你再係咁反落去,香港就真係死得啦!」請問大家會灰心、會憤怒,還是會哭笑不得?

其實,我們不妨參考一下東方日報「揭貪」的手法,便知道為甚麼大家對「貪曾」深仇大恨,而對梁振英上年十月秘密收取澳洲企業5000萬港幣一事,可以不了了之。梁振英涉及的貪污醜聞,是商業合約交易,香港人一般不甚了了,反對派說這是賄款,建制派一口咬定不算,而且因為在上任前「過數」,所以連利益申報也可以免去不申。加上事情在佔領運動的第一週「神秘」地由澳洲傳媒揭發,時機有可疑,「聰明的香港人」害怕被「外國勢力」利用,所以「疑中留情」,事件到現在也沒有對梁振英構成重大殺傷力。相反,曾蔭權的貪污醜聞,三年前首先由東方日報率先披露,當年唐英年與梁振英爭做新一任特首的大戰剛剛開打,梁營打擊曾蔭權民望,連帶打擊「儲君」唐英年,爭取香港人「求變」的民心。打擊手法簡單直接,拍下曾蔭權坐豪華遊艇、飲飲食食的照片,節錄曾蔭權與富商在遊輪上的對話,再指控曾蔭權以權謀私,用特平租金租住深圳豪宅等等。香港打工一族,月入少於1萬4千港元的佔整整一半,5000萬這個數字,好像吳彥祖林志玲一樣,「這些機會不是屬於你們的」,所以刺激不到他們的神經;反而看見曾蔭權「識飲識食嘆世界」,回看自己與家人節衣縮食、三餐不繼,當然便立即「上頭」,勃然大怒。而且事隔三年,仍然猶有餘悸,「唔講猶自可,一講把鬼火」。

譚惠珠曾經在港英年代因為涉及炒買的士牌照而被免去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及其他公職,25年後居然可以「返兜」,獲梁振英委任為「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這個重要職位。這個消息並沒有帶來輿論嘩然,大家便知道,香港人對「廉潔指數」,對比曾蔭權的「豪華團美食」,究竟哪一個更加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