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鴉》胡適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啞啞的啼
人家討嫌我,說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討人家的歡喜!


天寒風緊,無枝可棲。
我整日里飛去飛回,整日裡又寒又饑。──
我不能帶著鞘兒,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飛;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頭,賺一把小米!

沒錯,各位讀者,或者可能你們有些人來這裡的時間不夠多,或者可能最近我沐浴了太多M先生給予的愛,所以最近的文章都變得溫婉了起來。

抱歉,那並不是真正的Chris Wong。

我的詞鋒辛辣而又毒辣、涼薄而又刻薄,被我的詞鋒掃過一下後,你先會覺得一陣冰涼,然後當你發現熱呼呼滴下來的血時,才會感受到那陣灼燙的感覺,像是被人用一隻沾滿糞便的大手扇了一下嘴巴— 屈辱而又充滿嘲諷的一擊,讓你不曉得到底那種痛是源自肉體還是精神。

我得承認,我外表是個溫文溫柔的人,但這類的人是可怕的,因為外柔而內剛,你在我的地盤客氣,我會對你加倍的客氣,但是若你主動來撤野的話,我會很樂意把你一巴掌拍成星塵,讓你成為《變成刁那星的你》。

我是一間公司的老闆,一個NGO的董事,在我成長的路上難道你會覺得少了爭鬥和殺戮嗎?

我的人生並不是一個童話故事,反之,那是充滿著殘酷和血腥的戰場,我戰勝過很多,也曾經輸得一敗塗地,也正因如此,所以令我更加懂得珍惜友情、親情、愛情、快樂、幸福和幽默感。你沒見過地獄,不會明白光明的可貴;你沒和死神擦身而過,不會珍惜現在的一切;你沒失去過尊嚴,不會學懂高傲地謙卑。

我是一個愛恨分明,不平則鳴的人,所以,我不會寫那些很治癒的文章,因為現實世界裡人類並不是從治癒當中學習,我們是從了解並接受血淋淋而赤裸裸的真相之中,找尋屬於自己的真理。所以,請容許我的博客、我的facebook內從不會出現那些無病呻吟、自嘲自憐又或是月雪風花以博君一like的文章,你喜歡那些文章的話,大可以去看Mxddle、9up情心、鄘_宇之流的文章,那是現實社會中的嗎啡溝rush,淺白易明又容易起機,短短兩句就可以讓人高潮並射得滿地皆是,俗套的歌詞,煽動你碌L,它們不會為你的感情失敗、人生失敗、任何的失敗提供任何的啟示,因為嗎啡不是為你提供答案,而是令你忘記問題。

說遠了,我也不會虛偽到告訴各位我從不看他們的文章,正如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很喜歡中野瑛太先生在每套日本愛情動作名作之中的演出,而我的志願,就是飛去日本和他西裝畢挺地吃一頓晚餐並跟他拿個簽名,人有時候,就是需要看點四級片打打手槍發個白夢。

所以,說了這麼多的話,其實重點只有一個:這裡呈現的是一個愛滋病帶原者的真實世界,我不會說謊,因為我們日常已經活在太多的謊言之中,我實在沒有必要去向你們再販賣美夢,我這裡比魔法少女小圓更加獵奇,畢竟,這個名為幸福的舞台上,水銀燈沒有照亮的地方,是疾病與死亡濃濃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