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想他們一定比你們更沉痛。所以唔好再話咩點解唔俾多啲時間,點解唔俾次機會,分開唔代表唔可以再合作。關注成員本身曾以不同身份參與係學聯裡面,當路線不同必然會分家。

寫這篇文之前筆者與世隔絕咗幾日,出番城市之後又再發現藍絲打人,警方差別執法,人民力量竟然訪問黃洋達,渣馬又發生左無數的討論…..到今日見到港大退出學聯論壇,仍然有許多人責難,點解要分裂。我覺得你有心的可以上hkucampustv睇番香港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論壇,而唔係係度話人係「鬼」、唔想香港有民主、分薄學聯資源、「紅底」,旁觀者不得依牙鬆槓。我相信公投去決定無論結果成功與否一定有其好處,梁麗幗都表示自己唔會發表個人立場,尊重會員的決定,而一切都按程序進行。獨立性係一個機構最好的權威,正如學苑編採自主,港大學生會一樣係對自己會員的意見負責,當有聲音,而又按照一切合法的程序就能進入議程。

我好想問的是那些話撐學聯的市民,驚學聯資源被分薄,其實學聯的資源除咗每年收取學生會費裡面每人抽幾蚊出去之外,成場佔領係市民自願募捐,及捐款去學聯個戶口。再問的是罷課時都仲好多人唔知邊個係周永康、岑傲暉,學聯之前的工作你地都沒有留意?可能係教徒的你知唔知學聯會搞同志平權?你又知唔知學聯的會章寫咗咩?你知唔知學聯有份關注及一直爭取港人子女來港團聚的居權?佔領期間佢地亦有去幫有份加深香港貧窮問題、社會資源分配問題的新移民?你係咪buy學聯所有方針?你係幾時開始like學聯個Facebook page?而你又點及一些親身參與其中,發現問題而動議退聯方案的同學。你知唔知你地沒有幫緊你們支持的人,反而害咗佢。

係你地眼中究竟甚麼係民主?咩是政治光譜?筆者記起係922中大,係新亞的圓形廣場聽周保松的一席話,佢講過投票權係人的基本權利,目的係讓所有公民可以參與社會決策,當然投票就會有結果,少數派總會出現,但一人一票,你輸都輸得心服口服,當中的壞處係能夠被彌補,而這個是分配公義(distributive justice)。所以民主國家會出現奧巴馬做到總統,但係議會的議席卻是反對黨居多,而且無論這個總統幾受人愛戴都好,當佢要提出醫保等政策時,仍然要受到質疑,舉步維艱。沒有一個領袖會被人就住就住咁,錫住錫住咁話佢責任好大然後唔好俾咁多壓力佢,佢只係點點點。一支莊上莊之前都係被人瘋狂地con,一日con被老鬼同member con到個year plan一文不值,con到問你覺得自己係咪大學生呀,改完又改,都未必過到,要再改。有唔少莊員pre con已經頂唔順,然後quit。唔好忘記學聯都係支名正言順的莊,所以沒有咩係唔可以con,若果沒有照足會章,就更加可以劏得。—「學聯並無按會章規定,每三個月召開修章委員會,而僅有的兩次會議皆是關注組成立後方始召開。另一方面,學聯的會章,亦是關注組成立後方公開上載。」所以支持者的言論大多訴諸情感,牛頭唔搭馬嘴,番去讀下李天命的語理邏輯啦!你們明唔明白咩係公民社會呀!唔係造王大會呀!當年甘地係國大黨時候都有與其他領袖意見不合,但沒有以武力做抗爭的其他領袖輔助,甘地的獨立運動唔會就此成功。唔好將所有功勞或者愛惜俾哂某些人,動議退聯那幾百個學生都係人、都係學生嚟。

而且見到不少支持者講心目中的學聯五子永遠屬於周永康為首的五人。我簡直眼鏡都跌埋,都替之後上莊的莊員感到可憐。岑傲暉曾經做過訪問話學聯開會前所未有咁一致地三秒否決組政黨,而且大部份領軍人物都表示會專注係學業上。唔好係心中幻想一個完美的領袖然後永遠跟隨那個人,這絕對唔係一個擁有獨立批判思考的公民應該做的行為,用你的權利與神聖的一票監察你的當選代表,唔好放低自己的責任。我諗將諗法化成真正的行動需要好大的動力同契機,究竟係咩理由令到港大退出學聯關注組成員行到呢一步唔係比係到叫「分化」、「共產黨最開心」更有意義嗎?好心你地咪學埋哂那班泛民老屎忽啲衰野,大台明明係邊個講錯野,咪邊個道歉囉,一句對唔住都唔識講,要雙學與當日都唔在場的邵家臻第二晚出嚟道歉;明明自己沒做好議會抗爭,又走出來話咩學生唔聽人講嘢,係呀,雙學叫啟動辭職公投唔知邊個冇聽;仲有唔知邊個到最後先黎留守,又三番四次阻止雙學係critical moment升級,最後被政府利用對話,一時又取消,一時又話同你對話搞到氹氹轉,仲話用咩以退場去換份本身就應該做的民情報告,話學生唔撤退!仲事後出黎講「係錯過咗幾個退場位」!你、你、你、你,你又話支持學生,咁928之後又唔見你們全民大罷課、大罷工、大罷市。

若果愛是縱容,那麼那不能算是愛,真心的朋友是會說真話的。因為對對方好才講分手,矯情我都識,所以依家咪忍痛分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