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港大退出學聯公投在即,但退不了心中的學聯的話,也是于事無補

學聯在佔領行動中廣受批評,被指騎劫整個雨傘革命,小圈子透明度低等等,導致有人對學聯盡失信心,學聯成員之一的香港大學更於下月公投是否退出專上學生聯會。本身學聯問題眾多,道不同不相為謀,退出學聯應是理所當然,但是在港大聯署啟動公投的學生數目都只是剛剛足夠,公投結果亦不感樂觀。就算港大真的退出學聯,如果依舊是「學聯吹雞,港大學生跪低」,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因為不單止退出學聯,更是退出學聯的「權威」意識。

港大學生會兩個候選內閣表明現階段不支持退出學聯,當然學聯成員更不會支持港大退出學聯,但是為何這麼多人反對,甚至是害怕港大退出學聯呢?其實,他們害怕的是失去一個權威,失去一個集體依靠,所以學聯成員才會指出退出學聯會影響學生力量「團結」,他們總是相信需要一個組織來團體力量,這一種是典型的集體主義,「為團結而相同,非為相同而團結」。當有人要反對這一個團結形式,就會令他們感到不安,然後再用一個看似合理的「團結力量」理由,不斷合理化一個組織必要性,就算內部出現甚麼問題,都要「團結一致」。

在追求民主的時代,這種集體主義正正會妨礙民主的發展,大多數人都知道,民主所重視的是個人意識,個人意志不能被一個「大多數」騎劫,而學聯內部正正是相反,只有小數人可以表達意見,參與學聯內部決策,就算其他人及非學聯學生有異議亦不能左右其決定,就像政府的行政會議,這種不能表達自己意見的組織,退出學聯又有何問題?

很多人都會有一個誤解,失去一個組織領導人民,教導人民就會失敗,但是事實卻是相反,不是由組織領導人民,而是每一個人民都知道該事物的重要而一起去爭取,這才算是團結,才算是實踐個人意志,就如佔領行動,不是因為學聯呼籲參加才去參加,而是因為民主重要才去參與佔領行動。如果只是聽從一個「權威」而行動,這不能算是實踐個人意志。

一個權威最可怕的是使人把自身責任外判,就如電影「出埃及記」中的奴隸,他們只是盲目聽從摩西的指揮,如果錯就是摩西的錯,他們就不用負上自身的責任。權威會使人變得依賴,不論該權威是否想做到這個效果,退出學聯正是一個反權威的行動,提倡自主,自立,這是負起自己應該要負的責任,正視自身權利及義務。

很多人討厭建制派,因為每次投票只要阿爺吹雞,佢地就要跪低。我們爭取民主,如果我們心中還依賴一個權威,聽從一個權威,那麼,這真的是民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