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ngnp2

曾有幸拜讀鍾祖康先生的著作《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其內容乃鍾先生多年文章的合集,主要從文化、歷史角度諷刺在中國所發生的曲折離奇、匪夷所思之事(筆者在此亦推薦這書給讀者)。筆者修讀政治,更主要研究中國近代政治,對書中種種甚是同意,畢竟這也是筆者那麼喜歡中國和香港政治的原因。

近十年來,日、台、美、韓劇在香港大行其道,不少學生和女士不眠不休的去「煲劇」,當然不少得我們「香港之光」的無線劇集,其公式化的劇情仍然有它的捧場客-噢,差點忘了創電視界先河,「魚樂無窮」的製作者亞洲電視。據筆者理解,這些劇集受歡迎的原因很多,其中包括:型男索女擔任男女主角,童話般的愛情故事,引人入勝的查案劇情,千絲萬縷的人物關係等。筆者性格沉悶,不多愛看劇集,也不太明白它們那麼受歡迎的原因,而身為一個主修政治的學生,更不明白為何中港政治充滿娛樂性,而且簡單易明(詳見筆者上星期的文章),大部份香港人對政治卻不甚關心,甚至對此感到討厭。諷刺的是,討厭的人多為從事娛樂事業,可謂身在娛樂圈卻討厭娛樂。

誠然,在中港政治裏,與娛樂圈相比,的確沒有什麼型男索女(筆者按:當然周庭除外)(編按:你又嚟……),但萬人膜拜的情況卻比劇集裏的男女主角更甚。看到其貌不揚的毛澤東,衣著毫不華麗,其地中海髮型也極不討好,居然有人到處為他立像,死的時候眾男眾女為他奔喪,其人氣連一眾中港台日韓的明星也望塵莫及。至於現在,很多政客的形象都十分深入民心,例如姓習的小熊維尼、吉村卓議員、當然還有品客啊、豺狼啊、元秋啊等等。至於演技就更不用說,香港人常說某電視台的演員沒有演技,只是讀稿,但其實只要每天六點半打開電視,就會見到很多演技精湛的演員,他們的對白精警,表情七情上面,香港有以善於語言藝術見稱的梁特首,中國有號稱「影帝」的溫爺爺。所以呢,要看演員的演技,觀眾實在不用看劇集,只要打開新聞台就可以了,而亞洲電視其實只要二十四小時播放中央電視台的新聞也就可以解決現今欠缺演員的問題,但是用錢買版權卻是另一個問題。

還有,他們的花邊新聞比娛樂圈更精彩(筆者按:撰文期間身旁有女途人正在談論劉心悠的姿色),娛樂新聞往往都是某某名人結婚、生小孩、談戀愛、傳緋聞、不和等,卻人人關心,相反,很多人卻忽略了更富娛樂性的政治新聞,不用舉例子,相信各位已經見識過智力無下限的藍絲帶給大家的歡樂,往往比千篇一律的娛樂節目更為有趣吧。其實有些政策與諸位的婚姻生育息息相關,但大家卻不甚關心自身問題,反而去八卦名人的感情狀況,某程度上也是一種諷刺。

一套成功的劇集,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一定是它的劇情。日劇的說教場面、韓劇一波三折的愛情故事、台劇的偶像劇、香港的爭產戲、無厘頭、警匪臥底、大團圓燒烤等等,都可算是街知巷聞。而中港政治都包含了這些劇集的元素:要說教,有梁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批評學苑引發軒然大波;要愛情,可看元秋跟豺狼這對政治圈的神鵰俠侶;要偶像,雨傘革命後周岑二人已成學運明星;要爭產,請留意這幾年中共的反貪權鬥事件;要無厘頭,上星期董伯伯的言論或是一例;要警匪臥底,薄熙來案和陳光誠出走事件著實有趣;要大團圓結局,就要看看周先生的幫港出聲和一眾建制派如何在香港以蛇齋餅粽去製造一個歌舞昇平的現象。由此可見,中港政治有齊所以亞洲著名劇集的元素,其欣賞、娛樂和藝術價值極高。

而中港政治比所有劇集更有趣的地方,在於它營造的懸疑感。多年來,無線劇集公式化,已遭年輕一代所厭倦:一開始男女主角乃一對歡喜冤家,同為專業人士(有的甚至來自富裕家庭),會講一大堆觀眾聽不懂的專業術語,然後經歷接二連三的事情後,慢慢發覺對方的優點,最後經歷一個生死關頭後,有情人終成眷屬,幾年後生兒育女,與友人燒烤講述幾年來的經歷。但中港政治的劇力恐怕連美劇也望塵莫及。美劇出名劇情複雜,人物關係立體現實,但中港政治除了這些外,還有它背後的神秘感。筆者讀書時有一位教授曾經說過,「外國為了更多人去了解政治,不斷把政治包裝,使它變得很有趣,卻適得其反;相反,中國為了使更少人去了解政治,意圖把政治變得封閉沈悶,結果卻令更多人對政治感到興趣。」自古以來,好奇心人皆有之,越是遭隱瞞的事,人們就越想知道,情況就像當其他國家封鎖臉書時,越多人想翻牆。中港的政事和人物關係,除了講一百年也讀不完外(去書店看看那些關於中共秘聞的書有多少就知道了),而且還要越揭越驚人。當梁特首「沒有印象說過」自己家中擁有僭建後,怎麼可能有人會想到,他家中也有僭建物,他下屬甚至出租「劏房」呢?當一個普通的外國商人被殺後,怎麼可能有人會想到,有中共官員會逃入別國的大使館,又怎會聯想到會跟一宗貪腐案有關呢?可見,要數曲折離奇的的劇情,連創意十足的美國人也只能對「盜版大國」學習,但幽默的是,美國人所想的是電視劇情,在中港所發生的卻是活生生的例子。

或許有人會批評,說天下間每個國家的政治都是這樣,一樣都有政治明星,一樣都有有趣古怪的事情,一樣都有複雜的政策制定,筆者這樣看中港政治未免有點兒過份偏頗。這話有它的道理,筆者亦表示理解,但可惜這些人或許忽視了,任何東西落在中國人手中,都格外變得充滿「中國特色」,而這就是中港政治與眾不同之處。在外地會有貪污醜聞,但沒有國家會把它當成一門學問來研究(這裡在說「關係學」);在外地會有權鬥,但沒有國家會把它當成紀錄片拍攝(這裡在說「薄熙來案」);在外地會有示威,但沒有國家會把沒有成果的示威當成階段性勝利(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中港政治的變化、可笑、離奇,每天都會有新的事情發生,這就是富有特色的中國政治有趣的地方。所以,上星期某政協副主席叫香港年輕人到中國走走,以一個全新的角度去看中國,筆者對這番言論一直都不明白,始終中國實在是一個太離奇的大國,即使不親身去經歷,每天都總能在其他途徑去發掘它有趣的地方。筆者認識一個外國教授,做從來沒有去過中國,了與中國有關的研究近二十年,仍然發掘新的東西,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旁觀者清」吧(註:筆者並不反對到中國旅遊,只是對透過遊歷去了解中國有保留,畢竟普通人能看到的比較少,除非你有人物關係)。

樂觀一點來說,用看娛樂新聞的角度去讀中港政事,可添樂趣。但從另一角度來看,現今每天都有那麼多充滿黑色幽默和荒誕的政治新聞,這個社會著實令人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