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演化論,刻板印像總是弱肉強食的血腥畫面;然而,演化的「目標」是傳承自己的基因,條條大路通羅馬,繁衍後代這場大博弈不可能只有單一一種殘暴策略,合作同等重要。群居動物組隊生活取長補短,合眾之力取得生存優勢;個體間的相處成為維繫團體凝聚力的關鍵。團體生活成為美德的演化關鍵。

社群生活:分享與互助的關鍵

群體動物固然存在內部競爭,然而槍口對外才是首務。群居哺乳動物常以宗族群居,生活中接觸的往往是親戚,演化出樂於助人的本性有助基因傳承。狼群分享食物予老弱病殘者,黑猩猩照料受傷的同伴,群體動物常對群內的弱者展現寬容。恆河彌猴階級觀念鮮明,卻對一頭相等於患有唐氐綜合症的幼猴非常寬容;這頭母猴連威嚇雄性領袖也不會受到懲罰。日本的野生獼猴百舌鳥(Mozuモズ)無手無腳,卻受到社群成員照顧,先後養育五名子女。

ニホンザルモズ~26年の生涯~ 解説

基因層面是一回事,放到動物的心靈層面又是另一回事,動物樂於助人的天性也可以伸延到非親戚、甚至非同族身上。懂得自己和別人都是個體(能從鏡中認得自己的動物,包括人、猿、海豚)的動物擁有同理心,更能想像對方的需要,step into other’s shoes,以對方需要的方式幫助對方。海豚曾自鯊吻下保護人類,猿類幫助誤墮動物園區內的兒童,作者也目睹一頭雌巴布諾猿幫助受傷的椋鳥起飛。

猿猴樂於回報幫助過自己的同伴,也從不猶疑報復虧欠自己的成員(當然,如果敵我力量懸殊,他們會靜待時機,等到對方走霉運時,才落井下石)。厲害的記憶力讓我們擁有兩本帳簿,一本記著別人對我們的恩惠,另一本寫著別人虧欠我們的東西。現代法院縱使極力排除Retributive Justice 報復性正義,卻無法根除人的報復心理。《野蠻的正義 》(Wild Justice: The evolution of Revenge)的作者Susan Jacoby認為,人民遭受損害和復仇獲得滿足之間的距離遠近,說明文明發展程度。「不受控制的復仇行為是一種破壞能力,控制下的復仇行為則是正義當中不可避免的元素。」

鏡像神經元:同理心的始祖

打呵欠常在人群中漫延。猴群中也出現同樣現像:義大利帕爾瑪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發現,猴子腦中有個神經元,無論在自己執行某動作、或是看到其他猴子做同樣動作時都會活化,因此被稱為「有樣學樣」神經元(Mirrow Neuron)。

作者在1959年發表的論文《大鼠對其他個體遭受痛苦的情感反應》指出,如果大鼠按壓槓桿獲取食物,會造成身旁另一隻大鼠遭到電擊,牠就不會繼續按壓槓桿。同樣的實驗結果在猴子身上重現,一隻猴子甚至挨餓十二天,也不願意拉槓桿拿食物。

老鼠未必成熟得有同理心。這種「你痛苦便是我痛苦」的共鳴很可能為動物帶來生存優勢。如果其他成員感到恐懼痛苦,你也應該保持警覺;如果鳥群中有一隻鳥振翅飛起,其他鳥也應該擔心是否有老鷹光臨。

孟子有曰,「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人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怵惕乃恐懼之意,惻隱與同理心(與落井孺子共感痛苦)同生。動物間的情感如同弦會引起另一條弦的共振。直到現在,人類在觀看人像照片時,仍會不自覺地模仿其上的表情。

公平的期盼

僧帽猴與小黃瓜的經典實驗《猴子拒絕不平等待遇》:工作人員讓僧帽猴以石頭交換小黃瓜,僧帽猴樂於接受這項划算的交易。然後,工作人員讓兩隻猴子居於同室,如果雙方都能以石頭換得小黄瓜,猴子便毫無怨言;如果其中一隻能換回葡萄,另一隻便會大發雷霆。這不符合傳統經濟學家的論調:better than nothing就應該接受,小黃瓜總好過沒有食物呀,為何不袋住先?不光是人類,連猴子也不是及格的經濟人哩。

然而,猴子並非厭惡不平等,只是抱怨自己不平等;不是抱怨特權,而是抱怨自己沒有特權。獲得葡萄的猴子從來不會分葡萄給倒霉的同伴(如果雙方合作才能讓一方取得食物,取得食物者才會分享予協力者),反而會撿回隔壁夥伴扔掉的小黃瓜拿來配葡萄吃,由得隔壁坐在角落生悶氣。

猿類倒會關懷弱勢者。獲得美食的巴布諾猿會要求飼育員給予同伴同樣的食物。或許是出於社群壓力?無論如何,這種厭惡不平等的天性在人類身上開花結果,演變成各種關懷弱勢、追求公義的社會運動。就心理層面而言,貧富懸殊的問題不光在於貧者的生活質素、或是分配是否公平,貧富懸殊本身己造成巨大的心理問題。

建立超越社群的道德規範

道德體系是社群動物的特徵,也以社群為限。人們鼓勵對同胞展現高尚情操,謀求共同福祉;也鼓勵將敵對社群的人視為非人,甚至利用敵對社群創造社區凝聚力。這正是聯合國的目標:道德規範將超越國族,人權同樣適用你的敵人。

甚麼叫社會達爾文主義?

社會達爾文主義主張社會應以弱肉強食的方式運作,達爾文本人卻認為道德源於天性。大自然有如賭桌上的生存策略遊戲,如何在天擇力量下獲得最多子代需要複雜的策略組合,有血腥競爭,有合作仁愛,也有性感肉慾的一面(見性擇)。把叢林法則當成「物競天擇」的人,還是回家多讀點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