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馬拉松將至,你自問練了多少,付出了多少汗水呢?

有志者會恆常鍛鍊,在海濱或運動場上奔馳,置身歡呼聲海,但停下來,看著別人用著電話打字,窺看什麼鍛煉渣打馬拉松,流了汗的帖子,心感悲涼,任汗水再多也沖不淡。見了如斯光景,受到打卡的矯情所傷,加上日漸混濁的香港空氣,決定忍痛放棄渣打馬拉松,揚言叫人杯葛之,希望大家重新認識馬拉松,拒絕矯情。

先說馬拉松的歷史由來。馬拉松源於希臘的斯巴達斯松(Spartathlon),傳遞戰爭結果,考驗跑手身心。根據維基百科,是在公元前490年的馬拉松戰役,希臘聯軍成功擊敗波斯軍隊,取得希波戰爭的決定性勝利。關鍵之處,是希臘士兵費迪皮迪茲在戰爭初期,2天內不分晝夜從雅典跑到到斯巴達,請求支援,再由跑回雅典,要求推遲一日出兵攻伐,來回一共 480 公里,帶傷回城,身心竭盡而死,但可以保存西方文化,垂範世界。後人為了紀念送信人的風高亮節,偶而借故抒情。《致加西亞的信》就是其一著作。現今,不少馬拉松比賽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屢次舉行。

不過,馬拉松傳入錢銀為上的香港,所有東西也變質了。

渣打加速渲染中港融合,市場放眼大中華,踴躍借錢予中國工業國企,深化珠三江空氣污染傳入香港。以前,香港天朗氣晴,藍天廣闊無垠。市民即使工作艱辛,但吸著清新空氣,跑個步,打場波,身心皆可舒泰。現今,不少企業進駐香江,銀行業更主動煽風點火,主動借貸,或出一連串投資計劃加速向中國靠攏。眾人皆知生意成功之道在乎誠信。一個沒有誠信的人,管理什麼組織都只為自己利益為依歸,什麼皆可出賣自肥。有良知有誠信的人皆被辛亥、文革所滅絕,更不用說什麼厓山之後無中國的傳言。所以,到處鬼城、壞帳、毒氣流出並不意外。不過,渣打為求取得生意,不惜工本「打造」形象,舉辦馬拉松拉攏人心。順民以為渣打搞馬拉松,是良心企業,可享用投資計劃,其實就是變相支持大中華,加速變差珠三江空氣,吹入香港就是污染香港空氣。最近日本傳出 香港空氣 PM2.5 嚴重超標,超廣趕京,一年比一年差。渣打大力舉辦馬拉松,沒有推遲日期或其他安排,真的當香港人死嗎?

渣打大力舉辦的馬拉松,就是破壞跑手的獨立思想。每一年,渣打找藝人跑幾回,然後叫藝人打上幾句口號,叫跑手盡力上,向前跑。由2013開始,渣打一直使用「從心出發跑出信念」、「Run for a Reason」的口號叫人參加,再說什麼一直以來致力推廣規律運動及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以生硬的指令和做戲的宣教去塑造一種空氣,一種壓力,甚至是一種誘惑,好像如果誰沒有參加,就好像是一大憾事。如馬拉松的歷史由來,可以暗示:馬拉松的原意就是出於保家衛國,捍衛核心價值的心,堅持帶給信息,送給戰友。捍衛核心價值,就已經充分表示自己跟戰友本是同一民族群,帶有共同文化和信念。渣打所表揚的「Run for a Reason」、加上歐化中文的「從心出發跑出信念」,是赤裸的精神殖民,叫人摒棄固有獨立的信念,重新建立「死都要跑」的信條。不要忘記,渣打靠借貸和誠信為生。植根「死都要跑」的信條於人民腦袋,可衍生出「死都要做」,「死都要借錢」,「死都要還債」的思想。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會思考,會獨立於人群。如果以上「死都要做」的意思繁衍身心,會以別人為中心,失去自我,失去原創。一個失去自我,失去原創的人,只會見人們借錢,他就借;見人們唱歌,他就唱;見人們退場,他就退。總言之,就會成為信用卡、貸款的奴隸,什至成為泛民、左膠、土共的喪屍。

參加馬拉松或長跑,最怕的不是惡劣空氣和路線,而是不盡全力的參加者。香港的馬拉松或長跑比賽,總有人會慢慢行,打打卡,或身穿奇怪衣裝跑步,或跑下停下的。積極訓練的跑手見眾人停在重要路段,不得不收慢腳步,甚至多次加速減速。不盡全力跑步,只視兒戲的參加者大大消磨積極跑手心智,加重肌肉負擔。而且,去年年尾是雨傘革命,但眾人只愛舉傘,不愛盡力完成賽事。我只怕跑手想大力加速,真心想完成賽事時,會被一群「鳩做篤灰」的黃絲帶「左膠住晒」。想在比賽順心而跑,盡力去行,不用再想了。

英國大文豪家莎士比亞的名言:「一直悔恨已逝去的不幸, 只會招致更多的不幸」。既然雨傘革命以失敗告終,何必再舉起雨傘,勾起慘痛記憶呢?既然有心在跑步宣揚自己政見,倒不如專心比賽,身心武裝,為下一次的革命做好準備。最少,梁振英不會因為你的幾把雨傘而瀨屎,神州大地不會因為爭取真普選的吶喊而震盪。

P.S. : 我前年跑過 10km , 真係好多人行住來打卡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