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

東漢末年,宦禍貪腐叢生,張廷、張民、張明三子得《公民抗命》一書,於中環一帶試圖揭竿起義,奈何村民唔是咁諗,佔中遲遲未能發生。終於,朝廷因為在數次黨錮之禍中欺壓學士太甚,令一眾書生反抗,人人打出紙傘對抗朝廷官兵,於民情火熱之際,三子在人眾中高呼一聲:「吾等宣佈,佔領中環現在,啟動!」只是身處金鐘,漢高祖於地府都不禁一笑。

即使勢孤力弱,但得各方志士相坐,三子在79日間仍可以偶在大台上帶領大家唸《論語》,既能振奮士氣、又希望藉此感動漢室,推動新一輪善政誕生,可惜朝中一眾宦官聞後連打數個呵欠,又因為已成閹人,故只說了句:「本官睬你都浪費鳥氣。」最後三子與一眾書生決定告別佔領,回鄉深耕細作,分享今次階段性成果的經驗予鄉親,但三子自覺有欠於孔夫子,決定依禮法到京城自首,然而靈帝見自朝野從來不受威脅,百思仍不得三子之罪何在,將其釋放。

歸鄉後,三子呼籲村民多投入朝廷活動之中,試圖對目前買官制度「袋住先」,並希望村民不要輕易衝擊漢室二百年來的法治基業,以免惹來靈帝出兵藉口,百姓才恍然大悟:原來《公民抗命》一書的要領在於「命」而不在於「抗」,保命最要緊,抗可以只流於象徵式,諸如遊行,參與過就可以。三子又鼓勵大家保留佔領時留下的標記性物品,比如黃絲、黃傘、直幡,這樣革命就能夠永遠在心中進行。

對於三子對後世人的貢獻,大家似乎答不出甚麼,總之就是很多謝、很多謝、很多謝。後來許劭於「月旦評」中指,三子是公民抗命思想的播種機,也是深耕細作之父,對調理農務有莫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