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美國顧問公司宣佈,香港人穩守「世界樓奴」龍頭地位,而且嚴重地由去年的14.9倍升至今年的17倍 ,即香港樓價的中位數,是香港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數,由上年的14.9倍升至今年的17倍。這個比率的改變,城中很少評論提及其中的意義。14.9增加至17,增加了14%。這14%的升幅代表了什麼?原來是樓價的平均升幅比香港人收入的平均升幅,僅僅去年一年就多了14%。簡單來說,如果香港整體GDP去年上升了4%,樓價就多升了14%,亦即是18%。

把數字看清楚,馬上戳破港共政府的謊言。梁振英大言不慚,說政府去年的「雙辣招」有效,效果在哪裡?原來就是把香港的「發展」,繼續嚴重傾斜到「四大產業」之一的房地產業,而且變本加厲,傾斜速度有增無減。各行各業的平均增幅微乎其微,要靠房地產業「拉高average」。這幾年來,香港人無論有沒有自置物業,其實在每一次消費,都為高處未算高的租金交「間接稅」。吃一碗雲吞麵,買一件襯衫,甚至是看一場電影,付出的錢,有多少是幫老闆交租?餘下還剩下多少是給工人薪金和其他材料?這個比例和以往改變了多少?

平情而論,港共政權不是白痴得不知道這種傾斜會是社會的一個計時炸彈。如果任由樓市的升幅,年復一年比香港人收入的升幅多出十多個百分點,「明年今日」,可能不再是「雨傘革命」,而是「樓奴革命」。港共政權不想「樓奴革命」發生,梁振英的一眾智囊,「點都要做啲嘢」。然而,他們也有兩個難處。香港樓價高踞不下,符合中共對港殖民、人口換血的一貫政策:樓價高,年輕人沒辦法置業,自然要配合政府宣傳「往外闖」,以求安居樂業。中共治下的富二代、紅三代,南下進駐各行各業,成為香港未來「接班人」的阻力就相對減少。其次,樓市節節上升,的確滿足了社會上已經「上了車」業主的期望。社會上大致分為「資產階級」和「無殼蝸牛」兩類人,梁振英政權會以當年董建華「冒進」的「八萬五」計劃為戒,不會再把香港一眾「資產階級」推向反政府的一方。所以,未來新增加的房屋供應量,只會點到即止。新工程相信主要是為南下新進駐香港的紅色地產商打好基礎,和為「輸入外勞」營造相對有利的條件。

「無殼蝸牛」期待樓價大幅度向下調整,不如放眼美國的金融政策。「美帝」六年來狂印美鈔,今年自己不再「瘋狂」,反而是吩咐盟友「做嘢」。歐羅與日元「整裝待發」,印鈔機已經準備好。中國的金融政策,在「裡外受敵」下,會如何應對?

2008年底,樓宇次按風暴引發金融海嘯,令全球資本主義社會面臨一個個倒下的骨牌效應。美國政府採納貨幣派經濟學家的理論和建議,「以毒攻毒」,每年以數以十萬億計濫發鈔票,即美其名的「量化寛鬆」。美金從天而降,令本來已死的消費市場,重新活躍起來。港幣要守兌美元的聯系滙率,當然要「死跟」大印銀紙;人民幣對美元的滙價,這幾年來,升幅不大,那麼中國人民銀行又印了多少人民幣,以保持滙價?印鈔機印好那一束束毛澤東頭像的人民幣一百元鈔票,有多少收在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的家中,要勞煩習近平,把他「抄家」時將一噸噸的錢磚起出來?又有多少是香港地產經紀在賣出單位給「同胞」時,收到的一千幾百萬元人民幣現金鈔票?

香港人就在這種背景下,成就了「世界樓奴五連霸」的國際封號。這輛奔向「大中華經濟奇蹟」的高鐵列車,乘客名字叫「樓奴」,在西九龍總站,經「一地兩檢」後上車,跟着前面那輛由「美帝」駕駛,叫「量化寛鬆號」的列車極速前進。不過,聽說「寛鬆號」快要煞停。但其實那也並不可怕。萬一「奇蹟號」「追尾」撞毀,無論傷亡如何,黨也會很有效率地處理好善後工作,在短時間内重新開車,保證「樓奴」到達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