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dman-2

這年頭看電影不能光憑戲名就決定入場,一定要先看過故事大綱,假如你以為《飛鳥俠》是又一套Marvel巨著而購票,完場時肯定大爆三字經。

而事實上這電影就是在諷刺批判你這種人:娛樂至上,只愛庸俗,浮誇大場面,毫無深度也不愛深度的觀眾。

Michael Keaton飾演過氣明星Riggan Thomson,曾經連拍三集《飛鳥俠》爆紅過,但拒演第四集後無人問津,感情、事業、家庭通通失敗,他只能傾盡心血財產,試圖在百老匯演出舞台劇《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麼》(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但他遇上很有才華但卻很麻煩的演員Mike Shiner挑戰,記者們不關心這齣舞台劇而只關心他有沒有注射豬精子來美容,劇評家未看過演出就已存心給負評,只因為對他看不順眼。

Thomson以前是世界巨星,現在卻屈在一個三百人的劇院(雖然是百老匯),據他女兒說,就是已經沒有人關注他了,但他還是掙扎著,妄想著能靠這套舞台劇再起風雲。然而在壓力下,在挫折下,加上心裡那把聲音(以前風光不可一世的「飛鳥俠」)他精神崩潰了,在舞台上演一場假戲真做的開槍自殺戲。

怎料這一來竟吸引了大眾關注,傳媒瘋擁到醫院採訪,劇評家竟「轉軚」大讚該劇和Thomson,說什麼他的演出為舞台劇界注入新血云云。所謂藝術,所謂專業評審,似乎還不過是隨波逐流,跟那些被Thomson鄙夷的荷里活超級英雄片沒什麼分別。

不想做庸俗超級英雄的主角,最終卻又因庸俗的自殘做回了大明星。

在劇末樣貌因為自轟,令鼻子變得更像「飛鳥俠」的Thomson,爬出窗外,他一躍,從女兒的眼光中,他似乎飛起來了嗎?或者在最後,他終於從名利家庭事業等等的籠子裡飛出去了。

這套電影令我聯想起馬田史高西斯的《Taxi Driver》(大導演也確實有在戲中客串一幕),主角很想做點大事,證明自己,最後在種種打擊下精神崩潰,竟真的做出了點大事來,成為英雄,但當了英雄後主角卻又好像覺得沒什麼了不起了。雖然兩套電影的劇情截然不同,卻仍然不由得令我有這番聯想。

順帶一提,戲中那個「一鏡直落」由頭拍到尾的拍攝方式別樹一格,大部份劇情都在劇院內那些窄窄長長的通道內拍攝,難度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