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述本報另文【與古典音樂結緣】,lefthandside 提出「在現今繁囂的都市生活中,古典音樂往往予人一種與時代脫節的感覺。除了『老套』,人們總覺得古典音樂很難觸摸,亦覺得它不如流行音樂般刺激。」敝人自小受音樂薰陶,恕不苟同此論調。現今香港社會亦多次古典音樂作配,不過大眾自己不覺而矣。

先從日常生活開始。每日電視台或電台節目,一定離不開古典音樂。最常見的是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如Johann Pachelbel 的 Canon in D 及 Johann Sebastian Bach 的 BWV 147 Herz und Mund und Tat und Leben。這兩首實有太著名,老是常出現。Johann Sebastian Bach 不愧是「音樂之父」,其他時候最多背景音樂有: 佢的 Air from Orchestral Suite No. 3 BWV 1068, Prelude and Fugue No.1 BWV 846, Prelude and Fugue No. 2 BWV 847 from Das wohltemperierte Klavier, Toccata and Fugue BWV 565, Brandenburg Concerto BWV 1046 – 1051, Italian Concerto BWV 971, Violin Partita BWV 1004等等。而流行曲中使用古典音樂,更是多不勝數。簡單如較舊的【數字人生】來自 Christian Petzold 的 Minuet in G, BWV Anh 114,幾年前 Lady Gaga 的 【Bad Romance】 亦來自 Johann Sebastian Bach 的 Prelude and Fugue No. 24, BWV 869。這只是冰山一角,還未計及其他時期 及其他作曲家,如 Ludwig van Beethoven, Wolfgang Adameus Mozart 等等。

除了大眾傳媒之外,一般香港生活都會有古典音樂的接觸。如圖書館就用 Chopin 的 Nocturne Op. 9 No. 1作鐘提醒各人時間已夠。而馬會投注站就一定有 Rossini 的 Guillaume Tell Overture。 去到高級餐廳,基本上是 Puccini 或 Chopin 的音樂天下,或者真的要催情作用。當然若有不幸事,Faure Op. 48 或者 Mozart 的 Requiem KV 626 就西式喪禮都是差不多必備。至於喜慶事,就莫過於大小登科,即現今的畢業禮及婚禮。畢業禮就有 Elgar 的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 1, 而婚禮有 Mendelssohn 的 Midsummer Night’s Dream Op. 61 及 Wagner 的 Bridal Chorus from Lohengrin。

若果小心留意音樂,不知不覺間沐浴在古典音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