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99730752_dcf2e82007_k

via Flickr Ka Hei Mak

近日,好鬼癲,癲並唔係因為每日發生嘅荒謬嘅事,而是因為點解大家可以咁快失憶,咁快接受到,咁快認命,咁快唔再憤怒。然後主流媒體停留咗係個有話題性的議題,講,講完之後沒有人去關心。膠人講膠語,那些港共建制日日係度豪言壯語,大家不停取笑、喪二次創作、改圖,and then?最慘都係我生活係平行時空。

由得佢係資訊洪流那裡過去,時間唔會自己說話架。香港係咁鼓吹一些好快速、好便利的東西,但有時候你的注意力咁低的時候係咪真係一件好事?你仲有沒有留意劉進圖事件,吳亮星過咗東北前期撥款之後知唔知村民係城規會入面被那班全部689委任的人玩弄,仲要對著班恥笑自己講嘢嘅人、被七警打的曾健超剛剛才可以安排去驗DNA、有班無名戰士仲要上庭、RFID知唔知咩嚟、被遺忘權係咩嚟、有人去查冊質疑立場個信託…..

最明顯的例子係政改資詢,有網民揾到1月21號林鄭去咗大埔一間中學,但點解媒體沒有報嘅,點解沒有人去嘅。成個施政報告泛民係度講個五歲細佬,講學術自由,講咩我唔支持港獨,咁那些政策呢?一個議會裡面全部都係戲子。今手立法會又流會了。你容忍唔到爛一塊玻璃,但你容忍到白色恐怖、議會暴力、法制取代法治、地區淪陷為水貨客區、有班偽左翼幫班落黎拿福利的新移民唔洗七年可以年綜緩、容忍些建制組織騙婆婆、容忍到小販同小商戶被一一取代、容忍殘體字出現……

你要知道許多參與今次遮打革命的人之前平日都不會睇國際政治、不留意本地政府政策除非切身地與自己有關係,有關係都可以無所謂,例如:ATV班員工,而問題在於這一個政府沒有一個政策、沒有一個規劃係想令香港成為一個更適合本地人居住嘅城市。對於這班人,我期望的係唔好揾人代理所有野先。教仔唔好靠齋靠老師,功課唔好靠哂補習miss,家務唔好俾哂菲傭,陪下個仔玩唔洗下下掉去playgroup,個教育制度有問題唔係掉仔女去外國,再推就係農田、基本必需品、經濟同勞工都唔洗靠內地。

你們拿番些骨氣出黎啦,邊個係邊個恩主呀,香港人七、八十年代拎住幾多野番大陸,香港人幾多番去開工廠,香港人有成一半嘅外匯貸款係俾中國食咗,有幾多中資透過香港集資。係得香港逆潮流仲北望咩,日資返去日本開工廠,國際企業將組織搬去東南亞,中國的民生同經濟完全係泡沫。

八、九十年代香港係唔需要依靠外地進口。同之前反高鐵菜園村的案例一樣,我仲相信香港人其實不會想要因為盲目的發展而去令人痛失家園或者令人失去生計,至少現在冒起的本土派、城邦派的理念都是要保衛香港環境和本土文化。

2003年就係因為內地隱瞞疫情令香港發生SARS一疫 ,民不聊生,好不容易捱過了廿三條和經濟低谷,就迎來了通漲同埋只向內地人埋手的商場同連鎖店、藥房。之後政府放任上水變成走私水貨天堂,樓價領先全球,但食環處就每日去清天水圍天光墟、趕走執紙皮婆婆、不再發小販牌日日捉走檔主同他們的維生工具。警察都唔會趕走係旺角街頭坐係度的遊客反而不停抄路過的年輕人的身分證,拿警棍對著路人頸部背後一揮而那個督察仲可以推早退休,雙糧同福利繼續慢慢嘆。東北即將變成中港城,完全漠視古洞和坪輋的農業和本地工場,然後人都總係要食飯,然後你唔理三七二十一將村民全部趕上樓,唔會理會老婆婆靠耕種維生,冇得維生咪去拿綜緩,然後城市發展更加停留在以同心圓模式發展。(對城鄉共生有興趣可閱《重奪新界東北–構建城鄉新共生的6種想像》)

同囤地的地產商官商勾結,用土地收回條例將古洞村民的私人地規劃做道路或公共設施強行收回,村民只有兩種選擇:拿六十萬或者等上公屋,而地產商就可以係政府收完地之後以其他法例用地換地,執返靚仔幅地。荒謬地將人地的農田變成保育公園減少發展比率,將坪輋剔出東北,撥去另外一個新界北發展計劃玩數字遊戲,將公屋對私樓比例變成六四比。陳茂波塊地醜聞傳出之後,居然有渠務署以乜乜乜理由加建咗一個到正常人上半身高度的欄杆封左條小路,唔再俾人去觀賞一下他那塊貼著古洞站的地王。吳亮星強行投票,零票反對通過東北三億前期工程,但原來新界東北計劃城規會未審,程序公義何在。村民每星期要由新界去北角朝早九點坐度開完會,因為城規會拒絕預先通知發言次序。更加不好提張建宗用咩嘴臉講男士待產假如果議員的修正案獲通過,政府會撤回草案。亦不好提區議會1億公程去整些完全無助社區的地標。第三條跑道最近被獨媒報道涉及深圳同澳門的領空範圍,有好大機會無法降落。不停制造粗豪式大白象,尤其要關注好像蓮塘口岸這種可有可沒有的大白象,大嶼山需要人工島?就像中國的城市發展一樣將每一區變成一模一樣。香港都已經出現咗新鴻基趁926後學生義工忙著留守時,將一個住在新界呀婆的成間屋用推土機推倒咗,婆婆實可以起番間屋啦!是不是要香港都出現好似中國那種釘子戶要威脅那班黎拆樓既:「試下入來啦,我就同間屋一齊燒死」荃灣有中蟈人扮俾人撞車,上水有人被大陸婆屈偷野。會不會更變本加厲?會。


沒有誰及誰更高尚,只有誰比誰更有要改變一切的勇氣,沒有邊個民族一開始就進步,沒有邊一條路一定會正確無誤。舊 的 悠 悠 死 去 , 新 的 悠 悠 生 出 , 不 慌 不 忙 , 一 個 跟 一 個 , ── 這 是 演 化 。 新 的 已 經 來 到 , 舊 的 還 不 肯 去 , 新 的 急 了 , 把 舊 的 擠 掉 , ── 這 是 革 命 。抗爭不一定會勝利,但不做一定會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