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各大報章的其中一個熱門話題,就是香港又一次「超英超美」成為世界第一: 美國市場研究公司最新出爐的全球住房負擔報告顯示,香港成為全球最難置業的城市,樓價中位數是家庭入息中位數17倍,平均每個家庭「不吃不喝」17年,才有足夠錢買得一個三四百平方呎的單位。排第二名的加拿大溫哥華,比率10.6倍,可說是望塵莫及。香港連續第5年「榮登」榜首,而17倍也是報告發表十一年以來的最高紀錄。香港人由「美帝」確認「世界樓奴」五連霸的身份,可謂哭笑不得。

09年底時任特首曾蔭權推銷施政報告,出席電台節目時有女醫生打電話上節目投訴,和律師男朋友打算結婚,但是難以在中環港島找到合適的單位。曾蔭權說,打開報章仍然有很多呎價4000元的單位,市民買樓要「量力而為」,可以先買新界及面積比較小的單位,之後再逐步升級。曾蔭權循循善誘地解釋:現在平均樓價比97年高峰期時還相差25%,港島太古城仍然低11%。結論是:暫時看不到樓價有明顯的泡沫。

五年匆匆過去,香港樓價屢創新高,「欲與天公試比高」。今個月太古城的平均呎價,比97年「高峰期」的9000元還要高5成,而4年前顧問公司的報告,香港樓價中位數亦「只是」家庭入息中位數的11倍,現在已經是17倍。電視節目《新聞透視》說,元朗一間50平方呎的「劏房」,月租2500大元,呎價媲美豪宅。上星期政府推出施政報告時,可能女醫生和律師男朋友已經結了婚移了民,沒有再打電話上電台投訴,所以梁振英可以耳不熱臉不紅的說,樓價不跌反升,是以往建屋量不足,未來隨着建屋量增加,樓價將會調整。

1995年的大學畢業生,第一份工作,平均月薪10000元。2015年的大學畢業生,月薪仍然是10000大元也不足為奇,就算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月薪也不過是15000元上下。這兩個數字,簡單說明了為什麼樓價中位數對家庭收入中位數的比例,年年上升年年破紀錄。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Bunny陳振彬上星期說,大學畢業生畢業後申請公共房屋是「放棄自己、理念歪曲」。當起薪點二十年不變,但樓價物價瘋狂飆升,大學生為了不放棄自己,畢業後不申請公屋,就要「練仙」十七年不吃不喝,才可以免被老人家指責「理念歪曲」。這位身兼「香港青少年軍總會主席」的Bunny陳亦說,「我做佢五、六年嘢,我就開始畀首期去供間樓屬於自己,呢個先係年輕人嘅朝氣。」香港年輕人的「朝氣」,是等同把自己開始工作後五、六年的所有積蓄,全數進貢大地產商,並且把自己未來的財富增值,押在香港這個隨時「硬着陸」的房地產市場上嗎?

上一代人常常憑自己以往幾十年的經驗,為以後的事作判斷,其中覺得房地產只升不跌的信念,最為根深蒂固。就算這十多年來經歷過97年金融風暴、03年沙士、08年美國金融海嘯等等的「風浪」,仍然沒有絲毫懷疑過香港由70年代開始的經濟起飛所帶動的房地產升幅,是不是可以在下一兩代延續下去。其實,只要簡單的問:閣下對香港的前景有多大信心,覺得可以把閣下畢生的積蓄,和以後二三十年的大部份收入,「all in」給李嘉誠?李嘉誠月初的遷拆計劃,可能已經給了大家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