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話雨傘革命係一塊照妖鏡:平時大家支持開既泛民政棍竟然全部都係仆街、瘋瘋癲癲咁既城邦派同成班好似俾人洗曬腦咁既熱狗竟然貢獻更大。奈何社會上盲毛村民太多,最後雨革並因此收皮。左膠話民主路長,大家終有一日會再見。屌,你班村民咁撚白痴,連乜野係民主都唔知就可以爭民主,條路唔長有鬼啦!

民主係咩呀?最簡單答法就係當政客做出違反選民意願既事果陣,選民有能力用投票、商討等既方法去迫使佢地改變立場或者落台。換言之,民主制度制衡既係建制入面既人,而唔係制衡佢地既立場。

人類,特別係政客,係可以好無恥既,佢既立場可以五時花六時變。尋日佢話唔會出黎選,今日可能會做左特首,聽日仲可能會話要連任,點知後日就腳痛落台都唔出奇。假設係真正民主既社會下,佢做既每一步理論上你既意願都應該可以影響到佢:如果佢做既野合你意,你就支持;反之你係可以用你理性既意願去制止佢呢個行為。

但如果你因為佢曾經係其他事情上面同你同一立場,到後來犯錯果陣你都繼續同佢護短,繼續講乜野「唔好分化」、「你冇做錯」、「你已經做得好好」之類既廢話。咁既話,即等同你已經放棄左自己制止佢地犯錯既權力,或簡稱:放棄思考,做港豬。就算你日日口講我要真普選,689下台,你思考層次上其實同藍屍班仆街係冇分別,只係大家立場唔同。

所以如果你真係要體現民主,你第一樣要做既唔係批判你既敵人,而係質疑自己支持既人,再根據佢既行為而唔係身份去支持或者批評佢地。當然,如果佢犯既錯唔太大,你唔洗屌得太大力。但如果佢錯到好似689咁既,就緊係要日日咒到佢死全家為止啦。

邱吉爾話:「對政治人物殘忍,係偉大民族既象徵。」所以,當你支持既人犯錯果陣,你唔應該為佢護短,反而要指出佢地既錯處。否則,就算第日香港獨立又好,有真普選又好,你都只會生活係一個村民社會,而唔係公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