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
疑似是香港未來希望的黃之鋒,近日公開表明要定下雨傘革命紀念日,一眾有良好運動習慣的社運人士、蘋果日報突然又改變日風,「又」再用革命的字眼,難道大家真的做好了坐五十年監的準備嗎?似乎又不是,不過大家都「脫險」了,說話自然風流,自己去預約被捕,就是為公義,更拍下了岑敖輝遲到寫真特輯。至於一向被「主流」指責是「得個講字」的陳雲一樣應約去被捕,他們就選擇性不報導了,只怪不是同路人。

Ok,你有你的口號式革命,政府便繼續要你的老命,23條就似是毛鄧的惡鬼,一直陰魂不散,如今又請來了修羅「國安法」,中共招魂的法力從來不下於「墳總」。此法沒有甚麼好講的,就是一但立法,邵家臻等社運大師可以更輕易為香港而入獄,賺取光環,當然在受訪中展示自己的退場功力是沒有被捕風險的。正當我們還在回味著雙學、三子如何英勇帶領我們在這場運動中全身而退,獨立媒體網時不時有「學生投稿」去歌頌岑偶像的時候,梁齊昕也恰巧做著同樣的事,恍如左右聲道,他媽的有趣。

香港就是個好動的城市,運動過後,民陣又帶領我們去漫步,我不知道全盛時期的香港人可以遊行多少次,反正也沒差,最緊要有階段性勝利。階段性勝利就似成功爭取紅綠燈多0.3秒一樣,你說有便是有了。同時,藍絲又可以再次出動,又再有工開,這也算是個雙贏的局面。

至於港獨一事,中共經已成功將反對2017普選方案與港獨劃上全等號,這次任憑泛民、社運界怎樣去極力擺脫都沒有用,除非他們決定不再在建制與本土勢力之間得到最佳的平衡,不能再作聖人,而要投靠任何一方。當然這對他們來說是極難的事,更多人選擇像何秀蘭議員一樣寧願在鏡頭前再翻炒「梁振英可恥」的好戲,反正這句就不會有錯,君不見民陣2.1遊行的宣傳圖,又是打出梁振英。

當日,我們力排曾蔭權,終於他就不明不白的下台了,我們卻迎來了梁振英,2017後,我們又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