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鯨洛利塔的名字在美國邁阿密無人不曉,星期天在家晚飯時看到某大電視台的電視新聞,報導千名示威者到飼養洛利塔的海洋館外示威,要求館方將洛利塔放回大自然。洛利塔在海洋館已「當了」近45年的「海洋明星」,相信牠是全球年紀最大的殺人鯨。

洛利塔不僅年紀大,體型也超大,可是用來飼養牠的水池面積只有六十呎乘八十呎,水池中央還置了一個表演浮台,示威者直指那種環境是虐待,洛利塔在裡頭根本無足夠活動空間。沒看過該報導的讀者可能難以想像那個環境,我當時看到新聞片段的第一印象,是馬上聯想起當年中共用來關李旺陽的棺材牢房。

電視台也真夠「平衡」,報導過示威者講了幾句譴責海洋館的話,又播出館長的訪問,館長對着鏡頭說:「這裡是牠的家,一個牠已居住45年的地方,牠會互動,牠很健康。」其他遊客也表示很喜歡洛利塔表演:「我們很愛牠。」「好極了。」

播畢新聞報導,電視台又播出星期天晚上的例行紀錄片集,當晚片子介紹某處海灣,由於渾然天成的地理環境,孕育異常豐富的微生物而吸引大量的海洋生物到該處覓食,因而又招來其他大型的生物,包括一整個殺人鯨家族。制作人拍攝到的片段相當窩心,小鯨吃飽奶,把白白滑滑的肚皮翻起來,浮在水面曬太陽,又用尾巴拍水玩耍,母鯨在旁邊游來游去卻寸步不離,頭顱不停愛撫着小鯨。

電視台無意中在前後一小時不到的畫面,呈現了兩尾殺人鯨天差地異的遭遇,真讓人感到,世間最諷刺之事恐怕也莫過於此 - 洛利塔是屬於大自然的,那目測稍大於標準泳池一半的小水池,不可能是洛利塔的「家」,卻有人面不紅耳不熱地謊稱那是牠一直以來的家。要是你有機會讓洛利塔選擇,牠會想跟牠的家族還是海洋館的觀眾「互動」?我想館長講那番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我想像在45年前,洛利塔也曾經有過像紀錄片中小鯨一樣的美好時光,某一天,這一切都被人無情奪去。

小時候,我愛到海洋公園玩,尤其愛看海洋劇場的海豚表演,每年例必最少要去探海豚一次。直至一次巧合情況下讀到一篇文章,讓我知道了日本海豚灣的血猩真相。文章告訴我,那些慘劇發生的原因,不外乎基於經濟學最簡單的需求供給原則-有人愛看海豚,就有人不擇手段捕得海豚以提供觀賞、表演服務,從中圖利。自此,我再不敢踏足海洋公園一步,至今十年。

我曾經以為是夢幻樂園,沒有煩惱只有享樂的那個地方,其真實面目,不過是一個動物囚牢、動物奴役場。廣告上威威司令總是以歡樂臉孔笑着,實際上公園裡的海獅,曾經被迫與家人分離時的心情,又有幾人知道?知道的,又有幾人介意?我沒有到過美國邁阿密海洋館,但我相信洛利塔的遭遇,世界上所有動物園動物的遭遇,都是大同小異的。

新聞報導裡頭那些聲稱自己很「愛」洛利塔的人,他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在想甚麼?因為你「愛」牠,所以牠活該被監禁一生、被奴役一生?事情已經很明顯,那根本不是「愛」,那只是一種名張目膽的佔有慾,然後很無恥地用愛的糖衣包裝着。當他們正在歡樂地看洛利塔的表演,就有另一班人在門外聲嘶力竭地告訴他們,洛利塔根本不屬於海洋館,只是他們為求滿足私慾,而拒絕聆聽、拒絕思考而已。沒有他們不停去供奉海洋館,我想館長也不會那麼義無反顧地為洛利塔維持那個「家」,最壞的情況,是乾脆把洛利塔「人道」毀滅掉,而不是如示威者所願,把洛利塔放回大自然,牠真正的家。那天海洋館裡面,很可能連一個真正關心洛利塔的人都沒有,都把牠當成洩慾和謀利的工具,但他們都謊稱自己「愛」牠。

最令人心痛的是,由於洛利塔年事已高,又久被豢養,恐怕已徹底失去在野生生存的本能,放回自然之議實不可行。因為大家對牠的「愛」,把牠迫至幾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實在荒謬絕倫。

我們常說「愛」,究竟我們懂不懂得「愛」?又有無資格「被愛」?在我們社會裡頭,「愛」的扭曲當然不限於人類和動物之間關係的層面,以下的例子,我保證大家都耳熟能詳:

我愛我的孩子,所以我把他養成痴肥。

我愛我的老公,所以我讓他買給我一身名牌子。

我愛我的國家,所以我任由它充斥貪污腐敗都不會非議半句。

高官們很愛香港,所以任由香港人被房債綁架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