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人文自比天高,傲視世間且自我陶醉,往往貶仰中國傳統文化。本報亦多有稿件如是,深恐儒家顯學衰敗不足,還要多有抹黑之處。敝人心有不甘,借發此文以正視聽。

先談傳統中國文化之五倫及個人。現今多人只解順從,實為盲從愚從,非中國文化所推崇。五倫父子有親,夫婦有別,君臣有義,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儒家重禮,卻非絕對,要雙方皆有義,非以大欺少。物轉星移,權多心腐,習非勝是而矣。曾國藩曾云:「今之君子之在勢者,輒曰天下無才。彼自尸於高明之地,不克以己之所嚮,轉移習俗,而陶鑄ㄧ世之人,而翻謝曰無才。」則是一例。君子官商易風,利己損人為實,無不違儒學之說。論語亦曰:「富貴如可求,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另一曰:「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道者亦是度,貴乎平衡合理,在於有信有仁有忠有恕。個人追求之,更有明文「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此非獨掃門前雪不理他人,而是善行德行自守並保存實力,待時而沽。世間紛亂風氣。德之時,則匹夫有責無限責。相比之下,香江人士倒行之極,君官多以翻曰無才,個人卻盡非君子。取財亦不計手段,重私利而忘公。

志者,士之心也,乃中國文化另一重處。非人皆可達之,卻人皆要遂其志。中國文化著求凡人立不朽之志為方。左傳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有幸則要立德萬世欽敬,次之亦要立功。或是不幸,立言則為最下之所為。立言乃眾賢鬱結不得志,發憤而記所作為也,圖他日來者遂其志。香江人志向不遠,以自貴為重,還責難文化不足,是其不得入門或是一早如文革中逝去乎?

故望此文,思來者。祝願有日往者不諫,明暸來者可追。迷途未遠,仍覺今是而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