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tatic.panoramio.com/

http://static.panoramio.com/

筆者主修政治,每當跟那班「姨媽姑姐」見面時,都會被問到:「那你畢業後是不是當那些什麼議員?」(不知修讀政治的同學們有沒有類似經歷)。這反映了香港人覺得大學畢業後必定要當一些與自己學科相關的職業外,更反映大部份人對修讀政治系的誤解。而筆者通常都會以笑面回應:「當然不是,當議員是不用讀政治的,連長毛也只是中五畢業罷了。」對於這樣的答覆他們總會唯唯諾諾地同意著,因為對他們來說長毛就是他們心中的議員形象,筆者當然不會告訴他們,其實也有高學歷的律師和教授議員,更不會告訴他們某議員竟擁有博士學位,因為這實在太羞家了。

就個人而言,政治其實像家庭主婦的日常生活那麼簡單,而道理上,政策制定亦不難理解。讀者或許會問,那為甚麼會有學者,如馬嶽和蔡子強,會去研究政治呢?這其實好比主婦們逛高級超級市場,除了貨品名稱外,還加上貨品的產地、一些平常人看不懂的化學成分,讓貨品看起來高級一些,價錢當然亦會賣得貴一些(註:筆者並不是小覷學者,畢竟社會上總要有些人去製造一些高級貨品,這裡只是想帶出政治和政策制定其實是大眾也能懂的東西罷了)。

如讀者們曾經去過街市,定必看過或者試過討價還價。舉個例子,某主婦(註:「師奶」也有她們可取的地方,所以筆者使用「主婦」代替「師奶」以表尊重)今晚想吃豆苗,她經過某個賣菜蔬的地方,看到豆苗賣三十元一斤,她覺得太貴,就問(對話以口語更為傳神):「老闆,賣二十四蚊一斤得唔得呀?」老闆當然不肯,便答:「靚女,二十六蚊一斤,再搭條蔥又點?拿,最平架啦,家陣搵食艱難啊。」主婦聽見有人叫她「美女」,再加上又有蔥送,頓時心花怒放:「哎呀老闆你成日都咁口花既,唔驚你老婆呷醋咩,好啦好啦,二十六蚊就二十六蚊啦,記得揀啲靚啲嘅比我啊!」老闆當然心裡暗笑著,其實隔壁只賣二十元一斤,豆苗的質素還比我的好呢。

其實政策制定也差不多,只是角色有點不同,地點有點不同,對白有點不同罷了。在政治世界裏,老闆是政府,主婦是議員(在香港多是反對派議員),豆苗則是政策,而情況如下:政府推出一個政策,議員覺得內容不合理,跟政府討價還價,當然他們不會像主婦們那麼直接,通常都會拉一拉、談一談判、上一上街,以表達他們的訴求(主婦們買菜或許沒有他們那麼有耐性)。而政府為了政策能出台(正如街市老闆不想失去做生意的機會),通常都會提出一個折衷的政策,希望議員能同意,要知道,政策制定從來都是討價還價的把戲(當然獨裁政府除外),其目的是希望達到一個雙贏的局面。

看到這裡,不少人或許會覺得那位主婦很笨,問她何不多逛幾間去比較價錢,或者繼續跟老闆討價還價,不然的話就吃其他菜蔬,甚至不買,當然還有無數個辦法不用去吃二十六元一斤的豆苗,而這其實就正正是政制改革(簡稱政改)和施政報告中所出現的問題。

先談談老闆,也就是政府。正所謂無商不奸,現今香港政府也是一樣,其伎倆亦與奸商無異,其中包括:先漫天殺價後折衷、附送無關痛癢的贈品、以退為進等。舉個例子,最近的政改,人大首先寸步不讓的推出一個所謂「三落閘」方案,不但反對改善提委會,而且連白票問題也不同意,然後近來第二輪諮詢開始時,居然提出「白票守尾門」這個與普選無關的「改革」有討論空間,這就像老闆把豆苗的價格定得很高,然後推出一個折衷方案,再送一個送蔥一樣的小便宜,讓人以為已經賺了,當然贏家還是老闆。

再拿施政報告的人口政策作例子,美其名說香港需要人才而不是錢財,政府叫停了投資移民,但卻加快了其他移民的速度,特別是技術移民(註:筆者不反對真的「技術移民」,只是對現今香港政府的移民政策有極大保留,有機會再談),完全無視香港社會福利資源錯配還沒有解決的問題,這以退為進的伎倆好比街市老闆明明說給最好的豆苗你,實際上把最爛最粗糙的豆苗賣給你(註:豆苗的好壞可用肉眼或者吃下時能分別,政策也是一樣,好壞在於經驗和它出來對用家(即香港人)的效果),你說合理不合理?但諷刺的是,這正是我們現今社會每天所發生的事。

當然,精明的主婦會看出菜蔬的好壞,即使老闆把品質低劣的豆苗賣給她們也能一眼看得出。但在香港政界,泛民主派(註:建制派很少與政府不同陣線,雖然她們有很多主婦)的政治智慧和手段實在少得可憐。作為主婦,當被欺騙的時候,第一時間是感到憤怒,接著破口大罵,老闆或許會改變主意,要不就霸氣地頭也不回的離開。當泛民政府敷衍或者欺騙,他們也會感到憤怒,他們也會破口大罵,但僅此而已,即使政府不改變主意,他們仍尋求談判機會,而當政府推出一個「糖衣毒藥」的折衷方案時,則說自己取得階段性勝利。這好比主婦買菜時,受騙後希望老闆能改變主意,當老闆不肯,她則跪在地下懇求討價還價的機會。有人或許會說,那麼那七十九日的佔領行動呢?噢,那只是老闆向主婦扔番茄和雞蛋後,主婦賴在商店門口以示不滿,在趕也趕不走之下老闆唯有找慈母(其實是護衛)幫忙驅趕罷了。

好了,明知老闆的賣的豆苗不好,主婦們可以選擇不買豆苗,或者去其他商店購買,政策制定也差不多,若死談某一政策,而不放開眼光去看其他制度,得出來的結果並不會好。先不說泛民目光淺窄(這和政治智慧有關),現在香港最嚴重的問題是政府只懂強行推行某些政策,當人們選擇不買它的賬時,它就反面把所有政策都收回,譬如說:若現今的政改不通過,立法會就不能改革;若不通過三天侍產假,就連三天都沒有;若不通過政府某些撥款的話,那些民生相關的撥款就不會推出,這好比在市場裡,若主婦不買劣質豆苗,就連生菜、絲瓜、番茄也不可以買。而更甚的是,若果人們想以其他國家的制度去參考的話,它就會說成是外國勢力的入侵,這好比主婦參考其他商店的價格和品質,例如是超級市場,老闆卻說成是你欺負小商戶(噢,應該是崛起的小商戶才對)。敢問大家,天理何在?說到這裡,筆者忽然想起州官放火的典故。莫非,現在的百姓,連點燈的資格也沒有了嗎?

其實,政策制定是連每天逛街市的主婦們也能明白的東西,既不是什麼大道理,而且非常有親切感。可惜的是,政府比奸商更奸險,泛民連主婦智慧也沒有,而理應旁觀者清的普羅大眾(即老闆和主婦身旁的普通市民)卻不想去理解和參與,只求靜靜過活,總之有豆苗吃就行了。那麼,香港的政策制定,誰會是贏家,誰會是輸家呢?

P.S. 噢,忘了說,若那麼認真去讀政治做議員,只會是輸家,因為搞政治需要有比奸商更奸的智慧。